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唐子專欄】讓子彈飛到什麼時候?

2011-01-05 23:23 作者:唐子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電影《讓子彈飛》熱映之後,「讓子彈飛一會兒」,成為熱語,寓意有多種解釋,最合乎我們心願的是:共產黨不存在對我們最重要,中國人的如此心聲已上達天庭;天(神)滅中共的子彈已經發射,正在飛行。問題是:飛到什麼時候?

西方人性子急,如果共產黨統治家家有槍的美國,恐怕不到暴力土改完成,就被四面八方飛來的子彈崩得四分五裂、滿天遍地是血渣,找回來都拼不完整一個屁股。無槍的中國人很有耐心,終於在2004年11月聽到大紀元社論《九評共產黨》代天傳音:覺醒,「讓中共邪靈失去存身之處」。繼之的2004年12月,全球「三退」黨、團、隊的脫共精神覺醒運動開始,天滅中共的子彈已經飛出。

這顆子彈飛到2010年11月,已經飛了六年,還要飛多久?子彈飛行中,律師高智晟被「失蹤」,村長錢雲會被「交通」,作家力虹被「病逝」,還要飛到多久?就有人這樣問我,我也在問蒼穹。蒼穹無聲卻又給了回音,我聽到了。

劉女士,兩個月前來美國的大陸媒體人士,2010年12月29日、2011年1月2日,連看兩場神韻晚會後,說:看神韻才知道什麼是神傳的傳統文化,深以中國人為榮,以曾經是中共撒謊機器上的零件而內疚,今後會要家人和朋友都來看神韻,瞭解人生和人性的真相。劉女士看神韻的諸多感悟,就蘊藏神的回音。

劉女士對記者說:神韻晚會非常棒,由至純至美表演展現純正的中國文化。在大陸生活了幾十年,從來沒有看到過,不知道什麼是傳統文化和神傳文化,能在這裡欣賞到,非常幸運;國內很多很多我們的同胞,都不知道什麼是神傳文化。劉女士只是質樸地講自己看神韻的最直接的幸運感受,就給了我們子彈飛到盡頭的時間的啟示,那就是:我們有相當一部分同胞知道神傳文化至純至美的時候。

《九評共產黨》之九的「結語」講完,最後說:「沒有了中國共產黨,才能有新中國。」的確是這樣。可「沒有了中國共產黨」是什麼意思呢?難道只是從天安門城樓上摘下毛澤東的畫像和全國各地摘除中共各級黨委和支部的牌子?

不是。如果就這麼簡單,共產黨所到中華民國大陸各地,只摘牌子和換旗幟就可以了,那就不會從1950年起搞暴力土改、三反五反、合作化的滅絕鄉紳和資本家群體的政治運動,更不會批胡風、反右和搞文化大革命等思想改造的洗腦運動。所以搞,說白了,就是要把恐懼深深種植在我們心中,抹去我們對傳統文化的歷史記憶。當我們每個人都深以五千年傳統文化為恥辱,把共產黨實行盜匪、流氓、邪教統治的這幾十年當成新中國時,認賊作父時,它不才有安全感嗎?

《讓子彈飛》中的土匪張牧之(美化的毛潤之)攻佔鵝城之後,讓那顆「土匪心」永遠跳動,企望以革命、公平名義不斷地攻城掠地,把全國改造成為一個大井岡山似的共工部落,才於1976年打造出一個前所未有的紅彤彤的窮新中國。鄧小平的共產黨再接著以《讓子彈飛》中的黃四郎(醜化的蔣介石)輪迴轉世的面目出現,以深圳蛇口圈地「殺出一條血路來」的方式,重鑄中共富而人民窮的權貴資本主義。能這樣是因為全民蔑視傳統文化,心中只有62年的假人民中國。

如今共工中國(中華大陸)的大多數人,都哀嘆「不幸生為中國人」。然而劉女士看神韻之後,跟鄰座觀眾法國人一樣領悟了中國傳統文化的神傳文化精髓之後,都驟然發現中國傳統文化多麼可貴,作為一名中國人多麼自豪。這種自豪感極為重要,帶給我們的是生命和歷史記憶的醒悟,是拋棄中國共產黨的爽利。

劉女士看神韻之後就醒悟了,她說:現場觀看極為震撼,絢麗的色彩,演員的服飾、顏色的搭配,形體動作、天幕設計都非常完美,傳遞著非常強烈、非常可貴的信息。神韻看一次,不能一下子領略其中博大的內涵,像第一幕開始講的就是創世,包括這些生命的來源,傳遞了很多;那個大唐仕女的節目,她們款款地走來,她們舞動袖子和裙擺的時候,你看到過去很久遠的東西向你一幕一幕展現出來,真的是很難表述;還有蒙古草原的和福建閩南的可能是惠安少女的舞蹈,這些舞蹈跟國內展現的不一樣。這真的是一場視覺和精神上的盛宴,極具視覺衝擊力,有機會我的家人過來的話,我會讓他們都來看,而且我會推薦給我的朋友來看。劉女士是真的看明白了,儘管她還沒有用語言說清楚。但讓多人來看,就是真的醒悟:人的生命來自天上,並非叢林;仕女款款、少女純情,這才是女人。

做女人就是要做這樣的女人。是共產黨1950年以來統治中國大陸,洗腦改造了中國人,讓男人活得像文化太監、女人活得像政治娼妓,中國人才變成今天這樣子:錢永會被拆遷辦讓人抬到車輪底下輾軋人頭和身子之際,居然還有人要跟不是敵人是魔鬼的中共合作,堅信政治改革能夠將人間地獄變成民主中國。也就是說,終結極權專制的子彈就是男女共同覺醒:唾棄共產黨,過真正中國人的生活。這首要的就是恢復自尊,恢復對傳統文化的自信,由衷拋棄邪毒的黨文化。

實際上正如《九評共產黨》最後結語所說:只有「當中國人發自內心的改變」了,不認同中共特別給我們的意識形態時,「表面上擁有國家一切資源和暴力機器」的「中共邪靈將失去存身之處」,因而「一切資源都將可能瞬間回到正義的手中,那也就是我們民族重生的時刻。」不知道劉女士是不是讀過這段文字,但她顯然在看神韻的時候,感悟到了我們已是失去了靈魂或元神的行屍走肉。她說:在國內可以看到很多民俗的表演、舞蹈,但是它加了很多的政治內涵和色彩,讓人看了覺得很不舒服,好像所有的東西都被赤化,非常不舒服。這就是不認同。

不認同黨文化,就會另有發現和選擇。劉女士就是如此。她對記者說:神韻演出沒有任何政治背景,完全純粹的是神傳文化,其實就是打開人們塵封已久的記憶。神韻真的非常非常好,比方說她傳遞的那種真正的人性,對堅忍、善良,就像說的「真、善、忍」,把這種信息傳遞給人們,這是我們這個社會最缺少的,也是人們最需要的,但在中國就真的看不到正面的頌揚。我在國內做媒體工作,雖然並沒有直接參與製作假新聞,但是我覺得我是撒謊機器上的一個零件,曾經充當了這樣一個零件,我覺得非常內疚。所以她願意用傳播真相來彌補。

人有靈魂才是活人。同理:民族有傳統文化,才是活的民族。劉女士感悟的零件和內疚的道理,應該講給更多的人聽:是我們邪變的心在支撐中共。讓有所領悟的人再講給家人和朋友聽。這不存在任何風險,對山寨國卻是釜底抽薪。

讓子彈飛到什麼時候?就飛到相當一部分人以三退方式唾棄中共的時候。神的子彈,不僅穩准,而且慈悲。無人不成國,新中國需要一批恢復歷史記憶的人。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