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陸流行「傍傍族」 傍錢傍權富貴通吃 (圖)

2010-12-09 12:37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最近,大陸又誕生一個新詞——「傍傍族」。上週,《中國青年報》社會調查中心展開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56.9%的受訪者確認身邊普遍存在「傍傍族」。結婚要傍大款,理財要傍巴菲特,辦事要傍有權力的人……如今,不少人一門心思地希望藉助「捷徑」實現個人目標,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這類人被稱為 「傍傍族」。而且大多數受訪者擔心「傍傍族」的流行,會刺激腐敗現象越來越多。

2010/12/08/20101208233630459.jpg
大陸流行「傍傍族」傍錢傍權富貴通吃(網路圖片)

據《中國青年報》報導,上週,中國青年報社會調查中心通過民意中國網和網易新聞中心,展開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2870人參與),56.9%的受訪者確認身邊普遍存在「傍傍族」,其中11.1%的人表示這樣的人「非常多」。另有11.3%的人選擇「比較少」,僅1.6%的人身邊沒有「傍傍族」。受訪者中,「80後」佔48.6%,「70後」佔32.4%。

為什麼要「傍」?

在本次調查中還顯示,43.3%的人希望通過「傍」的方式,實現自己的夢想,其中10.8%的人表示「非常希望」,32.5%的受訪者表示「比較希望」。不過,也有26.4%的人表示「不希望」,29.7%的人覺得「不好說」。

「傍」的背後顯示的是「邊緣人」的弱勢心理。中國許多弱勢群體想成功卻沒有資本,想結群卻沒有歸屬。正是這種巨大的不安全感,才會讓這些人一味地想去依靠他人。」

北京某高校研究生夏偉(化名)坦白的說:「幾年前,我還天真地認為,通過努力奮鬥就可以實現自己的夢想,但社會現實告訴我,還是傍吧。」

他表示,現在就連安身立命用的房子,都需要通過傍別人才買得起——家境好的還可以傍父母,家境一般的就只能期望傍上一個條件好的另一半了。夏偉認為,別人都在傍,他只靠奮鬥而不傍的話,不是吃虧了嗎?

為什麼那麼多人希望傍?調查中,受訪者給出的原因有:「靠自己的能力難以實現夢想」(67.7%)、「投機心理盛行」(63.6%)、「『大家傍我也傍』的從眾心理」(46.3%)、「不自信的人太多」(35.1%)等。

湖南女子學院副院級督導蔣瞡萍教授認為,強調社會關係的作用本來就是中國傳統社會的一個重要特點,而且當前社會結構的變遷,逐漸形成了掌握各種資源的精英階層與普通人階層之間的明顯區分,部分既無權力又無資源的普通人,為了表達自己的訴求,實現自己的願望,自然會選擇去傍精英群體,藉助後者的權力與資源。

但有人擔心,如果人人都要去傍,事事都要去傍,那麼還有誰會去奮鬥和創新呢?

清華大學哲學系副主任肖鷹教授指出,「傍傍族」日漸增多,其結果只會讓我們整個社會越來越失去創新和獨立發展的能力。

公眾如何看待日益增多的「傍傍族」?

調查顯示,39.3%的人認為其屬於「投機心理作怪,應該譴責」,但是,27.3%的人覺得「大樹底下好乘涼,傍屬於正常行為,無可厚非。」

在河南省鄭州市的建築工程師柳先生看來,對於「傍」的行為,應該區別看待。其中也有正常上的相互依靠行為,但是,現在很多人把「傍」用爛了,而且還扭曲了它本來的含義,事事都講求去傍,而且一些人甚至會想到通過不正當的手段去傍權力,傍金錢。」

調查中,受訪者評出的最普遍的「傍」行為有:「人際交往中傍人脈廣、有資源的朋友」(79.1%),「傍有權力的人」(70.2%),「通過結婚傍大款」(67.5%),「個人理財傍有經驗的投資者」(46.0%)等。

在湖南女子學院副院級督導蔣瞡萍看來,通過他人的力量來實現自己的價值時,只要方法正確,就無可厚非。但是,如果把傍的目標只瞄準為眼前的物質利益,並不惜為此輸掉人格和高尚的生活方式,則會帶來巨大的社會問題。

在中國,一旦傍上權貴,小到入學、入托、看病等問題迎刃而解,大到購房、就業、公職招錄、職務晉升乃至重大專案獲批等機率陡增。

不過,最大受益者不會是那些「傍傍族」,而是那些手攥更多社會資源分配權的權貴階層。前不久,中國改革基金會國民經濟研究所副所長王小魯在一份調研報告中指出,2008年中國的灰色收入達到5.4萬億元。灰色收入主要來自制度不健全導致的腐敗、尋租行為、公共資金流失和壟斷性收入的不合理分配。

《中國青年報》8號的評論文章認為,「傍傍族」的出現,本質是對資源的垂青,資源愈稀缺,聚攏效應便愈明顯。文章認為,如果社會資源以全程可見的透明方式,儘可能實現均衡佈置,不傍權貴照樣可以幸福地生活,「傍傍族」即便不會根絕,也不可能上升為一種眾人趨之的社會現象。

「傍傍族」的危害

對於「傍」的流行,70.9%的受訪者擔心「會刺激腐敗現象越來越多」,65.2%的人認為「可能會使得社會人脈關係的作用越來越大」,40.4%的人認為這「會使社會失去創造力」。

「傍」一方面會使傍人者無底線地喪失起碼的尊嚴與人格,另一方面使被傍者過分濫用權力與財富破壞規則、損壞秩序。

《華南都市報》李記的文章認為,「傍」導致的後果絕不僅是民眾價值觀的顛覆、獨立精神的缺失、創新能力的低迷,還會導致各種「社會病」。

張天潘在《揚子晚報》的評論文章表示,在這樣的境遇下,很容易造成人格上的價值觀分裂:恨貪官,又拚命報考公務員;譏諷不正之風,自己辦事卻忙找關係。民眾憤怒,是覺得自己處在不公平中的不利位置,是想讓自己處在不公平中的有利位置;張天潘認為,這樣的發展態勢,使得整個社會呈現了一種向下的負發展態勢。

12月5日,大陸約90萬人奔赴考場,參加2011年度國家公務員考試。2003年,第一次國家公務員考試時,僅有8.7萬人赴考;7年時間,「國考」考生人數已攀升十幾倍。

近日,一篇名為《史上最強政府工作人員招考,福建屏南縣,恐怕只有一個符合條件》的帖子將福建省屏南縣財政局的一則「量身定做」招聘給予了曝光。

屏南縣人事局主辦的「屏南人事人才網」上的這則《關於縣收費票據管理所公開招聘工作人員的通知》顯示:招聘人數為1人,條件為:「普通高校全日制應屆本科畢業生,獲得國外學士學位,國際會計專業,大學英語四級,屏南戶籍,女,年齡25週歲以下。」

事實上,這次福建省屏南縣財政局招聘的職位的確就只有一個人報名,並且因此無須考試而被直接錄取。而此次招聘的被聘人員陳晨是原屏南縣委書記、現甯德市副市長陳輝的女兒。

8號的《廣州日報》報導說,現實中諸如為官員子女量身定做招考條件等事件,既反映出「傍」的畸形,也以一種不公平的方式,大大擠壓著勞動與能力的生存空間。

報導說,一個健康的社會,應該能提供給年輕人以通過勞動等改變命運的機會,有暢通的上升管道,保障個人可以通過勞動或奮鬥完成社會階層的流動。而「傍傍」的背面則是靠勞動靠自己奮鬥實現夢想的艱難。

《錢江晚報》署名劉義昆的文章認為,權力的腐敗墮落,導致了「傍傍族」的流行;而「傍傍族」的流行,則又會加劇權力的腐敗墮落。劉義昆認為,我們與其去聲討 「傍傍族」們的不求上進,不如好好反思其所折射出來的社會現實。他指出,當公共權力得到約束與規範,當向上的通道公平地向所有人打開,咱不拼爹就拼能力,還有那麼多人會成「傍傍」一族嗎?

中國社會的「官二代」、「富二代」坐擁優厚社會資源,一次次的令人極度厭惡的飛揚跋扈,坐擁豪宅、豪車,奢華消費,花費巨額資金送子女出國留學,比比皆是。由此湧現的「官二代」飆官、「富二代」飆富的醜聞也讓民眾憤怒,群情洶湧。

肖鷹在接受《中國青年報》採訪時表示,傍的本質是一種依賴,比如子女對父母的依賴,以及社會發展過程中,人們對傳統的依賴等。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傍」的行為在任何時代,一直都屬於常態現象。

肖鷹指出,當前中國社會中的依傍卻變味了。在製造產業中,一些人不以創新為榮,傍他人技術發明的山寨產品層出不窮;在學術領域中,部分人不以剽竊為恥,出現了許多傍他人學術成果的作品;靠著傍而得到金錢和權力後,一些『富二代』和『官二代』越來越張揚跋扈。現在社會中,越來越多的人都以有所依傍,特別是能傍到金錢和權力為榮。

網友說,目前,大陸流行拼親戚,拼爹認叔晒女兒。在最新的發生的長春「警服男」事件中,一位身穿警服的男子撞人之後,暴打被撞者,激起了眾怒,被圍攻和砸車。事後,網友人肉搜索,原來他的父親是某縣委辦公室主任。網友說,又是一個「李鋼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