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詳解埃及民主運動的三個誤讀

2011-02-07 07:44 作者:三妹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紐約時報二月二日社論《對埃及局勢的幾個誤讀》中明確提到人們對埃及局勢有三個誤讀:一,認為抗議者沒有領導者或行動綱領;二,認為激進的伊斯蘭主義者可能在穆巴拉克下臺後接掌埃及的權力;三,認為美國沒有能力影響危機的結果。

對這三個誤讀的解答是:

一,這次抗議運動是經過長期和精心組織的,它由一個在野反對聯盟精心組織和領導,這個聯盟的核心是以青年人為主,名為 「四月十六日運動」的世俗組織。這個組織早在三年前便已建立,其Facebook團體有將近9,000名成員。它也是埃及近幾年建立的推動民主的世俗聯盟中的一個組織。另一個起到作用的同類組織是,由國際原子能署官員巴拉迪(Mohamed El Baradei)領導,其Facebook成員多達 240,000人。這次埃及民主運動並不是誤傳的由「穆斯林兄弟會」發動。

二,幾十年前即已放棄暴力的「穆斯林兄弟會」自這次運動爆發至今只扮演了微不足道的小角色。因為,穆斯林兄弟會 的「建立伊斯蘭政府」的目標與這次運動的示威者的目標完全不同,不受示威者歡迎。這次運動示威者的主體是工商業老闆、前國會議員、現政權的叛離者、知識界人士。他們組成世俗的反對派組織,又聯合組成反對派聯盟,並制定了聯合綱領,聯合綱領的目標是使埃及民主化、現代化。他們目前的策略是取消政治禁令,為自由、公平的選舉奠定基礎。從運動發起到今天的發展都表明,他們有能力監督政權過渡。毋庸置疑,這次埃及反政府運動是有組織,有綱領,有民主目標的。

三,美國政府對埃及政權有著極大的影響力。美國每年援助埃及15億美元,僅軍事援助就超過10億美元。這次埃及民主運動初始時,美國小心翼翼權衡、精於計算利弊的聲明引發了埃及示威民眾的不滿。這說明,反對派聯盟與穆巴拉克政權都對美國的態度非常在意。如今,美國政府應該明白了,只有製造暴亂的穆巴拉克下臺,埃及才能和平民主。美國現在應該給埃及人民一個明確的答覆:站在追求民主的埃及人民一邊,迫獨裁者穆巴拉克立刻下臺。

最後,我相信,正在行動的中國八零後青年人會從這次埃及反對派運動中汲取經驗。下一次震動世界的有組織、有綱領、有行動目標的群眾民主運動必在中國發生,而這個歷史重任和光榮則屬於中國的八零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右派網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