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當年紅衛兵44年後首次公開道歉引關注(組圖)

2010-11-07 00:27 作者:穆一然 桌面版 简体 16
    小字

文革
1968年,上海,某高校對「修正主義教育路線」的批判大會

文革
1966年9月,哈爾濱市「紅衛兵廣場」30萬人「黑龍江無產階級滅資造反點火大會」

【看中國記者穆一然綜合報導】南方週末4日發表《3名紅衛兵44年後向老師公開道歉》一文,分述三位在文革中被批鬥的教師其學生44年後親自登門道歉,文中揭露批鬥者與被害者雙方無法抹滅的陰影和痕跡,發人深省,連日來引起網友們討論,有人期待中共能對這歷史性的錯誤做出公開道歉。

86歲北京外國語學校退休教師程璧:你們帶了個「好頭」

10月21日《南方週末》刊登了申小珂和胡濱(化名)寫給程璧老師的道歉信,在信中退休工人申小珂請求:「請您寬恕我們。」

年逾60歲的申小珂回憶起在校時,曾戴著紅袖章高喊「打倒老師」,雖未對老師施暴,但他還是無法原諒自己:「我用各種流行的觀點攻擊過老師們,包括程璧老師。」同樣深感不安、現居國外的胡濱在信中這樣寫道:「在這個大雨紛飛的北國六月裡,我的心情格外沈重,羞愧難耐。」

79歲北京礦業附中退休教師李煌果 陰影終患抑鬱症

同樣年逾60的郭燦輝(化名)與老師李煌果在70年代達成和解,正式的道歉則在2009年7月11日下午4點,他面對老師及其家人,用5分鐘明確複述了自己當年的過錯,並三次深鞠躬以表歉意。只可惜當時李煌果只是坐在那裡,沒有表情,當晚她老伴在她意識稍清醒後,告知下午發生的事,她點了點頭。2001 年,李煌果被確診為抑鬱症,伴隨著嚴重的幻覺,對著明亮窗戶叫喊著「窗戶裡進來人了。要鬥我。」

81歲北大附中退休教師關秋蘭:你們也是受害者

現年81歲的北大附中退休教師關秋蘭不願意提及當年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批鬥,只是淡淡地說:「十年啊,根本沒有安穩過」。1996年一次學生聚會中,席間一名曾打過她的軍官學生以一個筆直的軍禮道歉,關很詫異表示「我記不得了」,並對同學們說:「你們也是受害者,過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自申小珂公開道歉信以後,激起校友網雪片般的回應,程璧非常感動,她回信表示:「我認為,你們也是受害者。那時不懂事的孩子跟著起鬨;懂事的孩子也有壓力,怕跟不上形勢,怕犯錯誤。」事實上,文革在這三位老師心靈深處留下不可抹滅且不願提起的傷痕,但是她們選擇原諒當年批鬥的學生。程璧和關秋蘭現在以」 孩子們「稱呼自己的學生,疼惜之情溢於言表。

時間可以沖淡一切,然而1966年夏天紅衛兵的虐殺和暴行至今仍駭人聽聞,從郭燦輝對南方週末記者的自述中可窺一斑:「當年對李煌果老師全部兩次傷害的細節是剃頭,從家裡揪出來跪10厘米寬的板凳並毆打。」報導中也提到,當年北大附中黨支部書記劉美德已有身孕,紅衛兵們把她剪成了陰陽頭,強迫她在操場上爬行,把地上污物強塞在她的嘴裡,用包有塑料皮的金屬條打她。據現有的公開資料顯示,在1966年僅北京一地的死亡人數便超過1772人。

文革的省思:偏離道德標準的教育

44年過去,很多被迫害者、迫害者和圍觀的人不斷的反思這場迫害的原因,據南方週末報導,當時受到迫害的清華大學附屬中學「文革」前的校長萬邦如,懷疑「文革」前的教育和「文革」暴力迫害有關。

1966年「文革」開始,清華附中的校領導把學生幹部大量地換成高級幹部子弟,還單獨給他們開會聽政治報告,強調階級鬥爭和所謂「培養接班人」,給他們和其他學生不同的待遇。「文革」開始後,這些高幹子弟成立了紅衛兵,開始了大規模迫害教育工作者的暴力行為。

「文革前教育屈從於強權,放棄了教育的標準,失落了教育的尊嚴,也在相當程度上導致了日後的災難。」當年是一名中學生的王友琴與萬邦如校長似乎異口同聲。

網友addans在《誰來接受紅衛兵的道歉?》的帖子中分析了文革前學校的政治環境和政治氛圍,指出中學政治課學的「社會發展簡史」已經把階級鬥爭的學說非常務實地滲透進了學校的教學生活。學生不光在學校時刻經受著是不是無產階級思想的考驗,而且還要接受非無產階級出身的子女「不宜錄取」之後到邊疆或是農場去的事實。在那個時候, 「聽毛主席話,跟共產黨走」、「黨指向哪裡,我們就奔向哪裡」成為了最簡單最重要的學生守則,成為了不容懷疑的政治教義;「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人民的殘忍」、「對待敵人必須像嚴冬一樣殘酷無情」也幾乎成了不可撼動的思維定勢。通過老師和校長多年如一日,喋喋不休、循循善誘、言傳身教地向學生灌輸這些也許他們自己並不真正相信的理論,然而當老師們被設定為敵人後,學生仍會遵從這些耳濡目染的「師訓」。

網友「冰環玉指」也犀利地指出:「紅衛兵是你們循循善誘教育出來的,你們教了他們什麼呢?說謊、仇恨、暴力、怯懦……從理論上說,每一個人的罪惡都是社會的罪惡,一個社會居然培養出一代紅衛兵。」

網友「我有暫住證」:「賬確實不能都算在孩子頭上。但一定要有人為之擔責。這個人一定是罪惡滔天的。算在哪個頭上呢?歷史也不能一筆糊塗賬。」
貓眼看人網友「蹉跎依舊」:「是個人的責任,該由個人承擔。是小集團的責任,則該由小集團來承擔。任何人、任何團體,都應對其犯下的錯誤承擔責任」。
有網友感嘆:「那麼何時政府才會給社會一個道歉?」

文革會不會再次發生?

文革會不會再次發生?addans的這段話發人深省:「如果把文革的本質定義為不允許個人的自由思考、自由表達以及自由選擇,被迫對強權屈服、逢迎。那麼,文革早就存在,源遠流長,滔滔不絕,至今也是風頭強勁,文革又何嘗離開過呢?1966-1976年的十年文革不過是其中一個華彩橋段。」

貓眼看人網友「生鏽關刀」深深憂慮:「現在還大唱 的紅歌,現在還大放的內戰片,現在更擴大了的官僚子弟集團,現在還在主流媒體佔領陣地的‘成王敗寇,暴力奪權’歷史教育,都孕育著下一代紅衛兵的土壤。」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