Quantcast

給我一千萬美元 我也決不海龜!(圖)

2011-05-14 17:06 桌面版 简体 48
    小字

給我一千萬美元 我也決不海龜!

常見有人問:你會海龜嗎?尤其在北美已經行醫的職業圈裡,華裔人士海龜與否,也常被人問及。

我會嗎?回答很簡單:NO! 而且 NEVER!

我這幾年每年春節回去,和我的鐵哥們、當年的77級同學相聚多次,他們有的是百萬、甚至千萬富翁、有的是中國頂尖最好的醫院的外科主任醫師、甚至是當今第一把刀、有的是主任或院長、也有當省衛生廳副廳長的、而官位最高的有駐外使館大使級的。可謂事業和生活輝煌燦爛,比我強太多了,遠非我可與其相比肩的。可是別說要我拿我現在的工作和生活與他們交換、就是給我一千萬美元/年的工資,甚至再多、官銜再高、我也沒半點興趣去換、去為之海歸!

我更喜歡美國和加拿大北美這樣的國家,在這裡,我有足夠餬口生活的工資,一份自己非常喜愛的工作,有足夠我養家餬口、甚至可以偶爾小小地「腐敗」一下。我有時間和條件及能力做任何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我想做的事──

我想玩槍就有槍,當醫生後的第一年,一口氣我就買了長槍短槍十來桿。週末就去靶場隨意打靶,過足了從孩童時代就夢,夢了大半輩子的玩槍夢--我相信那是每個男孩子都要夢過的美夢!

我酷愛網球,可以隨意在到處都是給民眾修建的標準的高質量球場,也可以到一般民眾都能承受和享受的高標準私人俱樂部去玩耍玩個盡興和痛快!甚至自費開上車跑千把裡去會球友和打比賽……

我想當農民種地有得是地和時間、自己種的蔬菜吃不及就送人,自家院子林子裡自採蘑菇--天然生長的鮮美而且絕對「Organic」優質品種;

我從不用擔心這裡會有如北京那樣可怖的煙霧籠罩讓人喉嚨發痒的、多少錢也沒法避免的空氣污染──這幾年,我每次春節回去2∼3周,可都要病倒躺一週多!

我想上網任意抒發我的情感和說出我想說的話就隨手敲字發帖、想罵罵政府和總統就開涮開罵而不用擔心被戴上「現行反革命」、「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擾亂社會治安」、等等任何「莫須有」的罪名、被任何「國安」、「警察」、「便衣」的上門來去「請喝茶」或沒人知道去處下落的「被躲貓貓」、再也不會被人逼著對開槍殺人的政府,要違心地說「擁護」和「保持一致」!

我更不用擔心會有瓮安、孫志剛、黑煤窯礦工、甚至因為艾滋孤兒費勁心血、為全國人民安危說出薩斯真相的被全國人民尊敬卻可以被政府隨意軟禁和隔離,甚至自己得親人都不能見,不知下落的高耀傑和蔣彥永醫生那樣的「特殊待遇」──我不能像他們那樣勇敢,但惹不起總躲得起吧?

在北美我永遠不會有遭到「我爸爸是李剛」那樣的寶馬車禍、或被人戳了一刀送到醫院急診室因身上沒帶夠錢而被拒絕輸血和立即搶救治療流血死亡、甚至因此被醫院人員用救護車拉到冰天雪地拋棄凍死──南方某醫院就發生過這種天方夜譚的真事!

我在這裡可以無憂無慮地生活,有能力──只是時間不夠──去幹任何我想幹的事,而難想像在中國大陸我能有如此自由的生活!千萬美元能買美女、美酒、黃金宴席、豪宅和豪車、甚至高官,但能買來我所說的我現在所擁有的這一切嗎? !

我對國內那些能買來的沒半點興趣,而我無比珍愛和充分享受著我在這個自由的土地上自食其力所能得到的,為何還要什麼「海龜」?我吃飽得撐了?

別嫌俺不「愛國」!我不是也沒想去當英雄和聖人,就是一懸壺布衣平民而已。誰是聖人、要當「愛國」的救世主,誰儘管去。俺可以佩服和敬佩他和她,但絕不去跟隨,更不會在乎這樣「聖人」們的口水指責。我DESERVE享受我自食其力所能和應該得到的一切!

某個大詩人不是說過嗎:「哪裡有自由,哪裡就是我的家」。而且,在我看來,能做到隨遇而安「四海為家」,才是人生的真正瀟灑。

這些,就是我對「海龜」與否的回答!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