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清音專欄】《紅樓夢》之史湘雲篇(圖)

2010-12-14 06:54 作者:清音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湘雲是金陵十二釵之一,賈母娘家的侄孫女,寳玉的表妹。在詩社中的雅號為「枕霞舊友」,她純淨善良、頑皮而略帶嬌憨,這樣一個才思敏捷、不拘小節的女子,靈動的在《紅樓夢》中演繹了一翻令人陶醉與欣賞的「詩情畫意」。

湘雲有海棠「睡美人」之稱,第十八回,賈寳玉《怡紅快綠》一詩中有句「紅妝夜未眠」便將海棠比喻為睡美人,第六十二回「憨湘雲醉眠芍藥圃」,寫得筆酣墨飽,大家興致盡了的時候,散席時卻忽然不見了湘云:「正說著,只見一個小丫頭笑嘻嘻的走來,說:‘姑娘快瞧,雲姑娘吃醉了,圖涼快,在山子石後頭一塊青石板凳上睡著了’眾人聽說,都笑道:‘快別吵嚷。’說著,都來看時,果見湘雲臥於山石僻處一個石凳子上,已經香夢沉酣,四面芍藥花飛了一身,滿頭臉衣襟上皆是紅香散亂。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蜜蜂蝴蝶鬧嚷嚷的圍著。又用鮫帕包了一包芍藥花瓣枕著。眾人看了,又是愛,又是笑,忙上來推喚摻扶。湘雲口內猶作睡語說酒令,嘟嘟嚷嚷說:‘泉香而酒冽,玉碗盛來琥珀光,直飲到,梅梢月上,醉扶歸,卻為宜會親友。’」

湘雲的美在於她的表裡如一和晶瑩剔透,這樣的一幅畫面,令人為之傾倒,感嘆她真是可愛到了極致。在第六十三回,湘雲抽到了一根海棠簽,題著「春夢沉酣」,詩云「只恐夜深花睡去」,黛玉即笑道:「夜深」兩個字,改為「石涼」兩個字,實際上是曹雪芹「特意」將湘雲指喻為海棠的。

說到湘雲的性格,最令人欣賞的便是她灑脫自然,心意與行動從不「猶抱琵琶半遮面」,湘雲的父母由於早亡,所以她由叔嬸撫養,可是叔叔嬸嬸待她並不好,但她卻從不將這些放在心上,深得賈母喜歡,所以經常居住在賈府。在大觀園中,她從不擺「富貴」的架子,與人相處時懷抱著滿腔的坦誠,明媚的心境與曠達的情趣都彰顯了她的與眾不同。

在第三十一回的「陰陽之辨」中,丫鬟翠縷的不停的問,史湘雲毫無不耐煩之意,而是細心與循循解答,使本來身份與地位不同的主僕之間有一種天然的默契與宛如姐妹的平等與尊重。在《紅樓夢》中的湘雲總是能給人帶來快樂和如沐春風的清爽與舒適,她對生活充滿熱情,喜歡嘻嘻哈哈的表達一切,人們被她陶醉後,也從中領略著她不為外在的喜怒哀樂所干擾的真性情與豁達的心態。她的真性情還表現在,一次,大觀園中的人聚集在一起看戲,鳳姐兒指著戲台上的一個小旦說:「這孩子打扮起來活像一個人。」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知道鳳姐說的是何人,但因為怕得罪黛玉不肯說出來,可是湘雲卻直言不諱的說:「我知道,像林姐姐。」為此,得罪了黛玉,也恰恰說明她的天真爛漫與單純的個性。

中國的傳統文化中,文人墨客往往注重女子的優雅與嫻靜,卻又如此的偏愛俠女,而湘雲便是這樣一位姑娘,第五十七回湘雲要替邢岫煙打抱不平,黛玉笑她:「你又充什麼荊軻聶政?」湘雲的肝膽俠義與古道熱腸充分體現在她對香菱與邢岫煙的態度上,有一次,在群芳射覆的遊戲中,香菱自然不知所措,正在大家都觀笑其敗的同時,只有湘雲注意到了香菱的慌亂,於是便悄悄的將謎底傳給的香菱,結果因「作弊」而當場被大家揭穿,實際上她是故意的將這個尷尬的局面轉換到了自己的身上,而替香菱解了圍。和寳玉、寳琴、平兒是一天生日的邢岫煙,都被人忽略不計,但是湘雲卻能準確的說出,讓這樣一個平凡的女孩過了一個難忘而美好的生日。因湘雲生長的環境,她非常清晰被人冷落的滋味,所以她格外在意與關心周圍的人,非常具有傳統文化中「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善良與明智。

湘雲生於紅塵之中,卻不被紅塵的種種羈絆,如此的瀟灑與飄逸,給俗世的繁華與平庸增添了一股來自天地之外的靈動與超然之風,無論喧囂與寧靜,我們都始終如一的愛她,欣賞她。

點擊論壇原貼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