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一個樂清本地人眼中的錢雲會案

2011-01-11 06:48 作者:老陳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首先申明,本人不是從事與任何刑偵或相關的行業,只是一個刑偵學與犯罪心理學的愛好者和學習者。本帖中的觀點只是個人的見解和對相關部門的一點建議,並非此事件的任何結果或過程。

「錢雲會案」存在的疑點和偵查過程存在許多的問題,我做了一下梳理:

1、本人生活在溫州的樂清市,對於本地公安機關的出警速度和處警能力深有體會,即使是在樂清市區從報案到JC到達現場也需要15-30分鐘,甚至更長的時間。「錢雲會案」中,從司機打電話報警一直到警方(防暴JC)到場的時間盡然只需要5-6分鐘。看過樂清市地圖的網友應該很清楚,出事地點(蒲岐鎮寨橋村)距離防暴JC出發的地點(樂清市公安局位於樂清市區二環路)足足有20公里,他們是使用什麼交通工具或者交通方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到達現場的呢?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們事先在現場附近等候。

那麼,要解釋這一點也不是太困難。通過非技術的手段調閱110報警指揮中心的接處警登記記錄,驗證一下110指揮中心是什麼時候接到的報警?什麼人報的警?對方用於報警的電話號碼是多少號?110指揮中心什麼時候、如何調配警力到達出事現場?現場的接處警視頻狀況如何(現在的110執法過程實行全程手持式攝錄設備拍攝)?

2、對於司機的狀態沒有進行任何刑事偵查或者交通肇事相關的技術鑑定。在溫州市公安局以及此前的樂清市公安局對外進行的相關事件發布會上,我們沒有看到或者聽到任何對肇事司機進行酒精度測試,那就不能判斷司機當時是否屬於酒後駕駛,也就無法對這起交通肇事案(暫時按照這項市公安局對外公布的定性進行分析)進行定性,到底是屬於酒後駕駛肇事還是非酒後駕駛肇事?另外的疑點是,即便是普通的交通肇事案,也會對相關責任人的相關資料進行收集和分析,這是偵查學的常識也是辦案的規定程序,很遺憾,在樂清市公安局和溫州市公安局對外發布的資料中我們沒有看到任何關於肇事司機更多的背景細節情況,不知道這是無意的疏漏還是有意的避諱。不論是交通肇事案件還是民事案件或者是刑事案件,對於責任人的背景資料的收集和分析是至關重要的,這對於案件的順利偵破以及定性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從肇事司機的籍貫、年齡、履歷、社會身份、社會關係等多方面調查入手,就能夠非常準確的判定偵查方向,對案件進行定性,以便做出正確地偵查部署,對事實做出正確地結論。但我們在對外公布的資料中看到的只是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一段文字。

說的簡練一些。從目前的情況分析,能夠駕駛車輛準確擊中移動的路人、並且是路人不按照常規的被車輛碰撞過後向前或者向後跌倒而是橫向跌倒、並且使得車輪準確壓中死者頸部、最妙的是車輛保持40公里左右速度行駛(肇事司機自訴的評估行駛速度)緊急制動的情況下盡然沒有留下制動痕跡,能夠做到這一切的人,絕對不是尋常人,除非是受過專門刺殺訓練的武警或者特警或者是安全部門的特殊人員。這個人是本案的關鍵,只要細緻的瞭解這個人的全面背景資料,這個案子就有希望還世人一個真相。

3、肇事司機居然能夠毫髮無損的離開現場?我是土生土長的樂清本地人士,在虹橋鎮和蒲岐鎮整整生活了40多年,樂清的虹橋鎮和蒲岐鎮是當年的「老區」,民風異常彪悍,不要說是工程車壓死人這麼大的事情,就算是因為平時敬煙、喝酒的一點小矛盾都能夠打死人。這個肇事司機在有路人通行的路口壓死人,並且從容的下車報警,直至離開現場,一直到出現在電視臺公布的鏡頭中,居然是毫髮無損的樣子,這絕對不可能是脾氣火爆、民心團結的蒲岐人放了肇事司機一馬,只能說是早就有車輛和人員就近接應,否則很難活著離開蒲岐這塊地方。在樂清警方公布的110出警實況視頻中,與此事沒有太直接瓜葛的蒲岐鎮副鎮長都被村裡的老大爺和老大媽使用雨傘把打的抱頭鼠竄,如果當時無人接應肇事司機,全村3000多人圍打司機,這後果可想而知。

以上是本人的一點觀察和看法,僅供參考。

自從12.25「錢雲會」案之後,樂清市與溫州市各個部門全部被調動起來,事發村莊對外聯繫的各個主要交通路口都有交警+武警+防暴JC+安全局進行佈防,任何進入事發村莊的車輛都需要進行地毯式搜查,行人與車輛上的乘客需要進行近身式搜查,不許攜帶錄音筆、數碼相機、相機、攝像機等具有影音攝錄功能的設備進入事發地點附近。即使能夠通過這道關卡,在事發地點周圍500米半徑內不得有未經許可的閑雜人等接近,未經許可的無關人員不得接近死者家屬、房屋,不得使用通訊器材與相關人員聯繫(實際上也無法聯繫,手機被沒收、座機被相關方面進行電子監控、與死者有關的人員24小時被監視居住)。兩級政府(溫州為地級市,而樂清為溫州轄屬下的一個縣級市)的宣傳部門通過路面布控與聯繫對於有採訪意向的媒體工作人員進行登記,並統一配發對外發布的情況通報稿件,統一宣傳口徑。同時,在樂清市範圍內的各大集鎮及鄉村張貼告示,其口氣不外乎「闢謠」「正名」「恐嚇」「安撫」,以「維穩」為藉口對民意大肆進行踐踏與污蔑。

另一方面,從1月8日開始,樂清市區、虹橋鎮以及蒲岐鎮各主要交通路口佈置交警、公安民警、防暴警、國家安全人員進行24小時監控,特別是樂清市政府所在的旭陽路、二環路、三環路附近集結了大批的警力,配備了防暴裝甲車、消防車(因為消防車上配備有高壓水槍,可以在必要時驅散人群)。

自從此事件之後,樂清確實變的人心惶惶,不論是在城鎮還是鄉村到處都能見到荷槍實彈、嚴陣以待的「國家工具」,這樣的場景使我們覺得彷彿是在「敵佔區」猥瑣的苟延殘喘著。為什麼會這樣?一個脫離了百姓太久的政府完全不瞭解百姓的需求與生活現狀,反而在無休無止的向百姓貪婪的索取著、暴虐著,做著花樣燦爛的表面宣傳文章,行著為正常人類所不齒的罪惡勾當。百姓不服、百姓覺醒、百姓抗爭等諸多問題如何解決?答案只有一個「打到百姓服為止」。當屁股一旦決定腦子的思維模式的時候,任何荒唐的行為都可以被冠上「正義」的銘文,但請各位「官老爺」不要忘記,人類用于思維的大部分是蛋白質,而非脂肪,並不是哪裡肉厚就可以用哪裡思考。

一個得民心的政權需要動用如此的力量來維護社會的穩定?
一個負責任的政府需要藉助這麼多的強制性行政工具來保障自身的安全?
一個站在「公平、公開、公正」立場上的政府需要使用武力來要挾手無寸鐵的「良民」?
一個「有道德、有良知、有理論、有水平」的政府需要打壓「失地農民」來顯示自己的「強大」?

面對如此簡單的一件所謂「普通交通肇事案件」,兩級政府為何要動用這麼大的公共資源,真是匪夷所思,其實也是心知肚明的。為了證明結果的公正,就需要顯示仲裁者的絕對強悍,這是自然法則。難道具有高度黨性與人性的公共服務機構需要動用最原始的工具來經營「最高尚」的人類社會格局?

不知此舉意欲何為,我等靜觀後話……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