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拆遷的戰爭

之一:挖掘機、消防車與燃燒瓶

2010-05-17 23:50 作者:杜斌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之一:挖掘機、消防車與燃燒瓶

挖掘機爬來了。消防車爬來了。警車爬來了。警察爬來了。拆遷大軍爬來了。

地震來了。潘蓉想。

1

地球尚好。只是潘蓉的房屋要震了。

潘蓉,43歲,原籍中國,上海人。她和丈夫張龍其在1997年加入紐西蘭國籍。祖上遺贈下來的產權房,仍在上海閔行區華漕鎮吳家巷村;她在2005年改建,修成近500平方米的4層小洋樓。

但美景不長。這棟小洋樓地處虹橋機場旁,要為上海2010年世博會讓路,上海虹橋機場要擴容。拆遷方是上海機場集團,給出的拆遷面積、房屋估價和補償金額太少,潘蓉無法接受。但身經百戰的拆遷方和政府掌權者能接受;閔行區房地產局送來強制拆遷行政裁決書。

潘蓉和張龍其告訴拆遷方:如果有法院的合法判決那麼我們將絕對服從拆遷。拆遷方拿不出法院文書。潘蓉給紐西蘭駐滬總領事館和上海市政府打電話陳情。無濟於事。

張龍其似乎知道法律只愛有權有勢者。他將汽油灌進啤酒瓶,自行製造燃燒瓶,還拿出準備帶回紐西蘭打野鴨子的弓弩當武器。但潘蓉認為繁華大上海一定是守法的,畢竟自己是外籍人士,上海還是要講究國際影響的。她說:「總不會一點道理都不講吧?」

2

但法律卻像房子一樣是守不住的。

挖掘機碾著2008年6月12日清晨趕來:閔行區政府、房地產局、城管局、華漕鎮派出所及華漕鎮政府動遷辦等拆遷職能部門來了;潘蓉和張龍其驚醒。夫妻倆知道大事不好了,請表弟徐均在房間照顧5歲的兒子。數十名拆遷大軍列隊,警察迅速拉起警戒線,圈起小洋樓;數臺挖掘機隨時打前鋒,兩臺消防車隨時準備扑滅被強遷者的怒火。

警車趴著。警燈閃著。警察看著。拆遷大軍笑著。肚子喝滿水的消防車顫抖著。挖掘機嘔吐著一個又一個黑煙圈。

潘蓉急忙給紐西蘭駐滬總領事館和上海市政府打求救電話,沒人聽電話。撥打警察緊急求助電話,警察拒絕出警,稱:這是政府在執行公務。

救命稻草沒了。怎麼辦?

潘蓉和張龍其翻出一瓶威士忌,灌下一大口壯膽,爬上房頂平臺。張龍其的武器:一架黑色的弓弩、一堆啤酒燃燒瓶;潘蓉的武器:一個小電喇叭。

3

潘蓉示警,她持著電喇叭喊道:「我們是紐西蘭公民。請你們不要做出任何的舉動,否則會發生流血事件。」

一個比潘蓉的小電喇叭更大的大電喇叭回話:「不管是哪個國家的人……不遵守中國的法律……要遭受查處。」

查處的挖掘機開始攻擊,揮舞著鐵爪,抓向孤零零的小洋樓,抓向潘蓉和張龍其,抓向躲在房間裡的徐均和5歲的幼童,像軍人敬禮。潘蓉在小電喇叭裡喊道:「你是什麼法律?你代表法院嗎?」大電喇叭短暫沉默,回話:「你這個賣國賊!」

小喇叭與大喇叭大戰。響聲在四周林立的腳手架和起吊機間爬升。警察看著。警燈閃著。警車趴著。挖掘機嘔吐著一個又一個黑煙圈。喝滿水的消防車顫抖著大肚子。拆遷大軍騷動,像槍膛裡待命的子彈。

張龍其焦急地看著房前房後,提防挖掘機上來敬禮。

4

小電喇叭喊道:「如果有法院的裁決書那麼我歡迎你們進來……」,「侵佔我的財產……我就要以暴易暴」。

大喇叭閉嘴了。該由挖掘機和消防噴水龍頭回話了。挖掘機一下又一下敬禮,消防噴水龍頭一陣又一陣嘔吐。水泥混凝土圍牆拼盡最後一口氣,倒下死了。

潘蓉和張龍其不願意讓自己倒了。潘蓉丟下小電喇叭,拿起自製的燃燒瓶,點燃,奮力拋向不停敬禮的挖掘機。

她後來在法庭被告席上說:「不想自己的家園就這麼眼睜睜地被人毀掉。」

5

但政府的拆遷大軍決意要毀掉這一切。像挖掘機的敬禮,像消防車的嘔吐,燃燒瓶咳出的火與敬禮的挖掘機親吻。成團的火球,散開,再聚攏,朝上爬升。鑽、散開、往上鑽、再聚攏、使勁往上鑽。散開、往上鑽、再聚攏,像上海新的地標建築——東方明珠塔誕生了。

消防噴水龍頭嘔吐,對準火舌,也就是對準這座幻影中的東方明珠塔嘔吐。

6

燃燒瓶咳出火。挖掘機愈戰愈勇。

消防噴水龍頭對準火,對準赤手空拳的潘蓉,對準背上斜挎著派不上用場的弓弩的張龍其,對準小洋樓,對準5歲幼童的哭聲。

燃燒瓶咳出火;挖掘機向二樓敬禮。放下、再敬禮、半邊陽臺沒了。

幼童呼喚媽媽:我不要死,我害怕。

7

潘蓉也害怕;張龍其同樣也害怕。小人物沒見過這樣的陣仗。

消防車不停地嘔吐,挖掘機不停地敬禮。嘔吐。敬禮。嘔吐。敬禮。

8

消防噴水龍頭越嘔吐越有勁。看,都嘔吐到了4樓,嘔吐到了夫妻倆身上。

拆遷大軍向夫妻倆投擲石塊。一個比一個投得准。夫妻倆笨拙地閃躲。拆遷大軍的統帥似乎無法忍受這種愚蠢的閃躲了,一聲令下:扒倒門窗。

一臺挖掘機敬禮,笑著刺進防盜門。防盜門倒下死了。

是時候動手了。衝刺。數十名拆遷大軍從破損的洞口爬入。像子彈爬出槍膛。警察笑了。統帥笑了。挖掘機敬禮更快了。消防噴水龍頭嘔吐得更劇烈了。

樓上的夫妻倆似乎哭出聲了。

9

哭是有理由的:夫妻倆很快倒霉了。

拆遷大軍把這對可憐的夫妻押出樓來。反剪雙手。潘蓉在前,張龍其在後。

拆遷大軍似乎無法忍受這對夫妻的狼狽樣,一擁而上,摁倒、跪地、打。

10

警察似乎無法忍受這對夫妻的狼狽樣,站在警戒線旁,笑;打開警車後門,拎著手銬,迎候夫妻倆的光臨。

11

警燈閃著。警車趴著。警察笑著。

警車張開不大不小的口,正好把夫妻倆吞了。手銬是鎮靜劑,夫妻倆安靜了。

夫妻倆很快被嘔吐進了監獄。罪名:妨害公務。

喇叭戰。肉搏戰。前後2個小時。拆遷大軍把4層小洋樓吃了。

12

挖掘機爬走了。消防車爬走了。警車爬走了。警察爬走了。拆遷大軍爬走了。

該是別處地震了。或許臨到地球了。

13

在上海。哺乳動物之間的戰爭。2個小時。什麼都可以沒了。


之二:就是共產了你的財產

人物:金月花,女,46歲

採訪地點:北京,2009年10月1日

1

我是個體工商戶,開餐飲店。店面336平方米,其中有270平方米是營業用房,是我的合法私有財產。

2000年10月17號,官商勾結,動遷公司強拆我的房子。我不在家,他們撬鎖開門,把我的居住房和營業用房全都剷平了,什麼物件都沒有拿出來。

2

拆我的房子,政府沒有公示,也沒跟我溝通,什麼都沒有。

起訴,到政府部門去查材料,我才知道:動遷公司拆我的房子,沒有拆遷許可證,也沒有任何的合法手續。

法院判決說:動遷公司沒有拆遷許可證,可以先拆遷後補辦。

3

我依法上訴到最高法院。都是敗訴。上海有幾千像我這樣的案例,沒有一個贏的。

法院判我輸,實際我沒輸,法院是為政府和動遷公司服務的,不伺候我。

在閔行區法院,每一位法官都得到動遷公司贈送的一套房子。

一個法官告訴我說:我們知道你冤,但再告也不會贏的。

4

我上訪10年,赴京89次,不斷給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和國務院總理溫家寳寫求救信,現在已寄出15,000封信。沒有回音;我知道沒有用。但做總比不做好。

閔行區信訪辦官員李致峰警告我:你上訪去聯合國都沒用。

5

我問區長金士華:政府怎麼可以搶老百姓的合法財產呢?

區長金士華答:這房子,我們看上了,就是我們的了。什麼叫共產黨?共產黨就是共產了你的財產。我說:你們這樣子是犯法的。區長金士華答:犯什麼法?我們就是法!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