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河南驚現官商集體強姦買春 未成年少女成性奴

2010-06-27 11:16 桌面版 简体 10
    小字

近日,一篇題為《河南尉氏官商買春》的帖子出現在國內多家網站上。帖子上稱,河南尉氏水立方洗浴中心工作人員採取拍裸照、威脅、毆打等手段,強迫當地多家學校的中學生在該洗浴中心賣淫。此帖在開封一時間被傳得沸沸揚揚。

針對此事,開封市尉氏宣傳部昨日給記者傳來通報介紹:5月22日下午,尉氏縣中學生馬某在其校領導陪同下到尉氏縣公安局人民路派出所報案稱:5月21日其被他人強迫賣淫。接報當晚,人民路派出所就迅速行動,將尉氏縣城關鎮16歲無業女子卞某抓獲刑拘。

5月23日晚9時,又有兩名中學生在其監護人的陪同下到人民路派出所報案,稱二人和同學被三名女子帶至「水立方」浴場被迫賣淫。6月1日下午3時,在確認犯罪嫌疑人後,專案組連夜將3名犯罪嫌疑人抓捕歸案。據瞭解,三人均為女性,年齡都是17歲,為尉氏縣城關鎮無業人員。

6月6日下午,專案組又將涉嫌嫖宿幼女的42歲尉氏縣朱曲鎮人黃群州抓獲。6月10日,涉嫌介紹賣淫的犯罪嫌疑人張軍麗到公安機關投案自首。在此基礎上,專案組又專門組織人員深入開展走訪,又發現兩名受害人。

目前,案件涉及的「水立方」浴場、悅心賓館已停業整頓。涉案在逃的4名犯罪嫌疑人正在抓捕中。

其全文如下:

血波中的水立方

水立方,一個令所有中國人感到驕傲的名字,但是這個名字對於河南省尉氏縣的普通居民來說卻是噩夢。殘忍、暴虐、齷齪、陰邪、卑鄙、下流、骯髒、無恥、荒淫、污穢、醜惡、寡廉鮮恥、喪盡天良、滅絕人性、豬狗不如、豺狼成性、人面獸心……總之,人間一切醜惡的詞彙,用在這裡都絕不為過!

  這是一個風花雪月的場所。

  這是一個藏污納垢的場所。

  這是一個權錢交易的場所。

  這是一個沾滿了數十位花季少女的「處女之血」的場所。

  更主要的是:這裡是脅迫數十位花季少女留下「處女之血」的場所。

  對於它的締造者和使用者來說,這裡是人間天堂,是燈紅酒綠。

  對於少女們和他們的家長來說,這裡是人間煉獄,是終日飲泣。

  正義在哪裡?

  公道在哪裡?

  國法又在哪裡?

  政府官員不聞不問,因為他們是同謀凶犯!

  公檢法司視若罔聞,因為他們是家丁護院!

  看少女在他們的身軀下啜泣呻吟!

  看處女之血沾滿潔白的床單。

  看他們骯髒的排泄物玷污少女柔嫩的身軀。

  這一切的一切,是他們華美無比的盛宴。

  最後,當他們收起乾癟的男根,心滿意足的繫上腰帶,滿懷溫情的對剛剛被蹂躪過的女孩兒說——記著!你是賣淫!

  這是一種什麼行為?我們該用什麼樣的語言來形容這種行為?!

  這是一群什麼人?我們該用什麼樣的語言來形容這些人?!

  拿著人民賦予的權利荼毒人民,吃著人民的供養吞噬人民,敲骨吸髓、嚼肝吞心,齒間淌著人血,爪下掛著碎肉,眼中冒著紅光。堂前花團錦簇,房後白骨成山。

  一個聲音傳來——歡迎來到蠻荒邪惡的尉氏縣,歡迎成為我們的盤中餐!

邪惡詭異的「買處門」

河南尉氏縣的「水立方」縣城南的一處洗浴中心,一樣讓無數尉氏人刻骨銘心,一個讓尉氏縣民眾痛心棘手,傷心欲絕的所在。是連續多起的「買處」「姦幼」的案發地,據調查,眾多官員、商人參與其中。

尉氏縣城區幾個中小學校的多名女學生被迫向一些官員、商人提供性服務。長期以來尉氏縣縣委、政府及公安局等監管機構卻視而不見,至今不採取有效措施,使這種讓世人所不齒的惡劣行徑繼續極速蔓延,擴張。

2010年5月的12、15、16、19、22、25日,在「水立方」的娛樂中心,發生了十餘起政府工作人員及尉氏縣各界名流買春、嫖宿未成年少女案。來自新民街中學等三所中學的五六十名中學女生,被通過各種方式誘騙到「水立方」娛樂中心慘遭蹂躪。據受害者家長講,先期被以洗浴名義騙到「水立方」娛樂中心的女中學生,在慘遭蹂躪之後還被拍下裸照。水立方的組織者以裸照相威脅,脅迫這些女生回校誘騙身邊的女同學前來,如果完不成任務,就將她們的裸照張貼到大街上並傳到學校和其父母那裡,讓社會上都知道她們是壞女人、壞學生、壞孩子,讓她們今後永遠出不了家門。可謂惡毒之極!

多位受害者家長在得知自己的女兒慘遭蹂躪之後不敢到公安局報案,一、怕惹不起遭到打擊報復。二、怕給孩子今後步入社會帶來不利影響。有個別倔強的家長頂著社會壓力到派出所報案,警方非但沒有加緊破案為民除害,反而置之不理,百般刁難,甚至百般阻撓受害者家長說實話、討說法。

在報案無門之後,一些在鄭州打工的家長找到了當地《大河報》、《河南商報》以及北京多家媒體的記者。就在多位遠路而來的記者通過明察暗訪欲將這起數十名未成年女中學生受害的買處、嫖娼案查個水落石出之時,當地政府及公安部門非但沒有予以提供便利,反而對媒體記者的採訪活動進行了百般阻撓,並對記者人身安全進行威逼恐嚇。最後,這些行動自由和採訪權利完全得不到保障的記者,只好義憤地離開尉氏。

還在繼續,還在繼續

現在,尉氏縣「買處」「嫖幼」之風氣在尉氏縣地方官人、商人中大有盛行之勢,他們已把買處、嫖幼視為採陰補陽的一種時尚,形成了一種舉世罕見的「買處文化」。為河南這個中原文化大省又增添了極具特色的一筆!

這些官員和商人們沆瀣一氣,相互勾結,窮奢極欲,不顧一切地蹂躪未成年幼女,把她們當作發泄獸慾的「工具」,甚至於以「開處」數量多少而自豪,涉及在校學生之多,年齡之小觸目驚心。其行為喪心病狂、令人髮指!

尉氏縣縣委書記王國立你不是一位「愛憎分明、剛直不阿、清正廉潔的性格,讓尉氏縣許多幹部和群眾稱道、讚頌,心裏裝著群眾、眼睛盯著發展,又廉政剛直、大公無私、嚴以律己、勤政為民,是尉氏人民的好書記嗎?」人民群眾需要的時候你在哪裡?王國立書記你不是常常這樣說:「足寒傷心,民寒傷國。作為一名共產黨員,作為一名縣委書記,不為民辦事,不為群眾解決實際問題,我這個幹部就等於白當!」你真的是白幹了嗎?沒有!你在作秀!秀你的公開「選拔」卻不公示的競標、公拍斂錢術!言不由衷的表白只不過是掩蓋你的貪婪和奸詐,你豈能顧及尉氏縣民眾的生存、死活?

尉氏縣縣政府縣長範付忠你應是一位年輕有為的潛力股,也是尉氏縣民眾的希望!你的默默無為使你顯得是那麼的蒼白無力,民眾由希望變失望!你的活力哪去了?

尉氏縣公安局你們又在幹什麼?你們難道是瀆職和不作為嗎?你們是掩蓋醜惡和事實真相的監管者嗎?你們不是狼狽為奸共謀犯罪嗎?開封市公安局的蔡勇剛副局長你不是來尉氏監管而是來度假的嗎?尉氏縣公安局主管治安的副局長霍國防你負起責任了嗎?尉氏縣公安局治安大隊你們又在幹什麼?抓幾個受害的女孩子投進大牢就算「交差嗎?是誰傷害了這幫孩子?又是那些官員、商人傷害過她們?這些披著人皮的「官員」得到指認了嗎?又是誰通風報信放走主凶?為什麼要以「假」通緝來轉移社會民眾視線?隔靴撓痒是不能平民憤,安民心的,民眾需要真相背後的黑手得到懲罰和法律的制裁。

這一切的一切,給多少個家庭造成永久難以撫平的心痛和創傷,給社會上多少父母造成心理上的陰霾和痛苦,他們毀了多少個對美好未來充滿希望孩子們的心,讓陰影永遠相伴清純孩子的一生。

眼睜睜看著那些「買處」敗類逍遙法外,繼續禍害百姓,摧殘青春少女,如果我們除了憤怒也就是無奈,難道不可悲嗎?

有多少人會關心下一代!幼女的合法權利誰來保護?

誰來伸手救救尉氏縣這些無辜的未成年女中小學生。嚴辦這群披著人皮的衣冠禽獸!!!

苛政猛於虎

老子說: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孔子說:苛政猛於虎。殘酷暴虐的政治比老虎還要凶狠!現在我們要說,殘酷暴虐的政治、政策以及執行政策的人,比毒蛇還要歹毒,還要令人毛骨悚然,令人髮指,甚至比死亡更令人感到可怕!

赤裸裸的暴政,暴虐的政治,暴虐的政策,暴虐的官員,這是壞的政治,是與人民對立的政治;

家門不幸,生有孽子;國家不幸,有此賤臣;民族不幸,出此姦邪;人類不幸,當此孽畜不獸不禽不倫不類之怪胎。悲天,悲地,悲人!

嗚呼哀哉,痛心疾首,為尉氏縣人民悲哀!為中國人義憤。

救救尉氏縣中小學生!

救救孩子!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