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低調」種菜:戒備森嚴的「海關大棚」(組圖)

2011-05-07 04:05 桌面版 简体 12
    小字

為確保供應安全的綠色食品,特供農產品基地應運而生。

那個叫「海關大棚」的地方

兩米多高的圍牆和鐵柵欄環繞四周,五名保安把守……如果不是當地居民的提醒,很難找到這個名叫 「海關大棚」的地方,更難以知道這是一個專供北京海關的蔬菜基地。「海關大棚」全稱是「北京海關蔬菜基地暨鄉村俱樂部」,佔地兩百餘畝,其位於北京市順義區李橋鎮王家場。

知情人士透露,基地已與北京海關合作十多年,這裡出產的瓜菜只供給北京海關。每週一、三、五早上北京海關的廂式貨車來基地拉菜,一次拉過去的蔬菜最少也有數千斤。「海關大棚」只是眾多政府特供食品基地中的一例,據南方週末記者瞭解,在順義有特供蔬菜基地的不僅是北京海關。而全國各省級政府的一些部門都有特供食品基地。

「低調」種菜
「北京海關蔬菜基地暨鄉村俱樂部」戒備森嚴。 (南方週末記者 呂宗恕/圖)

這些特供食品堪稱真正的綠色食品,其首要強調「安全」。2011年5月1日,南方週末記者進入到戒備森嚴的「海關大棚」。

從「海關大棚」大門口進入,繞過花壇,可以看到一座外觀酷似別墅的接待大廳。透過落地玻璃大窗,近處是一口魚塘,遠處綠色滿目,果園裡桃樹、梨樹已經挂果。

基地裡六十四座蔬菜大棚整齊排列,每座大棚入口處其實就是一間工人房,裡面有簡易床鋪和凳子。牆上掛著一張「蔬菜生產農藥使用安全間隔期」的告示板,技術提供方是順義區種植業服務中心標準化辦公室。

東西兩組大棚之間各有一條南北向的排水溝,中間是一條能通行中型貨車的水泥路,供平時運輸蔬菜之用。除個別工人來自東北外,其他都是當地村民。通常,一個工人負責照料四座大棚,只要人不在,大棚一定上鎖。

業界曾一直流傳菜農從來不吃自己種的大棚菜,原因是這些菜是農藥灌出來的,化肥催出來的。而在 「海關大棚」,工人們拍著胸脯保證——肯定沒問題,「都是我們自己種的,絕對放心!」

南方週末記者看到,「海關大棚」的採摘工人隨手從瓜籐上摘下一條還掛著花蒂的黃瓜,不用水洗,甚至連毛刺也不用處理,就直接咬了起來。

為了杜絕化學污染,種植所需肥料幾乎一色雞豬牛羊糞有機肥,即使打農藥也是生物農藥,且格外注重採摘安全期,「未過安全期的,哪怕爛在地裡也不會採摘」。「種的都是綠色、無公害的大路菜。」該基地一位人士告訴南方週末記者。所謂大路菜是指黃瓜、茄子、西紅柿、筍瓜、豆角、圓白菜、空心菜、油菜等普遍食用的蔬菜。「我們種什麼,他們(北京海關)就要什麼。」

特供,不僅在北京

事實上,「海關大棚」只是特供食品一例,特供食品不僅存在於北京,也不僅涉及果蔬。

特供食品存在的一種方式是地方一些部門擁有專門的基地,這些基地收穫的所有瓜菜一律進機關食堂。一位不願具名的學者告訴南方週末記者,兩年前,他在陝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機關食堂吃飯時,同行的人就透露該院在距離西安三十公里外的戶縣擁有自己專屬的機關農場,專人管理,保證所有蔬菜瓜果絕對無毒無害。

相比陝西等地僅種瓜菜之外,廣東省某廳下屬一培訓考試基地的做法更加高超。據知情人士透露,十幾年前開始,基地就僱用附近的村民到基地專門種菜、養豬、養魚、養雞鴨。

如果沒有條件自僻菜地,建立特供基地,要職部門也會儘可能選擇可靠的食材提供商。南方週末記者致電分布於全國的103家曾入選北京奧運綠色產品提供商後發現,除當年特供奧運之外,部分企業與政府部門至今關係密切。

曾是北京亞運會、奧運會及兩會禽蛋提供商的北京留民營新世紀養殖場的孫先生告訴南方週末記者,自北京市委派的專家到場裡對水源、飼料和空氣檢測達標後,他們的產品就開始與北京市政府部門等直接對接,特供中央首長,至今已有十年,飼料及飼養條件都不同一般。而另一家食用菌企業北京綠興特合作社曾在2008年與市政府機關下屬一事業單位有過兩三個月的專供合作。

主產鮮雞蛋的山東臨沂市三益禽畜有限責任公司行政主管劉先生告訴南方週末記者,他們從2004年開始與當地一些政府機關合作,每年供應兩三百噸。同是山東,生產咸鴨蛋的微山湖荷花食品有限公司總經理秦家懷說,他們主要為國務院某局特供鴨蛋,合作已有10年。

湖北神丹健康食品有限公司技術服務部汪經理透露,除供市場外,每週還給湖北省委機關食堂送一次鵪鶉蛋,每次幾十件,已經送了三四年。

同是湖北,京山輕機集團國寶橋米有限公司生產的橋米部分以團購形式提供給省政府、糧食局、農業廳等政府部門。橋米是湖北京山縣獨產的大米,質量上佳。

而遠在東北的遼寧省丹東市前陽五四農莊主產越光大米,越光米素有「世界米王」的美譽。該農莊負責人姚成海告訴南方週末記者,越光大米因口感好,質高量,深得政府部門信賴,三年前,部分產品特供遼東本地政府及商檢、海關部門,且與北京有關部門有過合作。

低調的基地,高調的產品

特供體系由來已久。建國之後,「特供」始自一份報告。中共中央轉發原國務院副秘書長齊燕銘在 1960年7月30日擬訂的《關於對在京高級幹部和高級知識份子在副食品供應方面給予照顧問題的報告》中,把齊燕銘報告中的「在副食品方面給予照顧」改為「特需供應」,從此,「特供」成了一個神秘而令人羨慕的詞語。

2007年,北京市二商局幹部高智勇曾撰文回憶,過去為保證絕對安全,涉及「特供」事務的業務幹部與職工可由商業局選調,但保衛幹部與化驗人員,必須經由公安部八局任命和市公安局選派。政治上是否可靠,出身背景、家庭成分都是審查所考慮的因素。同時,他們不僅要認真執行中央制定的「特供」政策與組織紀律,還被要求深入研究服務對象的需求喜好,並在工作中落實。

南方週末記者查閱到的《北京志·商業卷·飲食服務志》電子版第四篇「管理」中有如此記錄,對中央各部門召開的重要會議和重大外事活動的採用「特供」,是基於政治考慮,以做到絕對安全、不發生任何事故、體現高質量服務為原則。

與很多特供基地低調運行相反的是,近年很多特供產品正成為特供產品提供商的「賣點」。

2007年8月27日,北京市政務門戶網站「首都之窗」發表的一篇題為《副區長王忠海就特供農產品情況進行調研》文章提及,「設施草莓、波龍堡葡萄酒、平湯渫、白靈菇、‘卓辰’排酸牛羊肉、宏利肉鴨、長陽葡萄等一批農產品被國家機關選為特供產品」。南方週末記者從房山區有關部門得到了證實。

也是這個月,「投資北京」網站在一篇題為《八十畝地:北京波爾多》的文章中說,波龍堡葡萄酒當選為2008奧運會候選用酒、政府機關特供酒。

特供
與普通食品不一樣,特供食品做到「保安全、保質量、保及時、保秘密」。 (勾犇/圖)

「保安全、保質量、保及時、保秘密」

知情人士向南方週末記者透露,位於北京西山腳下的巨山農場是國家高級官員的瓜果蔬菜主要供應地。

巨山農場隸屬於首都農業集團,位於首都環境保護區的西山腳下,西鄰八大處公園,北倚香山,東望玉泉山。環境優美、空氣清新,無公害污染,經農業部和北京市環境監測中心對農場生態環境監測,農場水質、大氣、土壤的質量均達到國家規定的優級標準。

一位浸淫特菜生產多年的知情者告訴南方週末記者,除了政府機關食堂外,一些官員家裡吃的蔬菜瓜果也來自順義區順沿特菜基地。

據瞭解,該基地是北京市有機蔬菜種植的典範,不僅國家標準委員會授予該基地「國家農業標準化示範區」,且國家高層也曾到此視察。

上述人士透露,他們生產的蔬菜每週向外邊送一次,一共14個品類,約幾十斤,其中有十種大路菜,比如黃瓜、豆角、茄子、西紅柿、筍瓜、圓白菜、空心菜、油菜,還有三四種只有在高級西餐廳或酒店裡見到的「特菜」,如小櫻桃、黃秋葵、寶塔菜花、紫甘藍。「迄今為止,該基地產品未檢出任何問題。」 上述人士說,為了保證產品質量,農業部調派陝西、山東等其他省份的檢測機構到基地交叉檢測,而區縣農業、質檢等部門隔三差五地取樣化驗,確保不出任何閃失。

另外,基地裡所有蔬菜檔案跟人口管理一樣詳細。「何時下種,誰育的苗,哪天定植,誰打的農藥,打了多久,採摘安全期是哪天,誰採摘等等,一一記錄在案,以備查詢。」

南方週末記者所拿到的一份《特需農產品質量安全(企業)年度考核表》顯示,生產環境、生產過程、產品質量等環節中,「任何一個關鍵控制點不合格,即取消其特需資格」。

為方便「特供」農產品質量監管,2002年9月,北京市農委增設直接管理「特供」生產的北京市特需農產品服務中心,級別相當於正處級。各區縣農委主要負責人被指定為質量安全的第一責任人,負責本區縣 「特供」農產品的組織、協調和管理,做到「保安全、保質量、保及時、保秘密」。

特供產品更是施行淘汰制度。2004年7月5日,北京市農委專門下發《北京市特需農產品質量安全監控體系實施辦法(試行)的通知》,該辦法第八條說,市特需中心對特需農產品的生產單位實行動態管理,組織專家每年對特需農產品的生產單位進行考核,對連續兩次考核未達標單位取消其特需農產品供應資格。

雖然特供產品要求嚴格,但受訪菜農仍希望能被選中。「一旦入選,既是榮譽,也是資本,日後的產品不愁銷路。」

来源:南方週末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