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張學良為什麼至死不肯回大陸?

2011-03-27 12:54 作者:煮酒論史 桌面版 简体 18
    小字

從我家東行百二十步,有一座深宅大院,七十年前住著風光顯赫的張作霖張學良父子,這就是有名的大帥府。九一八事變以後,這裡人去樓空冷清下來,解放以後這裡的辦公樓被作為遼寧省圖書館,生活區的住宅被幾家出版社佔據,在帥府花園的空地上建了一棟職工樓;帥府外面到處是自建的低矮民宅,胡同口還弄了一個垃圾站,帥府門前的廣場上還修了一個臭死人的公共廁所。每當清晨炊煙裊裊,整個帥府都浸沒在一片晨曦中了。

90年代末,張學良突然自由了,從臺灣跑到了夏威夷。葉落歸根,說不定還有可能回大陸,政治氣候一下子升了溫,於是對帥府的修葺保護工作就顯得那麼重要和急切。圖書館和幾個出版社都另僻新地,開衙建府;周圍的民居統統一次性動遷,於是我地不少同學都被舉家「下放」到郊區去了。一番大動作,帥府修葺一新,可是張學良那面卻就是沒有動靜,左等也不來,右等也不來,一直到死人家也沒回來。

在眾多地困惑和揣測中,只有我獨自訕笑和清醒,講一點箇中原因,說一些鮮為人知的歷史。

九一八以後,東北軍游移關中,隊伍日漸縮小;張學良千夫所指,一度下野出洋,最後只剩下20多萬人,被調到陝西剿共。張學良是困惑的,在想東北軍的前途,在想自己的出路。這時中國共產黨也困居陝北,危機四伏,已經制定了一個一旦被圍剿就兵出潼關,游擊豫西北的「新長征」計畫。(這個一般選手就不知道了,你以為「新長征」這個詞是建國以後才有的啊?)但是在消滅東北軍兩個師以後,經過接觸,發現張學良思想上游移動搖,於是大膽的提出聯張反將的主張。除了眾所周知的「停止剿共,一致抗日」的八字主張以外,中共還和張學良達成了三項協議:一,建立張楊中共的三角同盟;二,成立西北聯合政府,推選張為主席;三,打通蒙古通道,蘇聯提供外援。同時還表示,如果東北軍有志中原,飲馬長江,抑或打回東北,中共方面定當鼎力相助。(這些東西曆史課本上當然不肯寫了)

張學良是猶豫的,因為這是一條不歸路,所以在蔣介石親臨陝西視察時,還是做了最後的「哭諫」,結果被蔣介石痛罵一頓。於是華清池一聲槍響,西安事變發生了。消息傳到陝北,讓中共的領袖們都大吃一驚,也欣喜若狂。連一向老成持重的朱德都興奮的說:「先將那傢伙(蔣介石)殺了再說!」中共的其他人的意見也大都如此。今年的2月5日,國家開放了1955年以前的檔案,使我們這些小平頭有機會看到一些東西,解釋一下心中原有的疑惑,這裡有一封西安事變初期毛澤東主席發給張學良的電報,可以說明當時大家的態度。毛主席在電報開頭稱讚張學良是「全國抗日的領袖」「一舉手便扭轉乾坤」,說道對處理蔣介石的辦法時又說:「我公顧慮周詳,梟雄自難漏網;但誠恐有萬一之失……誠如來電說雲,蔣某確係賣國獨夫,理應付之國法,弟等極力贊成應由人民公審……」

從這封電報裡,我們可以看到極大的語言藝術。(你先不要往下看我的答案,你能分析出多少)

他說:誠如來電說雲,蔣某確係賣國獨夫。

我的分析:是什麼來電呢?一定是西安事變爆發後張學良先給他去的電報。

說到態度,他說:贊成應由人民公審。

我的分析:由人民公審賣國獨夫還會有什麼結果呢?如果今天要對一個賣假貨的進行人民公審,「人民」一怒之下也會燒死他。所以說要對蔣介石「理應付之國法」,那可不是無期徒刑,是要喀嚓的。

他還說:誠恐有萬一之失……

我的分析:意思是你就是不要再拖延了,別給他跑掉了,要喀嚓就快喀嚓,先喀嚓了他再說。

整份電報了沒有提到一個殺字,可是處處確暗含著殺機,可是張學良卻沒有殺蔣介石。因為他與蔣的私人關係也很好,而且這件事也太重大了,他也不敢草率的就決斷,最重要的是蔣介石的軍隊已經從河南經潼關開進了陝西,軍事危機加重了。他把軍隊從陝北調回西安加強防範,把渭河以北的大片地域交給中共方面「協防」,這樣中共方面就得到了紅色的首都--延安。

共產國際從莫斯科也發來了電報,大意說:西安事變是日本的一個陰謀,目的是製造中國的內戰和混亂,趁亂佔領中國。中國現在需要的是能夠領導全民族抗戰的政府,這一點中共現在做不了,張學良也做不到,蘇聯是不會給予叛亂者援助和支持的。只有蔣介石政府才有這個能力領導中國抗戰,並且提出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理論。(哦!是人家先提出來的啊)

那時還擔任職務的張國燾後來在《我的回憶》裡這樣寫到:當時毛澤東曾很急躁的表示:「反了!天翻地覆了!從前我們向張楊那麼說,現在又要反過來這麼說,張楊不會說我們反覆無常嗎?」但是經過研討,還是決定派周恩來出使西安,和平解決西安事變。我們可以想像,當張學良知道三角同盟,聯合政府,和蘇聯外援統統都變成了空頭支票的時候,從驚愕到憤慨到沮喪的情形,他一定覺得自己是豬八戒照鏡子——裡外不是人。他除了同意和平解決西安事變還能怎麼辦呢?當他陪同蔣介石走上將要飛向南京的飛機時,他知道自己的政治生命已經結束了,他不要再掙紮了,他要飛到南京去向大哥蔣介石贖罪,他一定領會到了:政治是最骯髒的東西。他以後給東北軍下達的命令是:「就是中央(自然是國民黨政府了)要把我們拆成一個連一個連的去用,也要絕對服從命令。」

當張學良走上飛機時,周恩來是在場的。(這個和老師教的不一樣吧)後來周說:因為在場的人比較多,又事發突然,所以「不好上前勸阻」。可惜往事如煙,不堪回首,張學良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再也沒有回來。

上世紀末,張學良百歲誕辰時電視臺採訪他,回首往事,說到西安事變,張學良說:有一些事情到死他也不會說的。是什麼事他不肯說呢?張學良不肯說,不願說,不稀罕說,我來說!就是他媽的別修宅子整景搞統戰了,老子死到國外也不會回去的!!

最近西安有人行文,說張學良生前遺囑,骨灰歸葬故里,這種拿死人造勢就夠極品,偏偏又是「西安事變」的西安人,真他母親的槓上開花了。

来源:天涯社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煮酒論史相關文章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