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胡少江:中國在20國集團峰會之前展開 「貨幣升值公關」

2010-06-26 04:07 作者:胡少江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上週六,中國人民銀行宣布將「進一步推進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增強人民幣匯率彈性」。同以往一樣,雖然央行的決定仍然拒絕直接涉及「人民幣升值」這一關鍵詞,但是根據二零零五年七月那次「匯率形成機制改革」的經驗,在當前的形勢下,所謂的「增強人民幣匯率彈性」實際上就是「政府控制下的人民幣升值」的代名詞。央行的這一舉動意味著,中國政府終於改變了兩年多以來拒絕人民幣升值的政策,已經為人民幣升值開放了綠燈。

果不其然,在本週的匯率市場上,雖然人民幣的幣值在在中國政府的「導演」下也表演般的走了幾個前後徘徊的碎步,但是總的說來,其升值的趨勢十分明顯。在短短的三、四天之內,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便打破了持續二十七個月停滯在一美元兌換6.82元人民幣水平上的局面,突破了6.79的關口。其實,假使不是央行規定的對每天匯率上下浮動幅度的嚴格限制,假使沒有央行每天對人民幣匯價發布的參考價格和背後的強力操縱,人民幣升值的幅度一定會比現在要大得多。

近年來,不少從長遠考慮的經濟學者主張中國政府減少人為干預,讓人民幣按照外匯市場的需求實現升值。這一升值雖然也會有些副作用,但是總體說來對治療持續多年的中國經濟結構失衡症是一劑良藥。只有它才能夠止住沒有經濟效益的外匯儲備的盲目增長。這樣做不僅有利於改變中國經濟過渡依賴出口的扭曲結構,降低國內通貨膨脹的風險,更重要的是它能夠讓中國的增長釋放出對普通消費者的福利效應,改變那種用犧牲中國生產線上的工人的福利和健康來補貼發達國家的消費者的荒謬做法。

中國政府終於同意讓人民幣根據市場需求升值本不是一件壞事,但是考慮到中國政府所選擇的人民幣升值的時機,此次的人民幣升值顯然有著很強的「國際公關」考慮。就在不久前,包括國家主席胡錦濤、政府總理溫家寳、副總理李克強、王岐山以及央行行長、商務部長等人在內的中國高層多次否認中國政府有「操縱匯率」的行為,也多次表示人民幣現有幣值是合理的。但是為什麼他們突然又同意人民幣升值呢?關鍵在於中國主席胡錦濤的二十國集團峰會之行。

胡錦濤六月二十三日啟程前往加拿大多倫多出席二十國集團峰會,中國政府在六月十九日宣布同意讓人民幣有限升值。這兩個事件間隔僅僅四天的時間。而且宣布人民幣「匯率機制改革」與峰會的正式開幕也只有一週的間隔。而在此之前,不僅出席峰會的所有發達國家,而且幾乎所有出席峰會的發展中國家都表示了對中國政府利用操縱人民幣匯率支持出口的做法表示了強烈的不滿,美國總統歐巴馬公開表示將要在峰會上提出人民幣匯率問題。

顯然,中國政府搶在峰會之前宣布在人民幣問題上將採取相對靈活的態度是對國際壓力的一個讓步,意在通過此舉避免在二十國集團峰會上成為眾矢之的。中國的這一做法是明智的。否則,不僅中國主席胡錦濤將在二十國集團峰會上遭遇到1:19的非常尷尬的局面,而且人民幣匯率問題也將沖淡峰會的其它重要主題。但是,中國政府的這個決定似乎作的並不輕鬆。因為中國政府最不願意看到的是丟失面子,而在峰會前被迫做出這樣的讓步顯然多多少少有失中國的「大國面子」。至於中國高層為什麼非要等到離二十國峰會如此之近才在人民幣升值問題上做出妥協,其中的政治原因可能需要假以時日才能浮現水面。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