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南鄭縣三年狂征數千畝 失地農民緊急呼救(組圖)

2010-05-15 09:58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近日因幼兒園慘案成為媒體焦點的陝西漢中市南鄭縣,有城郊村民反映當地政府瘋狂征地,其中大河坎鎮08年以來就有約四千畝的農田被非法徵用,至今未曾停止。征地暴力連連,維權代表反覆被羈押的情況下,他們依然相信法律和正義,不斷上訪和呼籲。以下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導。


圖片:上月該鎮征地中被打傷的村民 (村民提供/記者丁小)

位於漢中市郊的南鄭縣大河坎鎮中所營村上週貼出公告稱,該村156畝農田被縣政府徵用要建「時代廣場」,該村六十八歲的村民李金義(音)說已經經歷了幾次征地,吃飯都有困難的村莊實在負荷不了一個「時代廣場」了:「現在又在征地,打得名義是修這個時代廣場,貼了佈告叫農民不能再種了,他們要圍牆,實際上是給房地產開發。把我們土地征完,生活都沒有什麼依靠了。我們整個南鄭縣現在就是土地財政,黑暗的南鄭、腐敗的漢中,把農民逼到死亡線上了。請救救我們這些弱勢群體,這幾年真的是很難熬啊!」

上個月同鎮的三花石村就曾發生村民阻止徵用170畝基本農田建所謂的「國際頤養院」時,被開發商派人打傷。

另外,鄰近的漁營、店子街、大河坎相連的三個村的村民反映,07年年底南鄭大道東段擴寬改造工程,縣裡以荒地上報獲得省政府批複數百畝,卻以此徵用了幾個村的四千多畝的良田,同時還包括約三百戶農家的拆遷,目前多數人在別處租房甚至搭建簡易窩棚維生。去年12月,縣政府曾兩次組織幹部、警察、甚至打手數百人,對保護農田的村民暴力驅趕。

漁營村村民庹瑞蓮說:「他們利用修建公路,一共佔了我們四個村加起來四千多畝地了,開發商和政府都有組織打群眾的。寫材料找政府,不理你;寫狀子告他們,法院也不立案。我們這些遵紀守法的公民,房子拆了到現在一家老小沒地方住,在大河邊一個長了野草的廠房院牆邊搭了兩個石棉瓦棚。沒有人管你,往上級上訪上一次關一次,我已經被政府關押了三次了,一次五六十天、一次十天、一次九天。 」


圖片:上月該鎮征地中被打傷的村民 (村民提供/記者丁小)

本臺週五致電大河坎鎮政府詢問大幅征地用途,工作人員態度傲慢:「不知道,無可奉告。」

而南鄭縣城鄉規劃建設管理局工作人員回應查詢時稱,大河坎鎮這幾個村有城市道路的工程,但不知道佔地面積和閑置情況:「 沒有哪個情況,這個我不大瞭解。(那邊有什麼城市建設麼?)應該有吧!(什麼類型的建設)基礎設施建設,像城市道路這些公益性的。」

南鄭縣國土資源儲備交易中心工作人員透露,四月底經過他們掛牌拍賣的店子街村一百多畝地將建住宅:「住宅用途、前不久賣了,店子街南鄭大道以南的一塊。最近沒有別的。」

08 年來,該鎮的征地多以每畝7.3萬元給村民買斷,目前已經圍牆準備建房的店子村地塊是以每畝58萬元給開發商,村民所得的補償僅佔土地出讓金的一成,房屋拆遷補償也只是法定標準的一半甚至更低,店子街村的維權村民張金禾告訴記者:「縣裡面給的是七萬五,經過鎮村兩級,到老百姓手上又少了兩千一畝。他們賣給開發商是58萬一畝的。」

各村維權骨幹多有反覆被羈押的遭遇。店子村的張金禾三次被關押,其中一次被以 「拒不執行裁定」為由逮捕送上法庭,雖最終判無罪,但被關了九個月:「08年挖房子把我關了十五天,09年把我從北京弄回安了個‘拒不執行裁定罪名’,說我自己沒把房子拆了,就這樣關了九個月。」

中所營村的李金義(音)週四接受本臺採訪時正準備起行再次往北京上訪,不但反映征地問題,也要上訪公安部就自己多次被以辦學習班名義關押討個說法。 「 把我們非法居留一個地方說是學法,一關五十多天。他們都不懂法,叫我們去學法,我們上訪不犯法,憑什麼拘留我們? 」

来源:自由亞洲電臺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