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物價飛漲 提高通脹目標?

2010-11-11 23:28 作者:張經倫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編者按:繼「豆你玩」、「蒜你狠」、「姜你軍」之後,漲價新詞迭出,「油不得」、「豬堅強」、「蘋什麼」等反應物價飛漲的新詞展示著中國民眾的創造力。儘管中國社科院為通脹粉飾,當上街買菜吃飯掏錢感覺肉痛時,官方只能越塗粉越慘白。

通脹不期而至,房價不漲了,但居民的生活資料全面開漲。

與百姓生活息息相關的食品漲得讓人吃驚後再吃驚,大城市的青菜早已是過4元/斤,部分菜價兩年間翻了一倍有多,大米兩個月漲30%,金龍魚、海獅等品牌食用油迅速調價,平均漲幅達20%左右,小白領們吃的盒飯也是10元以下難找。

大宗商品交易市場上,糖價一路飆升,從2008年10月的2,800元/噸,一路飆升至目前的7,000多元/噸,漲幅高達150%。棉花價格也由年初每噸不到14,000元人民幣,漲至目前的每噸26,000元人民幣。

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帶來的輸入型通脹、和食品價格上漲引發的結構性通脹是中國當前通脹的特點。

儘管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9月份CPI同比上漲3.6%,創近23個月新高,但對食品漲價和大宗商品上漲的預期,10月份CPI上衝4%成了許多分析人士的共識,發改委官員甚至表示糧食價格等新漲價因素或讓內地CPI在11月份觸及5%。

面對通脹,中國官方號召居民忍耐,中國發改委宏觀經濟學會秘書長王建日前接受中新社記者採訪時指出,中國須忍受更高的物價上漲率。

官方學術界也開始為政府開脫,中國社科院近日建議,政府對價格控制的目標不宜定得太低,可考慮上調至4%左右。並做出美好的解釋:「一方面能為推動資源價格改革創造寬鬆環境,另一方面也有利於增加農民收入,消化過剩流動性,緩解人民幣升值壓力,改善收入分配關係。」也有官方專家表示,中國和西方不同,4.5%的通貨膨脹率是社會可以承受的。

種種現實及官方愚民信號表明,通脹已是目前中國經濟上的一大難題。儘管國家統計局發言人強調,官方並未低估實際通膨水準,但在獨立經濟學家謝國忠眼裡,目前統計數據嚴重低估實際通膨水準,物價上漲速度甚至可能已經達到兩位數,中國經濟的巨大泡沫「正懸在空中」。

通脹的原因簡單而又隱諱

毋庸置疑,通脹來自於錢多,錢多來自於濫發貨幣。

自 2008年提出經濟刺激計畫以來,中共刺激經濟的方法就是印錢。地方基礎設施的建設及其它計畫的資金,絕大部分來自於銀行借貸。2009年,銀行貸款近 10萬億人民幣,2010年這個數字可能是8萬億人民幣。2年來,中國M1(現金加活期存款)貨幣供給增長56%,M2(社會中貨幣加准貨幣)增長 53%。

此外,還有連年巨額的外貿順差,外匯儲備不斷增長也使數額巨大的貨幣進入中國市場。

天量的鈔票在市場中遊走,未能推高黑幕重重充滿垃圾企業的股市,卻將房價送上雲端。政府無奈的調控令游資與熱錢四處尋找出路,物資商品成了它們自然的落腳地。

另一方面,採用寬鬆貨幣政策的結果必然有通脹,通脹的大小取決於貨幣濫發的程度。不能說中共政府在做出一系列決策過程中沒有考慮到這個問題,但按照人所共知的原理,通脹對於政府債務來說,是起到了巨大的消減作用,這也是美國為什麼一意貶值美元的原因之一,中共不可能忽視這個原理。

截至2010年6月末,中國地方政府公開的可以計算的總債務超過8.42萬億元,已成為中國經濟的嚴重問題。這還不包括中央政府的數目不詳的債務。從政府角度來看,通貨膨脹是一個簡單的刺激經濟、同時掩蓋政府債務的方式。

中國一旦通貨膨脹,那些短期的與長期的國債、為刺激經濟承擔的貸款擔保、地方政府的巨大債務負擔等等,無形中全部降低,通過搶劫全體百姓的錢來緩解當局財政上的壓力、企圖解決錯誤經濟政策帶來的中國經濟問題,不能不說這是中共政府的一個經濟手腕。

通脹的掠奪性加速貧富分化

儘管中共官員及學者稱,中國須承受物價上漲,中國社會承受通脹的標準還可再提高,同時對通脹做出「美好」解釋。但事實上每一次通脹,都是一次社會財富的再分配。富者越富,窮者愈窮,社會兩極分化更加嚴重。

引起通脹的是增發貨幣。當貨幣增發時,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會承受貨幣貶值的同樣風險,離增發貨幣越近的人越佔便宜,他們可以在物價還沒漲起來的時候採購物品,購入資源;而離增發貨幣越遠的人,吃虧越大。當他們發現物價漲起來的時候,才猛然發現,存在銀行的錢已經不能再買得起原來想買的東西。

最先購買資源的權貴階層,到通脹時,手中的資源價格早已翻番,不但不受通脹影響,反而創造極佳利潤。而老百姓沒有什麼投資品來保值,只能是承受貨幣貶值的苦痛。

當然,離貨幣增發最近的人是那些官僚、官僚關係商以及能拿到貸款的大商人。離貨幣增發最遠的人只能是生活在社會下層的勞動者或窮人。

中國近三十年來出現過兩次較大的通貨膨脹,也讓中國的貧富差距上了兩個台階。

80年代末物價放開,解放一點思想的人開始拚命搶購物品囤積,城市居民排隊取款搶購商品,擠兌狀況嚇壞了銀行工作人員,生活資料價格漲上了天。1988年官方宣布的通貨膨脹率高達18.5%。

這期間,中國富起來第一批人。萬元戶常見起來,也催生了許多在當年聽起來嚇人的百萬富翁。貧富差距開始逐漸拉開。當然,通脹引起的一系列社會問題也間接導致了1989年六‧四事件的發生,舉國民眾在恐懼中哀痛。

第二次嚴重通脹發生在1994年,此前連續幾年的高貨幣量投入,使經濟充滿不確定性,投機資本開始炒作某些商品和沿海的房地產,也滋生了海南地產泡沫這個經濟奇疤。當年CPI的官方保守數據是24.1%。

這次通脹的結果,可以看到擁有上億資產的人不再是神話,豪富個體如雨後春筍,而底層百姓,一家人供不起一個大學生上學也成了常見的事。當然,豪富者權貴佔多數,貧窮者找不到什麼有地位的親戚。

無須搶奪、無須欺騙,通貨膨脹使窮人的財富不知不覺中流向富有的權貴階層。這是政策性掠奪,千真萬確。

基尼係數是衡量貧富差距的一個指標,國際上通用的警戒線是0.4。據聯合國有關機構測評,中國基尼係數在2009年已經達到0.49。據預測,2010年,中國基尼係數要突破0.52。貧富差距,可見一斑。

通脹使民生堪憂

當樓房價格上漲時,炒房是有錢人玩的遊戲;當股市成為資金的泄洪口時,那是有閑錢投資人士的歡宴。這兩種都與中下層百姓生活關係不大。當樓市和股市的吸金作用不被認可,通脹進入生活資料尤其是日常消費品領域時,那就是貧窮者苦痛的開始。

自2009年以來,諸多主要食品價格累積漲幅都超過30%。對於佔人口大多數的老百姓,收入的很大比例要用來購買食品。食品價格漲了30%,他們就得降低本來就很低的生活標準來應對。

儘管中國社科院為進一步通脹做出美好的解釋,按照歷史的慣例,這只能被當作是「替統治者進行鼓吹宣傳來愚民」的話,當上街買菜吃飯掏錢感覺肉痛時,官方什麼美好的解釋都成了被罵的理由。

國際上,通脹的警戒線是3%,這早已是共識。中共政權也將年內的通脹控制目標定為3%。但當這一目標在蹩腳的經濟政策下難以實現、實際通脹難以控制時,官員專家齊上陣,開始鼓吹通脹有理,標準尚低。這是中共式幽默,貽笑大方。

既然標準是可浮動的,相信當通脹達到4.5%的專家線時,不能排除政府的通脹標準會再次提高。但老百姓的底線能否再次降低,我們不得而知。

嚴重的通貨膨脹,從宏觀的角度看,中共政府可以減少欠下百姓的債務,從微觀的層面看,民生將更加艱難。貧富會加劇分化,社會矛盾會更加突出,導致的社會問題將層出不窮。中國社會能忍,但未必沒有限度。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