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江蘇一村莊村民「被超生」 關鍵人物離奇死亡(圖)

2010-11-15 09:19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孫敏省
孫敏省

50歲的山東漢子陳老五膝下有6個孩子,第六個孩子正是他的頭一個兒子。然而,陳老五沒有將兒子的戶口登記在山東老家,而是「安」在了20公里外江蘇省贛榆縣沙河鎮李曹埠村的一戶李姓人家中,可蹊蹺的是,李家並不知道自家的戶口上竟然多出了一個「兒子」。今年人口普查時,李曹埠村憑空多出65名「被挂戶」的「山東娃」,由此揭開一個超生利益鏈。

村民蹊蹺「被超生」

江蘇李曹埠村村民丁華(化名),已有一兒一女。不過,這名農村媽媽在今年8月被人口普查員告知,他們家的戶口自去年起「被登記」了一個2009年6月12日誕生、名叫丁天富的「二兒子」。丁華聞訊大吃一驚,她到鎮派出所的戶口登記庫查看,果然看到了「二兒子」的記錄。

奇怪,更害怕,丁華沒有聲張此事。巧的是,同村另一名媽媽趙麗(化名),也被告知戶口本上多一個叫做「趙曼羽」的「二女兒」,登記註明:趙曼羽於2009年8月12日「因誕生申報遷來」。 「這個孩子絕對不是我的。」趙麗找到李曹埠村所在的沙河鎮派出所,派出所讓她不要管。趙麗噤聲。

「這種事情,還不是上面的人想怎麼安排就怎麼安排。」趙麗激動地說。

在今年人口普查中,李曹埠村近五百戶人家裡,共查出了65個超生兒童。這些「被挂戶」的超生兒童是山東籍。有的人家被挂了一個,還有的人家被挂了雙胞胎。李曹埠村一名大隊幹部告訴記者:在與山東臨沂、日照交界的蘇北地區,存在「魯孩蘇養」現象。山東地區的很多超生戶為躲避山東省內的高額社會撫養費,只交很少的罰款,就能通過江蘇境內的村鎮幹部給孩子「裝」上江蘇戶口。

挂個戶口賺4萬元?

在贛榆縣做村幹部的,每年都會從鎮裡接到「任務」,以每村人頭數為基準,上繳社會撫養費。

李曹埠村原支部書記孫敏省的妻子李長芝透露,沙河鎮每季度召集村幹部開會,攤派稅費徵收指標。據李長芝回憶:攤派低的時候,一個人頭40元;多的時候,每個人頭90元。李曹埠村共有3000多人口,每年要背上多則26萬、少則12萬的稅費指標。自2005年6月擔任李曹埠村村支書起,丈夫孫敏省的主要任務就是籌錢,因為「誰能籌上錢,誰就當書記。」

偶然一次,孫家在外地的親戚告訴孫敏省,由於《山東省計畫生育條例》規定的超生社會撫養費一般在四萬元至十幾萬元之間,許多山東超生兒童都選擇落戶在社會撫養費「低廉」(一般是4萬元)的蘇北村莊裡,這些村莊也能夠獲得超生罰款。

於是,「魯孩蘇養」成了孫敏省快速籌錢的捷徑,因為孫妻李長芝就是山東臨沭縣人。就這樣,和孫家聯繫上的山東超生戶將他們的罰款匯入李曹埠村委會。在「打點」過派出所和縣婦幼保健所的關係之後,一筆社會撫養費以地方財務收入的形式進入沙河鎮政府的金庫,「山東娃」的戶口也悄悄「安」進了江蘇的村莊。

關鍵人物離奇死亡

「魯孩蘇養」最先在網路上被曝光。今年9月19日晚,央視新聞頻道《共同關注》播出了一則長達7分鐘的報導,曝光了李曹埠村的許多農戶被「安」上了一個或兩個陌生孩子的戶口。作為原村幹部,孫敏省也呈現在鏡頭中。

53歲的孫敏省,毫不躲閃地承認,自己曾利用個人關係,替「十多家」山東親戚家的超生子女在李曹埠村「裝」戶口,「裝誰家都可以」。

孫敏省還說,他通過在沙河鎮、贛榆縣裡的關係,從鎮派出所和縣婦幼保健所花錢拿到了用於給山東超生兒童落戶的誕生證明和戶籍證明。但在同一則報導中,沙河鎮黨委副書記王維有連用三個「不清楚」回應央視記者的疑問。他死死咬定:「肯定一個(安戶口的)都沒有。」

在這則報導中,孫敏省是唯一認可存在為山東超生戶花錢「安」戶口現象的人。有村民分析:孫敏省因為「沒有完成沙河鎮政府去年攤派的稅費與社會撫養費徵收指標」,已經在4月份被免職,所以敢說真話。

而待記者再要採訪孫敏省時,卻被告知:1個多月前,孫敏省已死亡。李曹埠村村民說,他們的村支部書記是被人灌了藥打死的。原來,就在央視播出報導第二天傍晚,孫敏省被叫到鎮政府。當晚,孫敏省打回電話說「吃虧了」,便再無回音。等孫家親戚趕到鎮政府大樓,大樓已被派出所人員封鎖。待到10月4日,孫敏省的家屬才被告知:孫敏省已於9月20日晚「喝藥自殺身亡」。

目前,這起蹊蹺命案正由贛榆縣公安局偵辦。

【探因】

「魯孩蘇養」揭示計生漏洞


由於地理關係緊密,魯蘇交界呈現了「候鳥式」人口流動。其中,也包含「被挂戶」超生兒童的異地撫養。記者發現:這一現像在南邊的江蘇被稱為「魯孩蘇養」,到了北邊的山東卻被稱為「蘇孩魯養」。顯然,兩邊的地方政府均不願承認「挂戶口」超生的孩子是自己一邊的。

在與贛榆縣一界之隔的山東省臨沭縣蛟龍鎮,記者獲得了一份《蛟龍鎮秋季計畫生育集中活動引產工作情況匯報》。上面寫道:「受地理環境和周邊現行生育政策影響,人口流動數量多,戶口空挂現象多,江蘇落戶多。」

據《中國審計報》報導早在2006年11月,江蘇贛榆審計人員便發現了山東超生戶到江蘇來繳納社會撫養費。 《中國審計報》指出:國家沒有統一的剛性標準,各省社會撫養費徵收標準存在明顯差別是「魯孩蘇養」現象的根源。

「在魯蘇兩省交界這一帶,兩地跨省婚姻多,許多農村人家的娘家、婆家就相隔一條路。生下來的小孩,可以上娘家住,也可以上婆家住。挂戶口、逃罰款的事情,在這些人家看來是習以為常的。」臨沭一名村幹部透露。

「挂戶現象,源於山東農民有強烈的生兒子觀念,山東罰得狠,江蘇罰得輕,超生戶自然流向了江蘇。」山東一計生幹部說。

現在,山東的計生官員已做好了接收超生兒童轉回關係的請求。但是,依照他們的邏輯,這些超生戶在江蘇「挂戶」屬非法手續,轉回山東仍可能面臨又一次罰款。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