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林保華:「血汗中國」走到盡頭?

2010-06-12 00:33 作者:林保華 桌面版 简体 8
    小字

五月上旬,臺灣媒體報導:上海當局先前已請玉佛禪寺法師為世博會誦經祈福,5月5日更秘密決議延聘上海玉佛寺數十名高僧,為世博會徹夜誦經以便「消災祛火」,保佑世博會未來的運作順利。解放牛網還報導,上海玉佛禪寺啟建儀式4月28日(農曆三月十五)上午10時30分在大雄寳殿舉行。當天,玉佛禪寺一眾法師根據佛教儀規,透過誦經、佛事等形式,開始歷時49天的啟建儀式法會。據瞭解,法會期間僧侶將每天定時為世博會誦經祈福。

共產黨是無神論者,竟然要請高僧作法,為上海世博祈福,是否共產黨已經感覺到,來日無多了。果然世博開幕,問題不斷,甚至傳說有人跌死。由於參觀人數太少,上海的裡弄動員民眾為世博撐場。然而為了保住「人氣」,又要花費多少民脂民膏?世博恐怕注定要虧本了。

可是還沒有等到世博閉幕的「蕭條」,突然冒出富士康事件。也許當政者本來以為可以藉此把焦點轉移到外商,讓他們成為民眾的箭靶,然而對「血汗工廠」的討論,卻打到共產黨自己,可說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中國作為「世界工廠」中的「血汗工廠」一直為人詬病,如果這是出在其他落後國家,倒也罷了,因為那是社會發展的必經階段。然而中國已經跨越了資本主義階段到了人類最先進的社會主義國家,卻在上演馬克思、恩格斯當年所批判的血汗工廠,真是令人啼笑皆非。不論是馬克思、恩格斯的「共產黨宣言」或恩格斯的「英國工人階級狀況」,還是列寧的「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乃至毛澤東的「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現今的中國共產黨人,都是他們所批判的貪婪、野蠻、反動的階級。奇怪的是胡錦濤要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怎麼不把幾個大地主、大買辦拿來祭旗?難道是怕最後連自己都逃不掉?

但是這種「打著紅旗反紅旗」的情況不可能永遠這樣下去;上層建築與經濟基礎脫節的情況也不可能永遠這樣下去。也許,現在是快走到盡頭的時候了。那就是以富士康事件為契機,中國工人階級將從自發的經濟鬥爭,走向自覺的政治鬥爭。

過去中國共產黨在農村搞「無產階級革命」是一個歷史的誤會,那根本是一場痞子運動,這個消極的、腐化的部分成為革命先鋒,導致中國老百姓遭到浩劫。如果按照馬克思主義的原理,中國的經濟崛起,成為世界工廠,才有真正的工人階級;而擁有全國土地與充當紅色買辦的共產黨權貴,才是真正的中國人民的革命對象,中國進入貨真價實的「無產階級革命」前夜。

從各方面披露的情況來看,富士康算不了「血汗工廠」,頂多是「精神血汗」,也就是非常嚴格因而缺乏人性的管理制度。雖然許多農民工不習慣,然而,這不正是過去共產黨所聲稱的是工人階級嚴密組織性與紀律性的表現?正是這種嚴密的組織性、紀律性,才會形成有力的戰鬥團隊,為推翻共產黨做準備。這叫做以共產黨之道還治共產黨之身。

比富士康更殘酷剝削工人的,在中國比比皆是,如果富士康可以加薪三成,那麼中國的國有企業,應該加四成到五成。如果他們做不到,那是因為他們的許多資源,被共產黨官僚貪污了,那裡就更具備發生工潮的條件。當然,對著台商,中國官民乃至媒體,可以同仇敵愾,導致身為臺灣首富的郭台銘灰頭土臉。然而如果中國工人以這種方式來對付中國的官僚資本家,只怕得到的不是加薪三成,而是公安、武警的棍棒與屠殺;然而,也必將進一步激化社會衝突。

中國不只是血汗工廠而已,整個國家都是血汗國家。共產國家就是血汗國家:工人、農民受到殘酷壓榨,人命如同草菅,整個社會血淚斑斑,這才是問題嚴重的地方。血淚斑斑無法化解,只能演化成暴力連連。這就是世博前後發生多起校園屠殺案的原因。六一兒童節一位湖南永州(「苛政猛於虎」的地方)的保安槍殺三名法官,就是向社會顯示,他不會針對兒童,而是針對壓迫他們的「公檢法」。崇尚暴力的共產黨,不懂得什麼叫因勢利導,以為暴力可以解決一切,所以人民除了順民,就是暴民,偏偏就缺少公民,這是共產黨自己要嘗到的惡果。

血汗中國的走到盡頭,還包括中國經濟的困境。打壓樓市的進退失據;今年夏天中國五大銀行在A股與H股市場搶錢;中國去年的「國進民退」到今年突然要轉為「民進國退」等等,都在顯示中國政府的財力已經力不從心了。世博結束後,看老天爺是否能保佑中共了。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林保華所做的評論 2010.6.2)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