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乾隆為何對至死不肯陪侍的香妃「一往情深」

2010-04-10 22:19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廟貌巍峨水繞廊,紛紛女伴謁香娘。
抒誠泣捧金蟾鎖,密禱心中願未償。

鐘林的這首《香妃大巴扎》,描寫了人們在香妃墓前頂禮膜拜的情景,凸顯了香妃在人們心目中的地位。

香妃是清朝乾隆皇帝的妃子,本名買木熱•艾孜姆,是霍加後裔。由於她自幼身上就有一股濃郁的花香,被稱為「伊帕爾罕」(維語意為「香姑娘」)。有關香妃的故事,有不同版本,本文所述,如與其他版本有別,望君見諒。

回部有一位「香姑娘」的消息,不脛而走,最後傳進了乾隆皇帝的耳朵裡。神乎其神的傳說,繪聲繪色的描摹,引起了他莫大的興趣。乾隆帝是一位風流天子,後宮中美女如雲。但是,「香姑娘」的神奇,仍然讓他心猿意馬。可是,回部與中原遠隔千山萬水,要將一位異族女子弄進宮來,也非易事。況且,回部近年來與中原多有衝突,關係並不和睦。據可靠情報,回部的上層有再次發動叛亂的種種跡象,如果因為一個女子而給叛亂分子以口實,那豈不讓天下臣民恥笑?想到這裡,乾隆帝強按下了對「香姑娘」的嚮往,專心於自己的朝政。

俗話說,樹欲靜而風不止。正當乾隆帝將精力從「香姑娘」的身上轉向朝政時,回部的上層人物終於按捺不住,發動了分裂中央的叛亂。叛軍所到之處,殺人放火,無惡不作。戰火就是命令。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朝廷派將軍兆惠統帥大軍入疆平叛。臨行之時,乾隆帝特意為兆惠將軍送行,除指示平叛方略外,暗地裡叮囑他要特別留意「香姑娘」。

叛亂頭目之一名叫霍集佔,當時是南疆伊斯蘭教小和卓木(和卓木即聖裔、伊斯蘭教首領之一)。他和其兄大和卓木策動了武裝叛亂。芳名遠播的「香姑娘」,就是霍集王宮中一名得寵的王妃。兆惠將軍率軍經過一番苦戰,將叛軍擊潰。霍集佔於是帶著他的王妃「香姑娘」到處躲藏。可是,無論躲得怎樣隱蔽,清軍總能找到他們。原來,是「香姑娘」的香氣,暴露了他們的行蹤。「香姑娘」落入了清軍之手。

有兩名清軍將領見香姑娘生得眉目妖嬈,體態迷人,身有異香,便決意收留做自己的小妾。兩個男人,為一個女人爭執得你不讓我,我也不讓你,最後找到將軍兆惠,準備讓兆惠決定她最後的歸宿。

將軍兆惠一見也驚慕不已。當得知她就是回部名聲赫赫的「香姑娘」之後,皇上臨走時的囑咐重又迴盪在腦海。他強壓住自己的慾念,對二位下屬道:「二位不要爭了,這個女人身上有異香,看來不是一般的人物,你我都是凡品,不配享受這樣的仙果。這樣大富大貴的人,只有我們的皇上才有這樣的福氣,我看就把她孝敬給咱們的皇帝吧,到時皇上一高興,還怕沒有我們的好處。」兩名將領想到未來的好處,也不爭了,表示同意。於是,兆惠派員護送「香姑娘」進京。一路上所過州縣都以接待皇妃的禮儀迎送。當乾隆皇帝見到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兒之後,興奮異常,立即宣布她為自己的妃子,於是人們又都稱「香姑娘」為「香妃」。

在乾隆帝眼裡,香妃是天外來客,是異域珍寶。她身上特有的香氣,更是人間奇蹟。俗話說,百聞不如一見。等到她站在自己的面前時,見慣了天下美色的皇帝,也禁不住怦然心動。她帶著天山的秀色,帶著異城的風情,亭亭玉立,似天山上盛開的雪蓮,又如草原上怒放的野花,端莊高貴而又嬌艷無華。從她身上飄來的陣陣香氣,如平靜海面上的漣漪,細碎而又柔和;又如遼闊草原上的牧歌,昂揚而又悠長。那迷人的香味,扣動著心弦,擊打著慾望,搖晃在人們的心田,吸引著人們的眼球。走近之時,便有一種香澤扑入鼻中,令人心醉;仔細端詳,只覺得千嬌百媚,難以言喻。

等到香妃口稱罪臣見駕,願皇上聖壽無疆之時,那一片嬌音,似黃鶯百囀,嚶嚶成韻,如乳燕清音,嚦嚦可聽。乾隆帝雙眼一眨不眨地盯著眼前的美人,腦海裡卻在搜尋著形容她美麗的詞句。乾隆帝知道,對於美的標準各朝各代都不相同,漢代以瘦為美,唐代以豐滿為美,因此有了「燕瘦環肥」的說法。儘管宋玉在《登徒子好色賦》中,勾畫出一個理想中的美女形象:「增之一分則太長,減之一分則太短;著松則太白,施朱則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齒若含貝。」可沒有一句點到了美人的香味,不免有點缺憾。眼前的美人,又該怎樣形容呢?乾隆帝一時也找不著好詞佳句,正自沉吟。

香妃見乾隆帝好久不語,忍不住抬頭看了乾隆帝一眼,迅疾又低頭不語。這無意的秋波一轉,更是勾魂攝魄,把本就迷糊的乾隆帝弄得更是心猿意馬。乾隆帝不由得對她心生十分憐愛,恨不能朝夕相伴,通宵歌舞。

可是,香妃雖然被迫接受了「妃子」的封號,卻死活不肯順從乾隆帝的召幸。這位艷如桃李、美若雪蓮的王妃對乾隆帝冷若冰霜,拒之千里。香妃本想一死了之,無奈左右監視她的人寸步不離,無隙可乘,所以只能以淚洗面。乾隆帝對香妃的不順從,很是感到不可理解,也很是惱怒,這可是自打做皇帝以來從未遇到過的難題。依做皇帝的威風,他真想嚴懲她一下,然後用手中的權威達到目的。但是,想到感情上的事,是不能用權威的,只能靠感化,他又壓下了火氣。他本有憐香惜玉的雅量,更兼欲用自己的魅力去征服一個女人,以顯示除皇權之外的魅力。所以,乾隆帝便決定用自己的投入去喚醒一個女人內心的情感,因為,只有那樣達到的目的,才有滋味,才有尊嚴。

為討香妃的歡心,乾隆帝下旨,香妃在宮中可以穿著本民族服裝。為尊重她的民族風俗習慣,宮內專為她配備了回族廚師。為了不讓她在後宮有孤獨感,乾隆帝特在西宛建造一座寶月樓,供其居住。乾隆帝還親自題寫樓名。取名「寶月樓」,就意在讚美香妃,將她比作月宮中的仙子,人間的嫦娥。樓內,繪有工筆畫的回部風光;樓外,隔長安街而建回民小區,命名為「回子營」。小區內建回教禮拜堂及民舍,讓內附的回民居住,屋舍皆沿襲回風。在樓內等處服侍的宮女、太監裝扮都如回民。香妃站在樓上,可以望見對面的「回子營」。乾隆帝此舉是想讓香妃寂寞時遙望瞻禮,以解思鄉之情。

沒事的時候,乾隆帝愛去寶月樓。在寶月樓,乾隆帝聽香妃彈琴,看香妃舞蹈。有時,乾隆帝自己也顯顯才藝,以博香妃一笑,內心則想讓香妃心生景仰。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夏,乾隆帝又親臨寶月樓。這一次,乾隆帝詩興大發,賦詩云:「輕舟遮莫岸邊維,衣染荷香坐片時。葉嶼花臺雲錦錯,廣寒乍擬是瑤池。」此詩以嫦娥比擬香妃,表現其不俗之容。不知香妃領略其中意境否?又有一次,是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新年,乾隆帝再次親臨,賦詩云:「冬冰俯北沼,春閣出南城。寶月昔時記,韶年今日迎。屏文新茀祿,鏡影大光明。鱗次居回部,安西系遠情。」乾隆帝自註:「樓近倚皇城南牆。牆外西長安街,內屬回人衡宇相望,人稱‘回子營’。新建禮拜寺,正與樓對。」寶月樓凝結著乾隆帝對香妃的情感,同時也希望營造出來的西域風光、西域風情能消磨香妃對家鄉的思念,對故人的懷思,從而最終達到讓其順從的目的。

乾隆帝知道香妃愛清淨,每天必沐浴。於是,專為香妃建造了一間土耳其式的浴室。沐浴之時,室內熱氣騰騰,清香流動。為她服侍的宮女,都驚嘆香妃的美麗,深潭似的大眼睛,睫眉暈黛,亮麗奪人,俊俏的鼻子,輪廊好看極了;那時隱時現的粉腮上的兩個小酒窩,令人未飲先醉;紅唇小巧而飽滿;頸白而長,肩圓而正,背厚而平,身上潔白如玉,不痔不瘍,無半點黑子創陷之病;烏髮編成的無數條細辮,垂披在光亮的肩上、身上,似瀑布飛瀉;身材豐滿而窈窕。可乾隆帝還沒有看到這一切呢!

這一番良苦的用心,香妃會領情嗎?來自異鄉的香妃,帶著西域的驃悍與野性,性格剛烈,誓死不從乾隆帝。香妃時刻身藏利刃,表示不屈的決心。樓外的馬嘶,常讓她淒涼;樓外的鄉音,也常引她落淚。有一次,香妃從衣袖中拿出明晃晃的小刀,對其隨從道:「國破家亡,死志久決,然決不肯效兒女徒死,必得一當以報故主。」聽者個個大驚失色。

這話慢慢便傳入了乾隆帝的耳朵裡。乾隆帝聽後,哈哈大笑:「朕不相信香妃會忘恩負義到刺殺朕的程度!」乾隆帝仍對香妃一往情深。他通過各種方式,對香妃進行賞賜,如意、荷包、珍珠、寶石、貓眼石、鑽石等女人喜歡的小物件,都在恰當的時候,送到了香妃的手中。遇有外出巡遊的機會,乾隆帝也讓香妃隨同前往。泰山的高峻,孔廟的深沉,圍場的壯烈,盛京的繁華,都讓香妃有一種全新的感受。但一想到西域的遼闊,一想到大漠的雄風,香妃又默默無語,雙淚縱橫。

女無美醜,入宮見妒。乾隆帝對香妃是那樣的一往情深,同時對香妃又是別樣的寬容,其他嬪妃是看在眼裡,恨在心裏。她們不明白,一個再嫁的寡婦,一個異域的女人,有什麼值得皇帝那般的痴迷。她們也搞不清楚,那個娘們,有什麼絕招妙法,讓皇帝對她如醉如痴。她們嫉妒,她們迷惑,她們便挖空心思要除掉香妃而後快。那些成天吃了飯沒事做的女人,便不約而同地找到乾隆帝的母親,也就是皇太后進讒言,說香妃身上的香味是妖氣,她用妖氣迷住了皇帝。如果不加勸阻,將危害龍體聖安。

皇太后覺得有道理,便親自找到乾隆帝,對他從多方面進行勸戒,勸其疏遠香妃。乾隆帝笑著說:「兒子問過香妃,她身上的香氣不是什麼妖氣,是因她小時候經常吃一種花,經常洗一種花澡的緣故。」太后好奇地說:「問過她嗎,是什麼花?洗的什麼花澡?」乾隆帝說:「據她自己講,是一種銅桿桿生長銀葉子的金花花。至於洗什麼花澡,據兒臣推測,可能就是民間傳說的一種美容秘方,武則天最寵愛的女兒太平公主常用。方法就是每年農曆三月初三採桃花陰乾,研為細末,七月初七收雞血調和,用以塗面擦身。據說能使人潔白如雪,光滑柔潤,香氣四溢。《神農本草經》就說過,桃花‘令人好顏色’。」

太后又說道:「哪裡有那種花?你拿來給我看看。」乾隆帝說道:「那種花生在香妃的家鄉。」太后以為乾隆帝故意騙她,還是心存疑心。有好幾次,太后都想找香妃當面問個究竟,但都讓乾隆帝想著法給擋回去了。

香妃身懷白刃的事,到底傳入了皇太后的耳朵裡去了。皇太后認為那對皇帝的安全是一種莫大的威脅,決定對香妃進行懲罰。

有一次,乾隆帝外出了,皇太后讓人把香妃找來。進得後宮,香妃覺得氣氛有點不對勁。只見太后兩邊站著挂劍的武士,一個個殺氣逼人。再看看皇太后,板著臉,一臉的嚴肅。請安過後,太后厲聲問道:「伊帕爾汗,你可知罪?」香妃回答道:「啟稟太后,臣妾何罪?」太后怒沖沖地說:「你把妖氣帶進宮中,擾亂了朝綱,罪不容誅!」香妃分辯道:「臣妾是人,何來妖氣?」太后冷笑道:「你說你是人,那我問你,為何你身上有香氣,我們怎麼都沒有?」香妃見 問,一時語塞,那可是她想過無數次而沒有想清楚的事情啊!太后見香妃沒有回答,又問道:「你已經是皇帝的妃子了,為什麼不接受皇帝的寵幸?這是身為妃子的態度嗎?」香妃一聽這話,心中一驚,知道今天是來者不善,想到自己幾年來的辛酸,想到自己已作鬼魂的前夫,不禁淚下。「快說!」太后命令道。香妃見逼,索性把心一橫,說道:「臣妾是已嫁之人,前夫是你們的罪人,已死在了你們的刀下。臣妾不想讓皇上的聖體受污,所以不能奉召!」太后冷笑道:「分明是狡辯,自古以來,再嫁帝王之人還少嗎?哪一個像你一樣,三番五次地推托,分明是蔑視天朝!聽說你還身藏利刃,是不是還想謀刺皇上,為前夫報仇?這樣無夫無君之人,留著還有何用!來人,將這位反賊帶下去,讓她去見她的前夫吧!」可憐香妃,一杯毒酒,便香銷玉殞了。

等到乾隆帝得到太后召見香妃的消息趕到後宮之時,一切都已不可挽回了。乾隆帝悲傷不已,最後決定以妃禮將香妃棺槨送往故鄉安葬。香妃信仰伊斯蘭教,所以在她的棺木上特地刻上《古蘭經》的經文。以前所有賞賜一併予以陪葬,另有大量賞賜。

於是,大漠之中,有了一座香妃墓。

香妃,那個來自回疆的美麗姑娘喲,那個渾身散發著香味的神奇女子喲,你的美麗如同天山的雪蓮,純潔無瑕;你芳香如同草原上花草,溫柔滋潤。順著一縷清風,迎著一縷陽光,我們在把你追尋!

(摘自《中國古代美女傳真》,湖北人民出版社)

来源:《中國古代美女傳真》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