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維權律師瀕臨生存絕境 呼請社會密切關注(圖)

2011-01-06 01:43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北京維權律師倪玉蘭無家可歸寄居小旅館,卻仍遭到當局無端斷水斷電,生活難以為繼。

倪玉蘭瀕臨生存絕境 呼請社會各界密切關注
倪玉蘭與丈夫無家可歸(網路資料/心語提供)

北京維權律師倪玉蘭夫婦被當局剝奪失去居所後,暫時寄居在北京西什庫大街的御馨賓館的小房間中。

但是,自2010年12月下旬,當局強迫賓館對其房間斷電、斷網,還限制供水,倪玉蘭夫婦只能靠點蠟燭取亮讀書。到星期二,當局對其斷電已經長達16天。

不但如此,當局還正在繼續擠壓倪玉蘭的生存空間。

倪玉蘭星期一在推特上發出緊急求救說:在這寒冷的冬季,我們夫妻二人將面臨著被趕出旅館,凍死在街頭,希望您們關注我們的處境,將我們的遭遇向聯合國人權組織反映,督促中國政府盡快解決問題,保證我們的基本生存權。

倪玉蘭星期二接受本臺記者採訪時表示,「我現在的情況還是處在危機當中,他們是斷電第16天了,然後也是經常性斷水,網路還有座機也斷了,我們是打不出去的。」

記者,「為什麼要對您這樣?」

倪玉蘭,「因為經常有一些訪民來訪,他們需要求助,需要我們維權律師給予他們更多幫助,所以每天來很多人。」

倪玉蘭本來是北京市的維權律師,從事民間維權工作已有十年,因幫助北京一批弱勢群體維權,得罪了北京地方政府官員,因此受到官員打擊報復,慘遭非人的酷刑折磨,兩次被關進監獄。

2010年4月出獄後,無家可歸,只能露宿到北京皇城根遺址公園的「緊急避難所」,後來經過網路民眾的搭救,才得以暫時寄居到小旅館。

之後,當局並沒有放過干擾倪玉蘭的正常生活,透過各種手段繼續加以迫害。

本臺記者致電北京市公安局治安總隊隊長楊海波查詢。

「想問一下倪玉蘭律師的事情,因為她現在被關在賓館裡面,您說過要去看望她的,您知道現在她被斷水斷電?」

「餵餵,到時候再說吧。」對方尚未回答記者問題,便逕自挂斷記者電話。

之後,記者再致電廠橋派出所所長孫健和西城公安分局國保隊長謝毅都遇到類似情況。

倪玉蘭的遭遇已經得到社會各界越來越多關注,並隨著導演何楊的記錄片《緊急避難所》而為中國網民所熟知。

新年前一天,英國駐華使館二秘去旅館探望倪玉蘭,瞭解她所居住的旅館房間被斷電、斷水的生存絕境。

維權律師滕彪不斷呼籲外界關注倪玉蘭情況。

「倪玉蘭雖然處境非常艱難,但是她還是幫助其他人做一些維權的事情,很多訪民去看望她,她也及時把一些訪民的情況發到網上,包括他的先生董繼平也去參與一些圍觀、救助訪民的行動。」

滕彪也呼籲外界關注音訊渺茫的山東盲人、赤腳律師陳光誠的處境。

「像陳光誠從監獄出來以後,立即被嚴密看管,剝奪對外界的一切聯絡方式,而且連他最基本的去醫院看病的要求都不能滿足,村裡有大量的便衣,還有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在嚴密看管,任何人都不可能去接近他的村子。」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