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毛澤東一生中最漂亮的五個女舞伴(組圖)

2011-02-27 14:16 桌面版 简体 86
    小字

毛澤東舞伴吳莉莉

吳莉莉,河南人,曾留學美國。「七七事變」後,她回國參加抗日,和史沫特萊一起去了延安。成為史沫特萊和毛澤東的翻譯,也成了毛的舞伴。

在延安,史沫特萊引進西方式的交際舞,她和吳莉莉晚上就在天主教堂裡教交際舞,吳莉莉成了交際舞的明星。

有一個晚上,史沫特萊已經睡下,突然聽到隔壁吳莉莉的窯洞有吵鬧聲。待史沫特萊跑到隔壁窯洞,就見賀子珍正用一個手電筒筒打毛澤東,毛澤東坐在桌旁的板凳上,仍舊戴著他的棉帽子,穿著軍大衣。他沒有制止賀子珍,他的警衛員立在門旁,顯得很尷尬。賀子珍狂怒地大喊大叫,不停地打他,一直打到她自己上氣不接下氣才停手。

毛澤東最後站起來,他看上去很疲倦,聲音沉著嚴厲:「別說了,子珍!趕快回去吧。」賀子珍卻突然轉向吳莉莉,當時,吳背靠著牆。接著她走近吳莉莉,揮起手中的手電筒筒,另一隻手抓她的臉、揪她的頭髮。血從吳莉莉的頭上流下來,吳莉莉跑向史沫特萊,躲在她背後。

這件事發生後,毛澤東和賀子珍的婚姻徹底破滅了,賀子珍很快就被送到蘇聯去了。

經過賀子珍大鬧窯洞這件事,吳莉莉也無法再在延安待下去,被強行送往西安。這裡有兩種說法:一個說這是中共中央的決定,毛澤東當時也無法違抗;另一說法是:周恩來懷疑吳莉莉是美國中央情報局派來的戰略情報人員,危害極大,就和葉劍英派人強行劫持了吳莉莉,把她送往西安,不讓她再和毛澤東見面。

吳莉莉到了西安之後,被國民黨拘捕。此時,一直追求她的大學同學張研田,已經當上了胡宗南第七分校的政治部主任。把她救了出來,兩個人結了婚。

吳莉莉在1975年去世於臺灣。

毛澤東舞伴何理良

何理良,原國務院副總理兼外長黃華先生夫人。1940年參加革命,1945年畢業於延安俄文學校,1958年畢業於莫斯科國立國際關係學院歷史系。1960年至1976年先後在駐迦納、埃及和加拿大大使館以及常駐聯合國代表團任外交官至參贊,1977年至1986年任外交部國際司副司長,曾任五、六、七、八屆全國政協委員和全國婦聯執委。

吳莉莉走後,上級便指派一些年輕人專門做毛澤東的陪舞。1941年只有16歲的何理良成了毛澤東的陪舞。在一次舞會上,毛澤東問陪他跳舞的何理良叫什麼名字時,她回答說:「何理良」。「何理良……」毛澤東重複著,進而以他那政治家的敏感,饒有興趣地分析道:「理是道理,良就是好,整個姓名連起來就是什麼道理好的意思嘍!姓共嘛,做了共產黨的人,信仰共產主義,以前我寫的文章,就用過‘二十八畫生’的筆名,別人會想到‘毛澤東(澤東)’三字是二十八畫,其實我這個筆名就暗喻著‘共’字。‘二十八畫生’———共產黨的一個成員嘛。」

何理良是朱總司令姨侄女賀高潔的同學,常一塊兒到總司令的院子裡來玩,因此常同朱總的秘書黃華見面。黃華後來回憶,把他和何理良兩人「撮合」到一起的是朱德的夫人康克清。至今何理良提到往事,臉上竟然出現一絲少女般的羞澀。她說:「有一次康克清看到我,跟我說找對象就得找像黃華這樣的。說他不錯,知識份子,待人誠懇。我當時心裏也覺得他不錯。」在她眼中,黃華是個「實實在在的人」,很關心她,當時她缺一本俄文的語法書,他就想方設法找到了送給她。「我挺高興的。」她笑道。

那時延安的娛樂生活非常簡單,戀愛時兩人唯一算得上浪漫的事情就是參加週末晚上舉行的舞會,在「打穀場上,穿著草鞋,在油燈底下,在一把胡琴的伴奏下跳舞」。

就這樣何理良為毛澤東陪舞,最後嫁給了黃華。

    

毛澤東舞伴左大玢

提起左大玢這個名字,可能知道的人不多,但提起電視劇《西遊記》中的觀音菩薩,絕大多數人都會連連點頭。《西遊記》中觀音菩薩的扮演者,就是左大玢。

第一次見到毛澤東,左大玢才13歲。1956年,田漢帶著省湘劇訓練班的一群小演員去北京給毛澤東作匯報演出,左大玢也在其中。

此後,毛澤東每次來湖南,左大玢都被派去給毛澤東唱戲或陪他跳舞、聊天。

1973年湘劇院排演《園丁之歌》,左大玢在戲中扮演主角俞英。戲演得很成功,一下子衝破了當時以「樣板戲」為主的沉悶舞臺局面,不久北京電影製片廠就將它拍成了電影。

但在影片送審時,江青發難了:「這是一棵毒草!」因為電影中俞英有一句台詞:「沒有文化怎能把革命的重擔來承擔」,江青認為這是與當時樹立的典型「白卷英雄」張鐵生唱反調,江青凶狠狠地說:「沒文化就不能挑革命重擔?咱們老一輩無產階級戰士不也是很多人沒有文化?」最後,江青更是將矛頭對準了左大玢:「左大玢演得像個少奶奶!」8月4日,《人民日報》頭版頭條發表通欄大標題文章《深入批判大毒草〈園丁之歌〉》。一時間,一場狠批《園丁之歌》的風暴席捲了大江南北。

     

毛澤東舞伴劉素媛

劉素媛,遼寧省瀋陽市西郊大青村人,先入瀋陽軍區空軍文工團,後隨團並入空政文工團總團,任歌劇團演員,在一些歌劇中出演過無名角色。她1958年入中南海伴舞,時年18歲,從此與毛澤東結下特殊關係,在以後尤其是文革中的一些事件為毛澤東傳過話,辦過事,起了一定的作用,以至現在一些文學作品和回憶文章中寫到這些事的時候都會或多或少地提到她。

當時空政文工團內部把進中南海伴舞稱為「一號任務」,進中南海的人員都要被嚴格審查家庭成員歷史背景和現實表現。國防部長彭德懷聽說此事後斥之為「選妃子」。

每到舉行舞會時,中南海便派出幾輛「吉姆」去文工團接女演員。「吉姆」是當時從蘇聯進口的高級轎車,只有中共中央領導人能坐。當時舞會的地點主要在中南海的春藕齋、懷仁堂等處。在舞會上,毛澤東常常與女兵們談笑打趣,劉少奇有時也一本正經地開一兩個玩笑,朱德年高不勝久舞,最喜歡找來小女兵們聊天。1964年9月空政歌劇團排練的歌劇《江姐》公演,文工團領導讓劉素媛去邀請毛澤東來觀看。
  
劉素媛在中南海豐澤園向毛澤東提出了請求。十三天後,毛在游泳池旁的大書房召見劉,答應去看演出。

看過演出次日,毛澤東即在大書房單獨召見了劉素媛,指示修改劇本,要「讓雙槍老太婆」把特務頭子瀋養齋「抓住」。

1964年10月22日,空政文工團開始在南京演出歌劇《江姐》。當時正在南京主持軍事會議的空軍司令員劉亞樓在看演出時特地讓劉素媛坐在自己身邊。第二天,劉亞樓又專門聽劉素媛傳達了毛澤東有關歌劇《江姐》的幾次談話內容。

  

毛澤東舞伴孟錦雲

孟錦雲是湖北人,1948年出生,12歲就考入了空政文工團,成為了舞蹈演員。1963年4月,還不滿15歲孟錦雲被選上到中南海「出任務」陪中央首長跳舞,在此結識了毛澤東,成為毛澤東的「專職」舞伴,從此與毛澤東結下了特別的「情誼」。

孟錦雲回到武漢時已是25歲的大姑娘了,不久她就結婚了。一次在北京偶遇以前的「戰友」小麗,得知事實原來是小麗見到毛澤東時提到她的遭遇,毛澤東下了「最高指示」要空政放人,她才得以被釋放的。

為此,孟錦雲於1975年5月在小麗帶領下再次走進了那道神秘的「紅牆」,孟錦雲見到了毛澤東。孟錦雲興奮地走上去自我介紹道:「主席,我是湖北來的孟錦雲。」「記得,你不就是我的半個小同鄉嗎?」毛澤東十分認真地對孟說:你就留在我這裡工作。時為1975年5月24日。從此孟錦雲成了毛澤東生命之路上的最後一名護士。

作為毛澤東晚年少數的身邊人之一孟錦雲與毛澤東朝夕相處、日夜相伴,共同度過了489個日日夜夜,成為了毛澤東最後一段生命旅程的見證人。

来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