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安徽一小學生和老師頂嘴 被老師毆打後死亡(組圖)

2010-05-27 01:45 桌面版 简体 7
    小字

安徽省亳州市譙城區道東小學六年級學生徐奧,在教室裡和班主任頂了兩句嘴,班主任候老師就抓住徐奧的頭髮往身上猛踢,致使徐奧摔倒,頭部撞牆,造成徐奧頭顱內血腫,在隨後的幾日內,病情嚴重惡化,頭顱內大面積出血,經西安第四軍醫大西京醫院搶救無效,於10年5月20號去世,一個12歲少年的生命就這樣喪於「育人子弟」的老師手中,其母親由於失子心痛,心臟病發作也在醫院進行搶救,雖然已經報案,但警方如今也沒有任何措施,據說校方上面有人,當地媒體也不敢報導,試問公道何在?天理何在?

安徽一小學生和老師頂嘴 被老師毆打後死亡

安徽一小學生和老師頂嘴 被老師毆打後死亡

4月28日上午11點左右,侯曉陽老師在道東小學六年級二班上語文課。快放學的時候,侯老師問徐奧:「你訂報紙的錢咋還不交?」徐奧說:「就是不交。」侯老師說:「你再唧唧一句?」徐奧說:「我就唧唧你能咋著我?」這時,侯老師「扑哧」一腳把徐奧的課桌跺壞了,課桌正好擠在徐奧的上腹部,只聽徐奧「啊)的一聲,眼前一片漆黑,趴在被侯老師跺毀的課桌上。接著,侯老師走到徐奧跟前,抓住徐奧的衣領從座位上拎了出來,然後朝徐奧的後腿彎猛踢一腳,徐奧後腦杓著地,頭部流血,暈過去起不來了。侯老師見狀,不但沒有收手,把徐奧拉起來,又連扇兩記耳光,還抓住徐奧的頭髮往牆上連撞兩次,徐奧再次昏倒在地。當時,徐奧的頭部多處流血,兩耳紅腫,一隻耳朵有兩隻耳朵加起來那麼厚。侯老師還是不肯罷手,又把徐奧拉起來,又跺一腳,徐奧又一次昏倒在地。這時,徐老師的鞋掉了,把鞋穿上之後又跺一腳,徐奧倒在地上再也起不來了。幾分鐘後,侯老師把徐奧扶到在座位上,哄他回家後不讓跟家長說。放學後,侯老師讓幾位同學帶他回家。

徐奧的家住在亳州市經濟開發區木蘭新村。徐奧的冰棺放置在大門外,一家人哭成一片。

徐奧的父親徐建立哭泣著,「孩子從學校回來後,捂著肚子一個勁兒地哭,還吵著頭痛頭暈,我問清咋回事以後,看他的後腦杓有一處大血包,頭部左邊有兩處大血包,頭部右邊有一處大血包,右肩部有出血點,左腿關節外傷性紅腫。接著,我就和家屬領著孩子去找校長葛傑,當時葛校長連看也不看,家屬就說,你有沒有兒女?這時,葛校長才看了一眼。然後,我們和侯老師一起,帶著孩子到亳州市人民醫院做了CT,由於CT片子一時拿不出來,孩子又沒住院,我們只好回到道東小學,在學校附近的魏園村衛生室吊幾瓶消炎水。等CT結果出來之後,才知道問題的嚴重性,就在亳州市人民醫院住下了。住院3天,葛校長一直沒露面,還對外說我兒子是血管瘤,不是打的。由於孩子的病情不見好轉,5月1號我們轉院到合肥,那裡的專家也不敢確診,建議我們去西安第四軍醫大學西京醫院治療。5月 13號,我們來到西京醫院做了CT和X線攝影。CT檢驗報告單診斷意見上說,我兒子根本不是什麼血管瘤,是右側額頂腦出血灶及腦室內積血,顱內動脈血管未見明顯異常畸形,血腫周緣動脈受壓、移位。X線攝影檢查報告單診斷意見上說,右中肺野感染,並膨脹不良。得出這樣的診斷結果後,我跟葛校長打電話,葛校長卻置之不理,要我去找她的法律顧問,後來我又跟她打了三次電話,老師校長都沒去。5月13號下午2點40分搶救無效,就……,孩子在去世前還跟我說,俺爸,我想上學,可是被候老師打成這樣,我沒臉再去上學,俺老師連句道歉的話也沒有……」

作為社會最底層的我們,到底該怎麼辦? 希望廣大的網友幫幫忙。 讓那些凶手知道 世間還有「公道」。他們學校校長 把亳州公共安全專家局買通了還有公道嗎?還有王法嗎?還有天理嗎?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