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洪洞警察與美國警察

2010-12-06 03:33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10月初的時候,去加州拜訪伯克利大學新聞學院的朋友。約好在Freedom speech咖啡館見面,剛好聽到臨桌几個學生,津津有味地談論9月被曝光的加州蒙特利公園市前警察局長退休金事件。

其實,這位老哥也沒幹什麼,甚至都沒主動出手。只不過臨到退休時,市政府允許他將1978年進入警局以後累積的所有有償病假日和休假日,都按照局長的薪水兌現。一算不得了,竟然有37萬美元。而美國私營公司員工的假日一律採用「不用即廢」的做法。

朋友詳細向我介紹了事情的緣由。此前的7月15日,才是熱鬧的真正開始。《洛杉磯時報》當天在頭版刊發了兩位記者揭露加州貝爾市的官員高薪醜聞。貝爾是全美25個最小的城市之一,位於洛杉磯東南十幾公里,人口不到4萬,人均年收入不足2.5萬美元,屬於洛杉磯下轄城市裡最窮的幾個「藍領小城」。就這麼個「貧困市」,警察局長亞當斯年薪45.7萬美元,比洛杉磯市警察局長的年薪還多15萬美元。首席執政官的年薪則高達78.7萬美元,幾乎是歐巴馬的2倍;助理執政官的年薪37.6萬美元,是加州州長的2倍。

憤怒的市民看到報導後湧向市議會。CNN、《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美聯社等知名媒體競相追蹤。9月21日,8名涉嫌貪腐的官員遭起訴、逮捕。在咖啡館那幾個學生談論的蒙特利公園市前警察局長退休金爭議,只是「貝爾效應」的餘波,媒體繼續深挖,又揭露出弗農市的官員中也藏著年薪百萬的碩鼠。

記者和小偷,哪個反腐更有效率?

故事講完了,似乎很自然,我們應該順便聊聊美國媒體一直以來是如何發揮監督作用的,但是我們什麼都沒說。道理並不複雜,該懂的人們早就懂了。他很瞭解我所來自的國家,以及我的職業經歷和感受。如果不是因為幾個學生,我們原本沒想談這些。

巧合的是,就在那幾天裡,中國一個叫李剛的公安分局副局長,讓自己著名得美國人都知道了。起因是他的兒子在大學校園裡飛車撞人,造成一死一傷,卻叫囂「我爸是李剛」。有網友留言:「李剛不是最牛的警察,最牛的警察的兒子都在國外飈車呢!」

一週前,這句話算是應驗了。山西洪洞警察王建雄,因為被歹徒入室搶劫並殺害,其依靠「官商一體」積累的巨額財富被曝光。王建雄比李剛官小,不過是洪洞縣交警大隊的前隊長,但是人家不但生了三個孩子,而且果然個個都在美國讀書。

於是,我終於忍不住想起了一個多月前在Freedom speech的會面。美國的記者費盡辛苦揭露官員腐敗,中國的小偷、劫匪一不小心就幫政府把腐敗給反了。還真有點搞不清楚,記者和小偷,哪個職業反腐更有效率?與洪洞警察的巨額財富相比,他的美國同行還不夠資格成為事件的主角。

再往前數,寳雞市公安局原局長範太民、湖北省荊州市民政局原副局長易先華、河北省秦皇島市原財政局長姬晌午、江蘇省徐州市體委原主任王銅山,也都因為被偷出了萬貫家財,而從廉政模範淪為腐敗典型。

栽在小偷手裡的官員,還能列出一串。以往人們冀望包青天,被批評為落後的人治思維,現在人們冀望俠盜燕子李三似的人物,不知道媒體要怎樣評論了。用一種罪去取代另外一種罪,這就是今日許多選擇背後的真相。

「人在天堂,錢在銀行」

三名犯罪嫌疑人長時間密謀策劃,跟蹤踩點,採取毆打、捆綁等手段殺害王建雄夫婦,手段可謂凶殘。但輿論的反應卻集中對警察暴富的憤怒與不滿上。人們對一種罪的極端厭惡導致對其他罪失去了感覺,甚至提高了對其他罪惡的容忍度。

當人們在體制的束縛下,沒有更優選擇而寧願以罪惡相替時,表明體制之惡已經由外部環境逐漸滲透感染了我們的心。這時候,即使體制發生變革,也已不足以扭轉人性。我們就像一個農夫,終日辛勞開墾荒地,舉目望天,盼望公義如雨降在我們的身上。然而只有手潔心清,我們才能讓這世界重新成為可喜悅的。

財新網的文章已經足以勾勒出交通隊長王建雄的致富路,值得作為背景補充的是:今年上半年曆時數月的京藏公路大堵車,每天近萬輛大車滯留冀蒙交界處,明明繞行山西就能跑起來,卻沒有司機這樣做,因為五花八門的收費已經讓山西路面的坦途成為人為的險徑。可惜沒有記者肯下苦工夫,搭車走一遭山西路。

對這對警察夫婦的結局,有網友評論:「人在天堂,錢在銀行。」表面似乎是一句嘲諷的玩笑,其實卻是一個值得嚴肅討論的話題。我鄭重地認為,很可能這名洪洞警察的靈魂不會出現在天堂。出於對天堂管理者的敬畏,我並沒有說,這名洪洞警察的靈魂肯定不會出現在天堂。

與天堂相比,人們更確信銀行的存在。只不過,如果確信有天堂,人怎麼還能這麼活著?人怎麼還敢這麼活著?而確信有銀行,卻能讓自己成為銀行的僱員,為了把錢存進去而像這對夫婦一樣努力賺錢,最終把自己的命賠給了銀行。

末世命賤,人是一種需要老闆的動物,和有的人把銀行當老闆一樣,有的人把孩子當老闆,有的人把愛人當老闆。還有的人把周圍人都當做老闆,因為他極度渴求別人的認可。留心查看各人的結局,選錯了老闆是相當可怕的事情,只是人們大多渾然不覺。

為自己栽種公義,就能收割慈愛;如果栽種的是姦惡,收割的就是罪孽。即使難免被眼前今生的朱門燈紅酒綠迷惑了眼睛,翻開歷史,有一個結論是再清晰不過了:罪的工價乃是死。感謝洪洞警察,讓我們再次被提醒。■

(作者為原《南風窗》雜誌常務副主編,現為美國普度大學訪問學者 郵箱:[email protected]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