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工人運動向何處去

2010-01-09 17:03 作者:戈可子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我是一個工人,基於生活的窘迫與工運有著割捨不斷的情愫。當我們這些滿身油漬灰頭灰腦的工人相遇在一起的時候,不管是陌生還是相識,增加工資和勞動的改善永遠是使彼此相近的話題。這些增加幾塊錢工資,些許改善一點勞動條件的訴求,幾億萬彼此相同的個人訴求所匯成的群體訴求是社會問題嗎?是社會問題,是與百餘年來幾億萬工人所渴求的勞動的解放緊密相關的社會問題!我很清楚,當我把勞動的解放這幾字寫在這頁議論上的時候,會遭到一些人的誤解,指責,甚至於是詈罵。但是,對於我們這些站在高爐前,鑽進礦井下,奔走在雜訊震耳的織布車間,擁擠在允滿化學氣劑的制鞋廠,甚至於是黑磚窯裡工人而言,還有什麼會比由人的尊嚴,勞動的尊嚴所組合的勞動的解放更使我們嚮往嗎?人的尊嚴是和諧社會的基礎,勞動的尊嚴是天賦人權的準則,人權是思想解放的必由,解放是社會進步的引擎,如此簡單明瞭的相關位置還不能達到你我的認同嗎。

一  中國工人運動的歷史

中國近代工業化生產的模式是從安慶軍械所和馬尾造船廠開始的,那些近代工業的汽鍋還沒有點火就己套上了軍隊的"枷鎖",工廠裡的僱員不是工人而是"士兵"。工人不允許有任何訴求而只有服從,這可是近代工業的"國企產業"最為需求的一種"生產要素",因此,在這一時段,中國有了工廠機器和"軍工",而沒有工人和工運。雖然安慶軍械所的遺址己模糊難尋,但這種沒有訴求只有服從的"軍工式生產要素"依然被某些中國現代企業的高管們所舊夢縈繞津津樂道。

隨著一種改革--洋務運動的展開,越來越多的工廠機器從國處引入,與這些工廠機器如影隨行的工會卻被"官督"拒之門外。但是,如同自然界裡有實體就有影子一樣,工廠的影子--工會也隨著工廠的規模而產生和日見分明。為了曲扭和壓縮這種魔影,"先仕起來"的洋務"精英"們精明地用幫會替代工會。幫會,這種從醬缸文化中發酵滋生的群體用同幫共濟的"亮點"擄掠了中國工人,並洋洋得意地協管著"精英"們所厭嚴的"勞務"。因而,中國沒有以各自的工場礦山為基點,表訴工人維權訴求的平臺--工會,中國工人運動的歷史出現了幾十年時段的空白。這段"盤古"可能會使人感到枯噪,但是,我們馬上就可以看到:"先仕起來"的洋務"精英"們精明地用幫會替代工會的中國特色,在官督民辦的翻新重整下對當今的中國,對當今中國工人群體的起碼權利造成怎樣的傷害!"仗錢執言"的幫會以其指使者,己經成現代中國工人維權和社會進步的死敵!

從洋務運動至民初十年,雖然發生了改朝換代的革命和歷經著"城頭變幻大王旗"的政治混亂,國立.民營.外資的工商企業卻有了快速發展,僱員招工.甚至"包身工"式的雇佣勞動已經成為國民經濟和社會生活的重要組成。如同在近代工業的領域內,中國落後於歐美幾十年一樣,中國工人的工會理念雖然也落後了幾十年,但是在漬滿中國特色的雇佣勞動制度的壓榨下,中國工人對於怎樣維護自身權利的工會理念也產生過些許探討和萌動。不幸的是,由於各國資本已經"下嫁"給各國的帝國體制,各個帝國資本間的戰爭在其在中國所開設"連鎖店"的炒作搬弄下,中國社會陷入了各個近代化國家都不曾出現和允許的社會混亂之中,中國工人失去了"潛心求索"和"試驗建立"怎樣才能維護自身權利的工會的時機。早期的中國工會還沒有從幫會擄掠中解脫出來就捲入了政治漩渦。不僅中國工人落難成平時拉鹽運貨戰時衝鋒陷陣的鎖子連環馬,而且連工會,這種原本只是保障維護工人"經濟"權益的社團也成了各種政黨竭力搶奪,可以加強各自政治法力的"月光寳盒"。這場從第一次世界大戰前開始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長達幾十年中一直上演的寳盒爭奪連續戲,使中國工人在"寳盒"神秘光彩的眩目下迷失和誤讀了工會理念,一種早己被現代化國家中的工人洞熟和運用自如的:以維護保障工人經濟權益為紐帶,以宏揚人的尊嚴和勞動的尊嚴為目標,以爭取勞動的解放為理想的工會理念。對中國工人運動史上這段任何現代化國家都不曾出現的"傳奇",我們是為之驕傲還是為之反思?

六十年前,當又一次改朝換代的革命取得勝利的時候,中國工人階級確實付出了汗馬功勞,工人中的一些傳奇人士也得到了昭陵八駿的殊榮。在這些殊榮的渲染下,中國的老一輩的工人階級把自身的權利和理想無償地付給了獲得勝利的執政黨。但是,工人馬上就切實體會到自己並沒得到"放馬南山"的企求,而是立即從鎖子連環馬的衝鋒陷陣調換成拉鹽運貨的勞作。而工會,這種原本是全力維護工人切身權益的平臺,也"不知不覺"地攺造成勒在工人口中的"嚼子",那種能使馬兒使勁跑又不能讓馬亂啃草的"嚼子"。

也許老一輩的中國工人還沒有理解到"資本僱用勞動"的生產方式有其相應的"鐵"的規則,既使這個資本是國有的,勞資之間的衝突也無法避免,尤其是當這種國有資本在官僚強權的推動下壟斷了社會的各行各業的時候,工人的貧窮是"理"所當然的。更由於這種國有資本為高速地攝取投資的高額回報,國有資本的高管們不僅趾高氣皍地指派了工人的八個小時之內還堂而皇之地計畫統籌了工人八小時之外的方方面面,中國工人的"幸褔"己達到了極限。

在老一輩中國工人還在中國式"安份守貧"的傳統的勸喻下,默默地享受"幸福"的時候,經歷了荒唐的大躍進和熬過了天災人禍的國有資本重啟了發展式的調整,大量的城市青年被招收和安排到工廠礦山,這批的青年工人一進入工礦企業就立即本能地把自己曾接受的"理想"與社會現實進行了一番對比,巨大的反差使他們產生疑惑;無法"詮譯"的疑惑堆疊成不滿,特別是在工人底層--合同工中,不滿己引發了通過群體鬥爭來改善自己狀況的衝動,儘管這些衝動並沒有得到全體工人的支持,但是激發了工人特別是青年工人對特權階層的憤恨。

恰恰就在這個時候,執政黨的上層發生了你死我活的權力鬥爭,鬥爭的雙方都迫不容待地打開了各自手中的"月光寳盒"。久抑在寳盒裡的"法力"出人意料地迸發出來,短短几個月的時間內,全國各地的工人都在迷信.質疑.訓從.逆反的心態下參加或自發地組織了打著各式旗號,以各自企業為基礎或者以中小企業的工人為主體的跨行業跨地區的群眾組織。中國工人特別是青年工人幾乎是狂熱地參與了這場純粹以政治目標為方向的"政治工人運動",一種與歐美工人以工會工聯為平臺,以純粹經濟利益為目標的"經濟"工人運動截然不同的"政冶"工人運動。

打開"月光寳盒"的英明領袖們立即就發覺了自己的"失誤",曾經被自己運用自如的工人運動,己不再是任由自己呼出喚進,毫無"私心雜念"地蜷伏在阿帕丁神燈中的巨人。這個巨人似乎己經有點不再認得自己那"今非夕比"的主人,工人中的激進份子更戟指主人已升格轉換成"紅色資本家集團",這種心存二意的巨人必須瓦解,以便於將巨人的散片重新塞回神燈。而恰到好處的是,瓦解巨人的割具幾乎是政治性工人運動的"無私"地奉獻:政治性的工人運動由於缺失經濟性工人運動所貫有的,以爭取和維護工人群體經濟利益為目標<大家一齊多爭取幾塊麵包>的團結紐帶,缺失使激動中的工人都必須遵守的<同窮共苦莫相爭>的認同點,任何一句政治口號甚至於任何一個毫不足道的藉口都可以使政治性工人運動陷入勢不兩立的派性鬥爭。瓦解,輕而易舉地立桿見影。工人中的激進份子被逮捕和槍殺,工人自發組織的造反隊被取締和解散,工人重新圈回了工廠,除了幾個"游手好閑"的工賊以外,工人被迫忍受更加勒緊的"嚼子"。勞動的解放己鐵定是反叛的罪行。中國工人運動己窒息在政治工人運動失敗的恥辱中。

公正地說:純政治的工人運動的失敗是必然的。在國家資本僱用勞動的生產模式成為社會賴以生存的主導經濟基礎的時候,純政治工人運動所追求的勞動的解放不僅要與國家資本相抗爭,而且會演變上升到與整個社會和國家體制相抗爭,而工人卻必然是必須溶入到社會和國家之中的,不管工人有多麼崇高的"理想"和不屈不撓的鬥志,難道工人還必須學會怎樣與自己抗爭嗎。

坦率地說:世界現代史上以社會主義為名義所實行過的社會變動,無論是政治上的社會主義革命,還是經濟上的社會主義改造,其結果都是將"鬆散自由"的個人資本扭絞成更為集中強勁的壟斷資本或國家資本。而依這種強勢的壟斷資本或國家資本投資所實施的"大型工廠化"的生產模式必然產生的是"一長制"的管理制度<列寧曾說:"任何大機器工業即社會主義的物質的、生產的泉源和基礎都要求無條件和最嚴格的統一意志......怎樣才能保證意志有最嚴格的統一呢?這就只有使成百成千人的意志服從於一個人的意志。">和隨之而來的"勞動軍事化"的紀律<托洛茨基詮釋為:"勞動對全國來說是義務性的,對每個工人來說是強制性的,這就是社會主義的基礎。">。既然這種"一長制"的管理制度是由,由國家選派的各級官員來擔任大大小小的企業的領導所維糸和運作的,為了使這"一長制"的各級領導擁有權威和工作熱情,特權是必然和必須的。為了彰顯各自的領導才能,這些大大小小享有特權的官員所推行的勞動紀律幾乎毫無例外的是"軍事化勞動"。企業"擅自"雇佣的工人<如合同工>或者以國家的名義所雇佣的然後分配到各個企業的工人<正式國營工>,都必須杜絕任何訴求。尤其是當這種管理制度是由國家政權來推行和保障的時候.無論工人是以單個的或群體的方式所表述的任何訴求,那怕僅僅是增加工資.減少額外勞動.避免隨意解雇的抗爭都可能被認定為"企圖顛覆國家政權"和"攪亂社會秩序"的罪行。這幾乎就像大鐵門上焊牢的防盜叉,一二三四五順序排列的羅輯一樣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可動搖不須塗飾地擺在人們的眼前。那麼,對於工人來說,任何一種希望.實行.加強.保持這種生產模式的行為都表現為令人感嘆的木匠做枷。

客觀地說:中國工人在經歷了政治性工人運動的無可奈何花落去以後,任何有組織有口號的工人運動都己不復存在,但是另一波沒有組織沒有口號沒有經濟利益沒有明顯訴求的"工人運動"在沒有工人運動的工人中展開。這波沒有工人運動的工人運動對於中國現代歷史的過程.對於中國社會的發展所起到的推動,則更是任何人所始料不及的。被圈回工廠勒緊"嚼子"的工人在失望和不滿的"挑唆"下,幾乎全體都以個人的身份自覺或不自覺捲入蔓延到全國所有工廠礦山的消極怠工之中。儘管精明強幹的喬廠長們採用一次比一次嚴歷的整頓行動和半杓菜湯的物質獎勵,但是消極怠工的潛流並沒有被遏制,而且溢出了工廠與另一股更為廣泛持久的起源於農村的消極怠工交匯在一起。<以政治經濟學算術的運算準則來加減乘除,人民公社模式下農民可以算是最具中國特色的"包身"制農業雇工>交匯在一起的消極怠工不僅造成經濟效益的負增長和國民生活物質的嚴重匱乏,而且將國家壟斷資本的生產模式浸泡到"樓脆脆"的邊緣。不是某一位政治大師的天良發現,而是由於他可以比常人更多地統計瞭解到社會崩潰的徵兆,而被迫實施了撥亂返正的實踐。這種摸著石頭的實踐,是以出讓部分經濟利益和文化權力的"退一"來保障加強政治官僚特權的"進三"為目地的一種攺革。這些改革俢正了國家資本僱用勞動的生產模式。國有資產發生了質的轉移和重新組合,紅色資本家集團所力行"軍事化勞動"已被終止,較為寬鬆的社會狀況得以出現,從這一點上來說,沒有工人運動的中國工人應該領取歷史的"獎賞",但實際上人的尊嚴與勞動的尊嚴反而離工人更遠。

謹慎地說:在資本僱用勞動的生產模式下,勞資間的矛盾和衝突是時有發生不可避免難以穩定和諧的。工人在被迫保障爭取自身權益的時候,對應鬆散自由資本的鬆散個勢比對應壟斷資本或國家資本的統一強勢有著更多的機遇和空間。更因為擁有自由資本的法人在彼此的自由競爭和與社會各個群體階層的"搏弈"中,更需要一種平等和平的政治機制,因而平衡制約社會各個階層各個群體間相互搏弈的政治機制--民主制度得到了認同和共同促進。更由於工人爭取人的尊嚴勞動的尊嚴的社會訴求的本質就是一種社會搏弈,而使工人群體的維權行動與民主制度產生了密不可分的相得益彰。慶幸的是中國工人己經"矇矇矓矓"地感覺到民主進程與自身的密切相關,在中國現代民主的進程中每一次運動湧進的時刻,工人都表現出極大的同情和道義上的支持,中國工人以個體身份所實行的"義舉",更在中國民主進程史上湧現大量的可圈可點。對於中國工人這種與歐美工人相差甚遠的政治傳統,我們是為之鼓午呢還是為之憂慮?

二  中國工人運動的現狀

毫無疑問,對於中國工人和工人運動的現狀有著太多的議論和話題,也許正因為有太多的話題反而沒有話題,看來我們必須從太多的話題中尋找一個己成為社會共識旳認同作為討論的主線來界定討論的範圍,以避免被諳熟辨論術的偽自由派高手用轉移主題的方式<譬如像他們曾經使用過的:資本家養活了工人工人通過自己的努力也可以變成資本家一類的話題>,來誘使我們陷入沒有話題的尷尬。

正如同所有社會話題的"話把"其實都是經濟問題一樣,在討論中國工人和工人運動的現狀時,我們也必須從現社會賴以支持的主導經濟的生產模式來展開討論。那麼什麼是現中國社會的主導生產模式呢?或許我們己有了一共識的認同---權貴資本。

一切源於權貴資本,一切必然是源於權貴資本。

權貴資本作為一種有別於自由資本.壟斷資本.國家資本的運營機制,無疑是富有中國特色的創新和崛起。說它是創新,是因為在五六年前的任何一篇有關政治經濟學的論述裡你都找不到權貴資本這一專用術語;說它崛起,是因為在短短十幾二十年間它就以百萬雄師過大冮的氣勢佔據了佔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中國社會,取得了讓國外無良資本羨慕不己.讓國際壟斷資本妒火中燒.讓亞非拉美黑金政治自嘆不如的豐功偉績。

這個權貴資本是從何而崛起的呢?從摸著石頭的開始。正如我們看到的那樣:在終止紅色資本家所力行的"勞動軍事化"的生產方式上,沒有工人運動的產業工人和農業雇工起到任何人都始料不及的推動,但是工人並沒得到歷史的"獎賞",人的尊嚴與勞動的尊嚴反而離工人更遠。曾經嚴厲鎮壓了政治工人運動的紅色資本家集團剝脫了裹在身上的"計畫經濟"的贅肉和"社會主義"沒有彈性的皮膚,在"俢正"和補鈣的政治極權骨架上重新敷設了"商品經濟"的肌肉和特色"法制"的皮囊,又一番"今非夕比"的主人,底氣十足地對工人階級掄起手中的大棒。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富有政治熱情傳統的中國工人在更需要進行政治的加減乘除運算時,竟然忘記了"政治常識"。早已混身傷痕的中國工人在權貴資本和偽自由文人合夥實行的政治大忽悠下,被忽悠得認同了:現在中國沒有階級,階級矛盾和階級鬥爭。

忘記了"政治常識"的中國工人不僅沒有爭得歷史的"獎賞",而且在"資本家養活了工人,工人通過自己的努力也可以成為資本家"的連環套裡迷失了方向。人的尊嚴和勞動的尊嚴不再被提起,參與社會搏弈的勇氣己經消失,中國工人茫無所措地失去了:在紅色資本家集團蛻殼成權貴資本的過程中體力相對軟弱的時機,去全力爭取建立屬於自己的,可以保障人的尊嚴和勞動的尊嚴,可以為工人階級長期有效地參與社會搏弈的平臺的最佳時機。幾於可以認定:沒有工人運動旳中國工人階級,自己把自己拖入到更加失敗的泥淖之中!

不需諱言,從出讓部分經濟利益的企業承包起到使國有資產發生了質的轉移和重新組合的企業改制中,中國工人為了維持自己的生計都被迫舉行過採取"理"爭的群體行動,而人數最多、受剝削與壓迫最重的數億新/半工人階級的農民工更被迫採取了"力"爭的個體行動。這些接連不斷愈演愈烈抗爭事件是工人運動嗎?不是,絕對不是,從稍許嚴謹的意義上來說,這只是一些漫無頭緒的突發行動。這些行動是與有目標有紐帶有平臺有連續的運動不可同日而語的。儘管這些漫無頭緒接連不斷的行動會在對立面的迫使下凝結成有目標有紐帶有平臺有連續的運動,但是以中國工人的現狀而言,中國工人在參與民主平等的社會搏弈中依然屈恥在沒有工人運動的無奈之中。

三  中國工人運動向何處去

如果我們認同:在資本僱用勞動的生產模式下,擁有各類資本的資本法人在彼此的自由競爭和與社會各個群體階層的"搏弈"中,更需要一種平等和平的政治機制,因而平衡制約社會各個階層各個群體間相互搏弈的政治機制--民主制度得到了共同的促進,而工人爭取人的尊嚴與勞動的尊嚴的社會訴求的本質就是一種社會搏奕的時候,工人在參與社會搏弈的行動中就必須或只能是建立和擁有可以穩健地表達其社會訴求的紐帶和平臺。

如果我們認同:當資本僱用勞動的生產模式己成為現社會賴以生存的主導經濟基礎而長期保持,任何政治目的的"體制改革",不同政黨的"競選更換"都不會妨礙它的營運路線.並且既使在革命的"颱風"裡也繼續航行的時候,那麼與工廠機器如影隨行的工會也只能是經濟的長期的而不是政冶的爆發的。如同在自然界裡找不到隨風飄蕩的影子一樣,如果影子竟然被"颱風"吹起,那麼對影子而言則更是一場災難的開始。

基於上述二個認同<如果不基於上述的認同,討論將陷入永無休止永無結論徒生互嫉的口水大折騰之中>,我們認定:資本僱用勞動己成為現代社會賴以生存的主導經濟基礎並將"頑固"地長期運行下去,被雇佣群體與資本集團進行社會搏弈的平臺也將與資本制工廠如影隨行地頑固始終,又由於任何政治變革.執政黨的交替.革命的暴風雨都會被資本集團所吸收並成為其同盟軍甚至是打手幫凶,工人群體參與社會搏弈的平臺-工會就更應該遠離政黨的誘惑,堅守從爭取工人群體眼前的經濟利益為基點,進而持續爭取人的尊嚴與勞動的尊嚴的長期的鬥爭。這句話讀起來未免有些堅澀撓口,但我們不得不堅澀撓口地再重讀一遍:資本僱用勞動己成為現代社會賴以生存的主導經濟基礎並將"頑固"地長期運行下去,被雇佣群體與資本集團進行社會搏弈的平臺也將與資本制工廠如影隨行地頑固始終,又由於任何政治變革.執政黨的交替.革命的暴風雨都會被資本集團所吸收並成為其同盟軍甚至是打手幫凶,工人群體參與社會搏弈的平臺-工會就更應該遠離政黨的誘惑,堅守從爭取工人群體眼前的經濟利益為基點,進而持續爭取人的尊嚴與勞動的尊嚴的長期的鬥爭。這不是為了創作一句政治撓口令來嘩眾,而是因為我們還必需用更加撓口的語言來討論更加堅澀的主題--中國工人運動向何處去。

中國工人運動向何處去?第一,補課。

上課內容:社會是由各個階級,各個民族,各個階層,各個群體所組合的。只有當生活同一政治經濟地緣<囯家>內的各個階級,各個民族,各個階層,各個群體能夠相互理解,彼此溝通,坦誠互信的時候,一個公正的社會才能共建。這是現代化國家現代化社會裏每一個階級,每一個群體,每一個黨派都必須遵守的政治道德。遵循這一政治道德,工人階級不需要獨享政權,工人階級也不允許任何一個階級任何一個政黨獨享政權。

課堂討論:既然社會是由各個階級,各個群體所組合的,社會各個階層各個群體間相互的社會搏弈是必不可免的,搏奕的凸現有可能是短時的激烈的甚至暴力的,但更應該和必須是長期的心平氣和的彼此溝通的。參與社會搏弈的工人需要的是"一個公正的羅馬"<斯巴達克的追求>,一個能夠長期平衡制約社會各個階層各個群體間相互搏弈的現代化的"羅馬"--一個由參與社會搏弈的各個階級,各個民族,各個階層,各個群體所認同和共同促進的民主制度。更由於工人爭取人的尊嚴勞動的尊嚴的社會訴求的本質就是一種社會搏弈,因而工人群體的維權行動與民主制度產生了密不可分的相得益彰。工人不僅必須促進的民主制度的完善,而且必須自覺尊守符合上述的政治道德的法制,這是工人爭取人的尊嚴與勞動的尊嚴的不二法門。當權貴資本對於工人群體的盤剝與欺壓已到了喪失任何道德底錢的時侯,工人進入不二法門的途徑即不是個體的"自我完善"<工人也可以奮鬥成為資本家>,也不是朝三暮四的討論<資本家養活了工人>,更不是求師訪友的立雪程門<聆聽民主法制磚家們的學術講演>,而必須是,也只能是建立起由各自工礦企業為基礎的自發組織的,保障自身最低經濟利益並嚴格遵守符合政治道德的法制的團結紐帶--獨立工會。工人必須理解和自信:雖然這種鬆散的互不相統的獨立工會不可能與整體的緊密勾結的權貴資本集團展開大規模的社會搏弈;但是與單個的突出的無良資本家之間的維權搏弈是必不可免的,是有著更多的空間和機遇的。因此獨立工會必須是經濟的而不是政治的,是以爭取毎月多增加幾元工資補貼,爭取中秋節的一盒月餅,爭取春節的二瓶二鍋頭為搏弈內容並"頑固"始終的自發組織。組織起來的目的就是:調教無良資本家學會怎樣"討好"工人。

中國工人運動向何處去?第二,補課。

上課內容:什麼是工會理念?正如我們在回顧中國工人運動的歷史中所看到的:中國工人的工會理念落後於歐美工人幾十年一樣,現在中國工人的工會理念更落後於現在歐差韓日工人的工會理念達一百五十年以上。為什麼說,或者為什麼會落後達一百五十年以上呢?因為現在的中國工人,或者是關心探討中國工人運動的講壇學者們至今依然徘徊沉溺於一個"歷史"的誤區之中。為了走出和避免沉入,我們必須指出:並不是有了馬克思才有工會,也並不是有了工會才出現了馬克思列寧主義。毫無疑問,馬克思列寧主義其所以稱為主義,因為它是一種政黨的綱領,而工會不是政黨,工會與政黨有那些不同呢?

課堂討論:根據現代各國的法律,工會與政黨都屬於民間社團組織,從組成方式運作規範似乎都沒有什麼不同。但實際上卻是有著天壤之別的大不同。首先,每一個政黨,不論它的思想基礎屬於何種主義何種意識形態,其政治綱領的首要就是佔有或者是分享政權。人們或許要問:政黨為什麼如此熱衷於政權呢?政權者,公共事務的管理之權,一個決定社會財富的分配與再分配的流向和流量的水利樞紐,誰管理了閘門,誰就享有無盡財源。<當然,前提是必須天得下雨,或者是打工仔必須要老老實實地做工>這也是使那些執政黨睡不好,在野黨睡不著的關鍵所在。那麼工會呢?工會與政黨有著截然的不同,首先工會只有社會訴求而沒有政治綱領。如果一定要說工會也有綱領的話,那麼工會的綱領也僅僅是要求人的尊嚴和勞動的尊嚴!要求能在特殊的情況<如:當僱主隨意中止勞動合同並解雇工人,勞動條件太差存在危及工人生命身體的安全的隱患,強行延長勞動時間>和社會經濟現狀<如物價上漲時應增加津貼並增加工資>下維護自身的生存權利的社會訴求。這些社會訴求"低廉"微小到了許多人都不屑一顧的程度,是"低廉"到只希望通過自己辛勤的勞動多換取幾片切得薄薄的麵包的簡單企求。不要小看這種簡單企求,正是這些簡單企求,這種"根正苗紅"的工會理念使歐美的工人運動遠離了政黨的裹掖,保持了百年如一的獨立運作,也正是這種百年如一的獨立運作使各個廠礦各個行業各個城市的獨立工會在爭取"工會工資"的認同點上聯合起來。聯合起來的獨立工會聯合體在與資本階層的社會搏弈中終於贏得了"工會工資"的實施。今天,我們每一個中國工人都曾經議論過歐美日韓的工人工資與自己中國工人工資的巨大差距,但是我們瞭解了什麼是"工會工資"嗎?

奇特的是,不僅我們中國工人不瞭解"工會工資"的概念,而且從清未民初至今,中國社會裏曾有和現有的每一個政黨.毎一個政治流派.每一個天天把民主自由法制憲章掛在口上的政治精英們可曾對"工會工資"這種早在百餘年前就流行於歐美工人運動中的準則和專用術語涉及一二嗎?不需要解釋,戓者只有唯一的解釋就是:這些政黨政客政治流派自始至終的目的就是要在"埋頭拉磨的馬兒"額前掛上一副塗満濃厚政治油柒的"眼罩子",使工人運動迷失原本應該一目瞭然的方向,難道我們這些被掛著"眼罩子"中國工人還要繼續忍受一代又一代"缷磨殺驢"的無奈嗎!毫無疑問,現在的中國工人只有在自已動手摘除並拒絕掛在自己眼前的政治"眼罩子"以後,才能解讀工會理念,才能瞭解"工會工資"與獨立工會,獨立工會與社會搏弈,社會搏弈與勞動的尊嚴,勞動的尊嚴與每個工人自身的息息相關。

中國工人運動向何處去?第三,補課。

上課內容:歐美工人為什麼能到"工會工資"的權利,是某一夥革命黨的堂皇承諾?不是。是某一位政治大師的天良發現?也不是。是某一種國家體制的法外施恩?更不是。"從來就沒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創造勞動者的幸褔,全靠我們自己。"在法國工人唱響國際歌之前,歐洲的工人就開始了爭取"工會工資"的社會搏弈。

19世紀初,資本主義工業生產方式的已經開始成為英法德意一些西歐國家的社會主導經濟,與其相伴而生的工人階級的不僅是因為貧窮,而且為了上崗就業不得不在一個個工廠和城市間盲目流動,失去了來自傳統農業社區熟人之間"生、老、病、死"等一系列的相互照顧和關愛後,生活變得異常的困難<這簡直與現中國的農民工一模一樣>。為了適應急劇變化的生存環境,有著相同境遇的新生階級不得不團結起來,共同應對困難和挑戰,紛紛組織建立具有"互助會"性質的社團組織,以使自己和同根共生的工友免於因疾病、事故、死亡等而造成的經濟危難,為自己尋求生的希望,這便是早期的工會組織萌芽。

但剛剛踏上政治舞臺的資產階級政府為了繼續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擴張,不會輕易放棄對工人階級的殘酷剝削,紛紛利用法律的形式禁止工人的結社自由權。例如法國在1791年6月14日,英國於1800年通過了《全國性禁止結社法》,以此宣稱工人的結社不合法,是違反公共利益的犯罪陰謀。專利政府的蠻橫,使工人們逐漸意識到,自己目前的低工資與生活條件的惡化,是資本家與政府聯合壓制的結果。由此,工人的罷工運動非但沒有停止,反而以更猛烈的方式迅速發展起來,從而讓政府不得不作出一定的妥協和讓步。1824年,英國國會迫於壓力,廢除了禁止工人結社的法令,由此工會組織在英國得以合法存在。利用革命上臺的法國"拿破崙第三政府"也於1864年公布法令,廢除了對罷工參加者的法律起訴,1868年又宣布政府機關不得迫害工會。從19世紀末開始,各種自發組合的工會組織在西方得以合法存在。但政府政策的指向針還是明顯地偏向於資方,政府刻意對工會組織發動的合法罷工運動進行了程序環節上的嚴格規定,以此來壓制工人罷工運動的發生。

20世紀初,西方各主要資本主義國家都開始進入了壟斷資本主義時期。雇佣勞動與壟斷資本之間的矛盾也越來越處於不可調和的地步,20世紀30年代世界性資本主義經濟總危機的爆發,使人們對現行的一系列政策作出深刻檢討,隨著失業率的節節攀升,工人階級罷工鬥爭的持續擴大化,也使資產階級也越來越意識到穩定合理的"工會工資"對於資本投資的良性運營的至關重要。

另外,工會在為工人爭取到穩定合理的工資酬勞後<純經濟性工人運動>,對於緩和兩大階級之間的矛盾,以免引起大規模社會動盪的作用也日益被政府所認可,歐美各國都逐漸認識到應該通過法律的形式來保障工會的各項權益,是對於創建和諧社會穩定政治局勢的必然。在德國魏瑪共和國政府頒布了《失業救濟法》、《集體合同法》、《工作時間法》之後,英、美、法等國政府也隨之進行了一系列類似的立法。工人在維護自身的權益,爭取人的尊嚴和勞動的尊嚴的社會搏弈中終於贏得了"工會工資"的實施。

祼堂討論:對於歐美工人運動的歷史進程,我們是瞭解借鑒還是批評呢?都不是,而是我們必須像英法諸國的工人一樣,從"互助會"性質的工會萌芽做起。正如我們都曾經經歷過和必然會面臨的,為了上崗就業不得不在一個個工廠和城市間盲目流動,失去了來自傳統農業社區熟人之間"生、老、病、死"等一系列的相互照顧和關愛後,生活變得異常的困難一樣,"互助會"性質的社團組織,對使自己和同根共生的外出打工者在免於因失業.疾病、事故等而造成的舉目無親流落他鄉飢寒交廹乞討無門的苦難境界的紓緩,為自己尋求生的希望將會提供怎樣幫助!

同時,我們更應該看到這祌"互助會"性質的工會萌芽,對於工人群體在爭取維護自身的人的尊嚴的維權行動中所發揮的巨大作用。不需要那些精英學者像"唐三藏"一樣對我們喋喋不體地宣講什麼是人的尊嚴,也不勞他們像聖靈救難一樣的"虔誠佈道",現中國的毎一個工人,每一個曾經外出打工的工人都從自己經歷過的流落他鄉衣食無著乞討無門的"有幸"中切身地體會到:一小杯水一小碗飯一小枚沉甸甸的一元錢是支撐住人的尊嚴的關鍵!

從哪裡能得到這一小杯水一小碗飯一小枚沉甸甸的一元錢的支持,希望在於分散互聯在每一個城市中同根相憫同根共濟同根互助的"勞工互助會",這種至今仍流行於歐美國家甚至於港澳特區,而獨獨在中國權貴資本模式下缺失的,由工人自發組織和捐助的帶有慈善性質的解危救急的勞工互助會。不要小看這種慈善性質的勞工互助會,這種由英法工人所創立並堅持了近二百年的工人互助組織,在工人爭取人的尊嚴和勞動的尊嚴直至勞動的解放的社會搏弈時所起到的堅實作用。

什麼是人的尊嚴?在今天的中國,海內外無良資本都在堅信,中國沒有工會的是資本投資的利好考量,二條腿的工人好找三支腳的蛤蟆難尋是可以對工人為所欲為的正當理由;在從推崇趨附於怪異而使自己也成為怪胎的權貴資本的生產模式下,在寡鮮廉恥的媒體的淫蕩助興中,人的尊嚴被向錢看所徹底否定,社會已不再推崇克勤克儉誠實互愛的理念,工人群體成為任由權貴資本隨意挑剔的籮卜白菜,打工仔成了擺在街邊的廉價商品。"有幸生在"中國的工人在"待富"的過程中已經不能像一個人一樣堂堂正正地活著,每一個曾經外出打工的工人,特別是那些外出打工的女工,對於什麼是人的尊嚴還需要什麼人來教誨啟廸嗎!斯巴達克思曾經對自己的戰友說過:"儘管我們還不能建立和生活在一個新的公正的羅馬,但是為了能像一個人一樣的死去,我們將殊死戰鬥!"。這就是我們這些歷經生不如死的苦難境界的中國工人必須自發組織勞工互助會的唯一理由!這就是中國工人為爭取維護工人群體的人的尊嚴所必須經歷的一輪忍茹負重堅忍不拔和義無反顧的流血犧牲!

同時我們更可以看到:這種同根相憫同根共濟同根互助的"勞工互助會"不僅僅幫助工人在危難中維護了人的尊嚴,更潛移默化了工人群體的"政治"道德。直白地說,你能指望連同根相憫同根共濟同根互助的"行業"道德都沒有人,會和你一齊共同參與維護人的尊嚴勞動的尊嚴和勞動的解放的正義鬥爭嗎?

從對歐美工人運動史的學習和對中國工人運動的回顧,我們己經大致地瞭解了歐美經濟性工人運動與中國政治性工人運動的迥然不同,也看到了兩祌迥然不同的工人運動在雇佣勞動與產業資本的彼此社會搏弈中給工人群體所帶來的利益或傷害,也明白了中國工人運動其所以一次一次地被迫捲入政治漩渦的原因是由於中國工人缺失了夯實工人運動的基礎:自發地組織並堅守勞工互助會的漫長過程。也清醒地認識到:工人只有在維護自己的人的尊嚴的前提下才能鼓舞起自己參與社會搏弈的信心和勇氣。工人只有在磨煉和培育出同根相憫同根共濟同根互助的"行業"道德以後才能團結起自已參與社會搏弈時的生死共進。中國工人該怎麼辦?

中國工人運動向何處去?決不是摸著石頭過河

中國工人運動向何處去?這是一個宏大的主題,不僅關係中國工人的利益和命運,同時也關係到世界各國的工人的利益和命運。如果我們這些佔世界工人總數達百分之四十左右的中國工人依然屈恥在沒有工人運動的無奈之中而無所作為,依然屈恥在有悖於世界各國工人已經爭取到"工會工資"的實施和福祉的貧困之中而繼續苟且偷生的話,我們中國工人不僅僅將繼續甚至世世代代地忍飢挨餓,而且將衝擊和瓦解世界各國工人歷經百年的社會搏弈才力爭到的"工會工資"的實施,這樣事實不僅己經發生和繼續發生,中國工人的無奈己遭世界各國工人的鄙薄,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工人沒有祖國。

中國工人運動向何處去?這是一個嚴謹的主題,決不是摸著石頭過河的機會主義,機會主義不僅會使中國工人運動陷於混亂和內爭,而且將誤導中國工人運動落入陷阱和漩渦,中國工人運動必須避免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的俄國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東歐諸國工人曾經慘遭的木匠做枷的政治悲戲。中國工人必須再一次清醒地認識到,在資本雇佣勞動的生產模式己經成為社會賴以生存的主導經濟基礎的時候,純政治工人運動所追求的勞動的解放不僅要與資本雇佣勞動的生產模式相抗爭,而且會演變上升到與整個社會和國家體制相抗爭,而工人卻必然是必須溶入到社會和國家之中的,因此在資本雇佣勞動的生產模式下,工人運動的全部努力都只能和必須是用於維護工人群體的人的尊嚴和勞動的尊嚴。

中國工人運動向何處去?這是一個工藝的主題,中國工人怎樣才能維護自己的人的尊嚴和勞動的尊嚴,世界工人運動的百年社會搏弈己經成規範,中國工人必須首先夯實工人運動的基礎。科學技術的發展,網際網路的流行給勞工互助會的建立和組合提供了便捷的支持。一種由工人自發組織的,以工人自發的會員捐獻和會員義工為資金運作,分散互聯於各個城市礦區,為外出打工的工人提供一小杯水一小碗飯一小枚沉甸甸的一元錢的解危救急的勞工互助會將支持相識或互不相識的工人高揚起人的尊嚴!

中國工人運動向何處去?這是一個廣闊的主題,由於權貴資本生產模式的怪異,中國不僅存在著大量外出打工的工人群體,也存在著大批在相對穩定的工礦場所打工的工人群體。這些工人群體不僅要責無旁貸地支持勞工互助會的運作,而且要勇敢地展開爭取"工會工資"的社會搏弈。例如:在紡織.製衣.小五金沖鉚.冶金爐前.礦山掘進回採等要求簡單重複的勞作的工作場所上班的工人,要立既展開按操作工實際體能消耗的科學數據為依準的計酬方式,以對應無良資本在計時計件的酬薪上任意延長工作時間和加大計件定額的卑劣行徑。工人實際體能消耗的數據應在勞動操作現場,以類似計算體育運動員體能消耗的科學方式進行測定。測定應在工人.資方.相關職能部門的共同參與下完成。取得測定結果的工人有權以科學的數據為依準拒絕現有的,由那些敷衍了事毫不關心工人痛痒的官僚和心胸狹窄的資方所制定的,僅僅只能"維持工人身體再生產"的全國統一工資標準。這種以工人實際體能消耗所要的物質金額為基準,並相應提高其他相關比值的計酬方式將大大提高在紡織.製衣.小五金沖鉚.冶金爐前.礦山掘進回採等要求簡單重複的勞作的工作場所上班的工人的工資收入而得到全體工人支持與擁護。從來就沒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爭取合理的工資報酬,全靠我們自己。中國工人將在爭取"工會工資"的社會搏弈中堅實地邁出富有中國特色的第一步,勞動的尊嚴將在爭取"工會工資"的實施中得到體現。

中國工人運動向何處去?這是一個深遠的主題,由於權貴資本生產模式的怪異,中國不僅存在著大量要求簡單重複操作的工礦企業,同時也存在著大批以"勞動技藝"為重要"生產要素"的龍頭企業。在這些國有.壟斷.外資.民營的龍頭企業中就業的工人群體不僅要責無旁貸地支持勞工互助會的運作,支持其他工礦企業工友所展開爭取"工會工資"的社會搏弈,而且要立即嘗試像歐美日韓等國大型現代化企業的工人一樣"強行佔有"一定比列的企業資產。不是無可奈何任由喑箱操作的廠內集資,而是名正言順旗鼓相當地參與管理,佔有性的管理不僅是將直接扼制權貴資本對公有資產的巧取豪奪,避免"體克"療法對國民財富的刮剝鯨吞,同時也為勞動的解放積累了相應的技術淮備。由於在這種企業上崗的工人很多都持有較高文化水準和從業技藝,較高的文化水準和從業技藝使其與各國的工人的相互交流學習借鑒成為便捷,又由於我們己經看到,西歐的工人再次走到了各國工人的前面。六十多年前,西班牙的工人創立了名為蒙德拉貢的社會生產模式:一種與資本雇佣勞動的邪惡"原罪"截然不同的勞動雇佣資本的全新的生產模式。這種由工人平等集資所創建的工廠,工人自覺努力勞動,工人共同協商管理,工人公平分享產品利潤,只有平等的工人沒有特權的老闆,只有直選的"義工"沒有貪腐的官員,只有誠實的互助沒有尖滑的蛀蟲,這種把工人的現實利益和長遠利益緊密結合起來,以勞動雇佣資本的理念來運作的企業,不僅嬴得了社會各界的敬重,取得了西歐現代化國家政府的贊助和認同,更彰顯了勞動的解放的曙光。<十幾年前,中國政府也曾指派了一些專家學者到蒙德拉貢進行過現場調研,奇特的是這些調研報告只在高層發改委有關官員的手稍許傳閱了一下,就被心懷叵測早己蓄意大肆侵吞國有資產和掠奪社會財富的窈國大盜們悄悄地束之高閣>只有在這種全新的勞動雇佣資本的生產模式自然而然地取代陳舊的資本雇佣勞動的生產模式並成社會賴以生存的主導經濟基礎的時候,一種全新的社會道德和價值觀念才會隨之自然而然地產生。勞動的解放不僅是各國工人的衷心嚮往,更是我們這些倍受權貴資本的欺凌的中國工人心中的聖火。

也正是在勞動的解放的聖火的指引下,我們這些倍受權貴資本的欺凌的中國工人將義無反顧地投身爭取人的尊嚴勞動的尊嚴直至勞動的解放的工人運動,這是歷史要求我們必須履行的職責和絕對的權利!

中國工人運動把定航向全速前進

戈可子 2009年12月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