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回國七天感受:三座城市三張臉 (圖)

2010-05-17 22:07 桌面版 简体 7
    小字

登陸加拿大快要滿三年,最初的文化激盪和生存困境已經過去,對於新環境也漸漸適應,在習慣加拿大安寧平靜的同時,似乎激情也在慢慢消退。然而這次跟隨男友去中國出差一週,卻抑制不住想要跟大家分享一下親身體會。

北京篇

在上海的時候也不是常有機會去北京,一轉眼已闊別8年。自從前年在多多激動的看完北京奧運,就特別想要親眼見見鳥巢和水立方。剛下飛機,就感覺到北京城整潔如新,更一如既往的保留寬廣豪放的皇家風範。

和司機聊起來,百姓眼中,北京的確受奧運之益無窮,城市建設速度驚人,環境改善了很多,連空氣也明顯好轉,今年的沙塵暴只有一次。一邊聊,一邊由衷的為祖國驕傲。

其間男友想用英文插話,司機卻神情漠然。原來司機不懂英語。我詫異的問道,奧運時政府不是對出租車司機有英語培訓嗎?司機解釋說的確上過幾堂課,但是現在北京的司機大多是郊縣的農民,大家文化底子薄,所以全忘了。「城裡人不干的哥這行了,掙的太少!」我笑著教育男友必須抓緊學習中文才趕得上形勢需要。

第二天先去故宮,男友大開眼界,深深為中國的輝煌歷史折服。因為我已經來過幾次,所以這次就留心了一下身邊的人群,感覺真是全世界人民都集中在這裡了,各種膚色,各色人等大集結。但是從穿著打扮,舉止習慣還是很容易分辨各人的來歷。當然大家都在嘖嘖讚嘆中華民族歷史的奇蹟。

從故宮出來後,就被一些陌生人團團圍住,問要不要坐黃包車轉轉北京的胡同,半小時,一共80元。雖然不算便宜,但價格也能接受。跟著其中一位走出紫禁城,到了跟前才知道只是改裝的普通三輪車,非常破舊。

導遊帶領我們走街串巷,經過一些古老失修的胡同,我問現在這些房子誰在住呢?導遊回答大多數租給北漂族,20平米一個月也要1500元。價格不菲呵!到終點後我拿出錢包,遞上80元,不料導遊臉色一變說,兩人要收160元。剛才明明說好一共80,怎麼轉眼就成160了呢?導遊分辯道:我剛才的意思是一人80。

雖然還是爽快給了錢,一是不想吵架破壞心情,二是不想讓男友知道北京導遊的小騙局,心裏卻堵得慌。

去鳥巢和水立方時正好看到城管和小商販起爭執,動起手來,覺得可能是官欺民。男友幫我在鳥巢留影,旁邊一位滿面笑容的大姐手持一臺數碼相機也給我拍照,說她的技術更專業,並且現時洗印,如果覺得好,可以買下,20元一張,不喜歡不要也可以。於是我沒有拒絕。

轉眼閑來了一位男士,應該是她的拍檔,告訴我照片已經沖印好,一共12張,現在就要給錢。我很詫異,這照片我還沒有看到,也沒有選中哪張,為什麼要全部買下呢?

男士立刻橫下臉來威脅說:我們拍的時候你怎麼沒有說啊?而且張張都很好,為什麼不要?已經洗出來了,我們的成本怎麼辦?我心中直冒火,但也不想就這樣讓他們得逞,最後胡亂選了5張,給了100元了事。回過頭來想想,這樣的非法小商販實在應該被管管。

在北京的最後一天抓緊時間去吃牛蛙火鍋,在多倫多很難享受到。男友不吃這些,我就一個人打的去一家著名的牛蛙館.

剛坐下,夥計就上來問要多少,我回答說就一個人的量吧。夥計說,對不起小姐,我們這裡2斤起賣。我問:那我一個人吃很浪費吧?大概是怕我走人,夥計連聲說不會,像您這樣的,兩斤沒問題!

一個碩大的火鍋上來後,我全力以赴,最後吃到肚滾腰圓,撐得難以起身,火鍋裡還有大半鍋牛蛙。不禁開始懷疑自己:「像您這樣的」,難道我看上去就這麼能吃?是不是該減肥了?

牛蛙這東西又很難打包,付帳時我不禁嘮叨了一句:實在太可惜了。服務員忙著數錢,一邊笑答沒事沒事。也許是在加拿大受到的影響,我不再習慣浪費。但是這樣做生意,實在讓人嘆息。中國不也正面臨資源短缺

上海篇

住在香格里拉酒店,面對黃浦江對岸剛剛落成的新外灘,才知道上海今天有多麼美麗!即將迎來世博的上海的確風情萬種,尤其是浦江兩岸。流光溢彩,燈火璀璨,書寫下夜上海的華麗樂章。各種不同風格的現代高樓不斷拔地而起,世博各館也已初步落成。

香格里拉酒店裡,幾乎每隔十米就有人向你微笑,並且為你指路,的確讓自己有貴族的錯覺。走進電子預告屏,發現一天之內酒店的新聞發布會,大型論壇就有14個。

上海的電視屏幕更加熱鬧,舞臺也更奢華,以前的同行們各領風騷。然而走出酒店走進百姓生活時,就有另一番滋味了。

父母嘮叨的最多的是上海的高物價,自己也抽空去長樂路淘寳,一條普通的短褲也要400元起,算算真和多倫多差不多。一位女友忙於事業,根本沒有時間談戀愛,結果形成惡性循環,現在還形單影隻。

還有一位以前的80後同事,一直認為他才華橫溢,人品出眾,最近卻娶了一位不甚理想的妻子,最後他向我道出心事:原來在上海就是蝸居的故事重演,沒有房子根本別想有人嫁給你。而上海的一套普通房也要100萬以上,一般的上班族怎麼買的起?「至少她不用我拿出房子來吧!」

金茂大廈附近一座更高的建築已經在浦東笑傲群雄,我們離開前帶著爸媽登上世界環球金融中心91層高樓的餐廳享受午餐,進入大廈前還需通過安檢,戒備森嚴。吃的東西當然不便宜,更絕的是風景。

由於去的那天是陰天,所以91樓上,全是霧濛濛的一片,什麼也看不見。我問服務員,什麼時候可以欣賞到上海美麗的全景呢?他說:「要碰運氣的呀!不過最近上海都在陰雨,而且就算是晴天也要看能見度有多少的呀。」

我們只好自得其樂的在霧中合影留念,好歹上海最高最貴的餐廳我們也到此一遊。

蘇州篇

中國之行雖然短暫,最後男友還是抽出一天陪我去蘇州祭祖。途中出租車司機停車向一位老農問路,老農手持鮮花,一看便知是當地賣花給訪客祭祖的商販。老伯解答後我們為表示感謝,就買下了他的鮮花,5元2束。

這時跑上來一位老太,年紀和老伯相彷,70多歲,滿臉皺紋,也拿來鮮花在車窗前搖晃向我們推銷,不願看她失望,我們準備也買下花束。正在拿錢之際,老太卻消失在窗口,原來老伯一邊大聲責罵,一邊將老太推倒,同時把他自己的另兩束花塞進車窗,從我手裡拿走了錢。老太不憤,又站起來推搡老伯。因為用力過大,車窗上的塑料雨篷也被撞碎了。

司機雖然生氣,卻沒有跟他們計較,一邊搖頭一邊趕緊把車開走。路上他告訴我們:這些老農真的很窮,不可能有錢賠償的。就自認倒霉吧!經過了這樣的情景,我不知為何覺得特別心酸:才5元人民幣,值得這樣拚命嗎。

掃完墓,去蘇州著名的拙政園,曲逕通幽,小橋流水,比我出國前整修得更加完整,清潔,秀美。男友感嘆這聞名於世的園林藝術,和加拿大的雄偉壯觀,渾然天成完全是兩種風格。然而就在蘇州古老的護城河邊散步時,卻也看到了另一種風格──有人在街頭隨意小便,吐痰者更是比比皆是。

為了證明「中國的肯德基更好吃」,在蘇州火車站我拖著男友進了肯德基。沒想到人山人海,好不容易買到了食物,上了樓,卻沒有座位。仔細一看,有很多人早已吃完,或者在打牌,打遊戲,聊天,發簡訊,但是對於身邊拿著食物等位的人神情冷漠,根本不予理會。

結果我和男友站著把東西吃完了,不少人都和我們一樣。直到我們吃完,那些人還遲遲沒有離開的意思。男友奇怪的問道:這些座位不是用來吃東西的嗎?

後來在回程的路上,我追問男友,你對中國的總體印象到底怎樣?他想了一下,最後回答說,中國還是一個發展中國家,很多現象可以理解--I Love China。

短短的七天中國之行,卻經歷了許多。上海香格里拉的外灘美景,優質服務,北京故宮的壯美深沉,蘇州拙政園的秀麗雋詠等等,特別是中國充滿活力的高速發展,一日千里的城市建設都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但是,在日益強大的同時,由於貧富差距的加大,加上信仰真空,人與人的關係也更加緊張,功利。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人民素質的提高還要假以時日。遍地都是成功機會,也處處都有不公平。似乎,離和諧這兩個字,中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說實話,在哪裡生活都未必是天堂,最重要是瞭解自己想要的,然後去尋找合適的土壤。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