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在加國做"偽" 房東的經歷和感受

2010-11-19 06:35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我覺得房東房客只要互相體諒、注意生活小節,保持良好的關係並不難。不過如果有朝一日我做真正意義上的房東,為避免麻煩我會寧願房租收便宜一點,讓房客自己承擔水電氣這類日常消耗品的花費。

我一直不想當房東,因為以前住的Town House根本不適合出租,但不知為何那時總有朋友或熟人想租我的房,而且也真的做了三次「偽房東」,「偽」是因為「房客」是朋友,純粹出於幫忙才讓朋友住,不是商業行為,而朋友如果住的時間長不交點錢就會住不下去,所以我就象徵性地收了點錢,從收錢的角度來說我是房東,這種幫忙非商業性質的房東我就暫且稱為「偽房東」。

第一次「偽房東」的房客是一個國內來多倫多一所大學做訪問學者的朋友,在我們家住了5個月,那時我在家全職帶孩子,有時間做飯,所以他一日三餐都跟我們一起吃,和一家人一樣。他很注意生活小節,比如在房子外面抽煙他會拿個廢盒子裝煙灰和菸蒂,就像住在自己家裡一樣很注意保持環境衛生。逢年過節過生日朋友會給我們買些禮物,週末和節假日我們常常一起外出遊玩逛街,其樂融融,不管對於他還是我們,這段經歷都是最美好的回憶。

先生在倫敦工作時,房東女主人想來多倫多學習,就苦苦勸說我同意她租我的房,於是我有了第二次「偽房東」經歷。她在我家住了兩個月,非常注意生活小節,比如她會主動早一點做飯、吃飯、洗澡,以避免和我們家衝突,我們的水是包在管理費裡的,她會盡量用冷水,我告訴她我們自己都沒這麼節省,她也不必這麼省,但她說現在天氣不冷(當時是4、5月),用冷水沒問題。這麼注意生活小節自然不會讓我們感覺不便。

第三次「偽房東」的房客也是國內來加拿大做訪問學者的朋友。朋友在安省一個小鎮上的一所大學做訪問學者,在我們家住了兩次13天,本來這麼短的時間我根本就不會收錢,但因朋友不太注意生活小節,讓我們感覺不便還造成一些損害,比如:第一次朋友一家三口在我們家住了三天,因用大火爆炒菜餚燒壞了剛用不久的不粘鍋,第二次他們來住之前我特意買了一個鐵鍋供他們炒菜,結果他們用我新買的不粘鍋蒸只需加熱的饅頭,放一點水,人又不在旁邊,很快就變成乾燒,不粘鍋也就很快燒壞了;當時我們家的無繩電話裡的電池需完全用完電再充電,我早上上班前特意囑咐他們不要把電話放到座機上,晚上下班回來一看放在上面,他們還沒離開,電話裡的電池就不行了;還有很多不拘小節的生活習慣讓我們不太適應,比較頭疼的是開著熱水嘩嘩地流人卻不見了、我們家門外面地上留下很多朋友抽煙的煙灰菸蒂、他們常常不給還沒滿月的小兒子帶Diaper,他們離開後我發現我拿給嬰兒蓋的小絨被都被嬰兒尿濕了,嬰兒常常躺的沙發也是潮潮的。所以我們也就沒有推辭朋友給的一點錢,權當對他們造成的損失的一點補償。

常常聽房客們抱怨好房東太少,而房東們也抱怨很難遇到好房客。有句話說「優秀是一種習慣」,我很贊成。生活中常常會看到很有修養、很注意生活小節的人,這樣的人不管是做房東還是房客都會讓人尊敬,和這樣的人相處一定是愉快的經歷,反之缺乏修養不拘小節的人則易使人感到不快。我的三段「偽」房東經歷中的幾個「房客」,誰容易相處招人喜歡無需多言。

很多人在有約束或限制和沒有約束或限制不同的情況下表現是不同的,比如:先生在倫敦工作時曾短期和一對來自中國的年輕夫婦合租一套兩臥室的公寓(年輕夫婦是二房東),年輕夫婦每天給嬰兒消毒奶嘴都是燒滿滿一大鍋水,燒水時不蓋鍋蓋,先生覺得燒這麼一大鍋水煮這麼一個小奶嘴,還不蓋鍋蓋,很浪費能源,就很婉轉地建議他們改用小鍋和蓋上鍋蓋,但他們說反正房租都包了,幹嘛那麼節省?我想如果是用自己的,他們還會這麼浪費嗎?而住交管理費的Town House、Condo、Apartment的人們中的浪費鏡頭不勝枚舉,所以如果水電氣這樣的每日消耗品自己用多少付多少,一定會減少很多浪費。房東房客之間的矛盾大多都是因生活習慣、衛生習慣不同而引起的,特別是在使用水電氣這種日常消耗品時很容易引起矛盾,如果我們每個人都有良好的修養,有良好的環保意識、節約意識,花錢和不花錢、有約束和沒約束、有人監督和無人監督都一樣,房東和房客之間還會有那麼多的矛盾糾紛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