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曾慶瑞直言《愛情》低俗 國家級「醜寶」趙本山惱羞成怒(圖)

2010-04-14 21:48 桌面版 简体 12
    小字


中共國家級「醜寶」趙本山。

據《羊城晚報》報導,前天(4月12日),中共國家級「醜寶」趙本山在北京為自己的電視劇《鄉村愛情故事》召開研討會。一開場,趙本山不但挨個兒與到場的專家、學者、記者握手致謝,還姿態謙虛地向各位求教。趙本山一再要求與會者向他說真話,不留情面地批評,他說:「在公司,周圍的人天天都說好話,我今天就想聽‘壞話’和真話。我永遠感謝讓我經受磨難的人和給我批評的人。」
  
不料,被趙本山的「誠懇」和「鼓勵」感動的中國傳媒大學教授曾慶瑞教授直言「本山喜劇是偽現實」後,趙本山惱羞成怒,大罵曾教授的直言是「毒藥」,而他趙本山「要良藥不要毒藥」,憤然聲稱:「我敢說,農村生活在座的各位沒有比我更瞭解的,我是你們的老師!」令《鄉村愛情故事》研討會不歡而散。

曾慶瑞教授三點直言

收視誤導──「本山先生被收視率帶來的鮮花、掌聲給弄迷糊了,被某些不負責任的言論、沒有原則的吹捧給誤導了。」
  
缺乏真實──「《鄉村愛情故事》展現了農民生活的很多場景、片斷,但缺乏歷史進程中本質的真實,其中塑造的人物形象扁平化、不夠典型,沒有時代背景下共同群體的特徵。」
  
低級趣味──「真正的喜劇應當以現實社會中的矛盾為基礎生發出來,而非像《鄉村愛情故事》等劇所展現的那樣,放大人物的身體缺陷(如結巴)。這樣博得的笑聲缺少愛和悲憫的情懷。本山先生不缺乏技巧,但更重要的是要追求更高尚的境界和更博大的情懷。藝術家應當以追求高雅、崇高為目標和境界。」

趙本山惱羞成怒

面對曾教授的直言,趙本山惱羞成怒:「我從來都不是高雅的人,也從來沒裝過高雅,我也最恨那些自命不凡、認為自己有文化的、實際在誤人子弟的一批所謂教授。」
  
「我來是想找一服對我有好處的藥,別給我開一服吃了就死的。我想找一個好醫生,不是假醫生。我想吃良藥,不希望吃毒藥。」
  
「我敢說,農村生活在座的各位沒有比我更瞭解的,我是你們的老師。」

網民炮轟趙本山
  
趙本山拙劣表演遭到了網民的炮轟。有網民諷刺道:「老趙的東西嚴格講不是藝術,而是以市場為導向的低俗搞笑產品。教授的藝術批評是對牛彈琴,得不到老趙的認同是可想而知的。源於生活高於生活的是藝術,源於生活低於生活是老趙。不要埋怨老趙沒有宰相肚子,要埋怨教授自己沒有眼光,把宰相府的一個小丑當成了宰相。」

有網民直言:「我看了《鄉村愛情》幾集就不看了,導演好像實在是拿不出來東西了,就拿農村人開涮。凡是在農村生活過、瞭解農村的人,都會對故事內容的誇張過度有意見。難道說農村就是殘疾人、結巴子、有精神障礙的人的地方?全中國有幾個農村的人系領帶?從心裏牴觸這部電視劇。」
    
也有網民指出,趙本山這一對批評的假歡迎太精彩了,可以說再現了新中國六十年的專制術——1957年反右前,毛澤東就是這樣誠懇地動員知識份子幫助黨整風,待知識份子直言批評時,突然翻臉反右,將幾十萬人才戴右派高帽流放勞改。1979年,鄧小平高呼解放思想民主法治,卻將在「民主牆」上提意見者送進監獄;1989年,更是以坦克碾壓天安門請願解放思想的學生……趙本山自從1990年第一次上春晚後,早已變成了黑白兩道通吃的助紂為虐的土皇帝。
  
還有網民抨擊道,趙本山本想像中共組織假歡迎一樣召開《鄉村愛情故事》研討會騙取讚譽,不料有不識趣者要真批評,他只得暴露自己對於批評只是假歡迎,凶相畢露。這就正式宣告趙本山死了!現在有著私人飛機的專制幫凶「趙總」只會讓全國百姓莫大憤怒!

来源:讀者推薦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