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前海歸高管:在富士康罵到狗血淋頭都習以為常

2010-05-30 07:32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據Snow介紹,她是2003年受美國公司的派遣,回到深圳富士康公司工作,儘管其時待遇很好,富士康深圳公司也提供了相當不錯的生活服務,包括住房和保姆服務,上班有車接送,但因無法接受深圳公司的管理文化,一年後毅然辭職,離開深圳回到美國。

晚上9點下班驚呼「這麼早」

Snow認為,在深圳公司工作最大的考驗是工作壓力相當大。她說:「我們每天最少工作12小時,電話必須24小時開機,雖然沒有人威逼你這麽做,但你桉頭上有永遠做不完的事情,工作12小時做不完就做14個小時,或者16個小時,作為中層官員是這種狀態,你可想而知基層的員工面臨多大的壓力。有天晚上我們完成工作後,忽然發現四周的寫字樓人都走了,當時是晚上9點多鐘,我們竟然驚呼「怎麼今晚這麼早可以走」,你看看人到了甚麼樣的狀態?」

「我有一次到基層去用廁所,發現女廁所的門面上寫滿了員工受到管理層侮辱、謾罵的事情,一段一段像小說。這是富士康特有的現象,女廁所門板上寫滿的不是黃色的語句,而是員工的申訴。這些申訴文字據說很快就被管理者塗掉,然後不久又有新的內容寫上去,員工在高強度的工作壓力下,沒有一個釋放的方式,只有透過這樣的方式來減壓,他們內心的壓力可想而知。」

「罰站區」確有其事

當主持人問到網上傳說的「罰站區」時,Snow承認確有其事。「有天我帶美國的客人參觀廠區,看見有一個地方被圈出來,美國客人問我這區間是作甚麼用的,我都不好意思跟他們介紹,而事實上我知道那是罰站區,我也看到過有人站在罰站區內,他們是甚麼人,是屬於哪個部門的,我無法知道。」

作為一個中層管理者,Snow稱最難以面對的是上級對下級的辱罵。「這與美國的文化完全不同,在美國,雖然有上下級的區別,但這僅僅是分工的不同,彼此的地位是平等的。但在深圳富士康,上級對下級,外來官員對本土員工的歧視相當嚴重,那種責罵可用狗血淋頭、竭盡謾罵來形容。當然,大家都好像習以為常,因為所謂高層、中層,也常常被他們的上司當眾辱罵。」

Snow在節目中表示,因為確實無法適應富士康深圳公司的這種管理文化,尤其是精神上的壓力,所以,她在深圳只工作了一年,就結束了海歸的念頭,逃回美國。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