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楊恆均:從《潛伏》的理想到《蝸居》的二奶

《2009,你的問題與我的回答》之三

2010-01-07 13:03 作者:楊恆均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到年底了,大家喜歡搞評比,例如要選出一個有代表性的漢字。我一看到這句話,就注意到了"代表"兩字,於是我就認為這個漢字非"被"莫屬。2009年"被"字被廣泛使用並不是某個人的心血來潮。而是命中"被"注定的。早在60年前,中國人就是"被壓迫"、"被欺負"、"被剝削"的。60年後,這"被"字也與時俱進,"被"賦予了新的意義,例如:被代表、被富裕、被就業、被自殺等等。前後兩個"被"字的語義變遷,說明漢字的博大精深和潛力無窮。聽說臺北的馬英九正在拿我們老祖先的繁體字申遺。我建議,這"被"及其變幻莫測的用法,應該申遺。

今年繼續用壓力而不是諸如言論自由之類的疏通辦法來維穩,結果可想而知,陷入惡性循環:一不穩定,就加大壓力,壓力越大,反彈越強,也就越不穩定......

今年最大的不穩定來自西北的新疆。從情報分析學的角度看問題的話,這應該給當政者一個有用的啟示,只是不知道他們那些部門裡是否還有優秀人才。

從2008年西南邊陲的西藏到2009年西北邊疆的新疆,說明維穩工作的另外一個"失誤":以為平定中原、搞定主流人群就萬事大吉了,其實大廈將傾的致命傷往往來自於某一個角落。西藏和新疆都是被邊緣化的地區,而且有一個共同特點,與十幾億主流漢人相比,他們多多少少是有點信仰的。那麼,接下來的2010年,主流人群中那群越來越大的有信仰的人群又會如何?

萬事的因果是很神奇的,有時你不知道因果還好,一旦知道了而試圖去幹涉、去打壓,反而促成了你不想發生的事情早日到來。所以我想說,千萬不要弄巧成拙,擔心出事就加大壓力。還有,就算你搞定了2010,那還有2011、2012這兩年呢,按照我朋友們的預測,這兩年是主流人群開始"被覺醒"的時期,同時,黨內沉默的大多數可能有一次小的爆發,也想喊兩嗓子。

2009政府的看點不多,都繼續堅守"悶聲發大財"的態勢,雖然各地維權和要民主的人士熱火朝天,但他們的鬥爭層級基本上都處於"派出所級別",也就是當局根本不烏你,用基層的派出所小警察來對付你,而那警察對付你的方法很簡單很溫馨也很無奈:哥們,我們和你一樣也要生活,你就別為難我們,好不?

所以,讓你伸出去的拳頭都不知道打誰,不過,重慶的薄熙來顯然知道用拳頭打誰的,而且重拳出擊,引來一片叫好聲與驚叫聲。重慶打黑轟轟烈烈,成果觸目驚心,一部分中國人從中認識到了這個社會到底有多黑,另一部分中國人則從打黑中看到那打黑的重慶政府有多黑。

可能擔心老百姓眼中一片黑暗,根正苗紅的薄熙來同志趕緊號召大家唱紅歌,試圖用革命前輩們鮮血染紅的紅色來沖淡一下被他們弄得漆黑一團的黑色。而且,最終重慶用一個精神病院的同志們集體唱紅歌的照片莊嚴地暗示:連這些精神有些問題的同志們都能做到的事,全國人民為何做不到?難道你們的腦子都進水了?

今年有兩個電視劇特別火,一個是年初的《潛伏》,一個是年尾的《蝸居》。《潛伏》讓我們想起了曾經有過的激情燃燒的歲月。那時為了革命的理想,可以千金散盡,潛伏在敵人的心臟。《蝸居》則一下子又把我們拉回到當今的現實,沒有錢,你只能"潛伏"在浮華的世界最底層,蝸居在自己租來的小屋裡。

六十多年前,冒生命危險潛伏在敵人身邊,那是因為心懷讓全中國人民過上好日子的信仰,也因這個信仰獲得人民的信任和支持,最終打下江山;現在"女人民"們只要不顧廉恥,又願意獻出自己青春的肉體去給坐江山的官員們當二奶,一樣可以擺脫蝸居生活,過上好日子。

中國的自由主義學者們一直強調個人價值和個人自由,認為中國人只要關心個人了,一切都好辦了。但他們怎麼也敵不過強大的愛國主義和集體主義精神,民眾們沒有吃沒有穿也要為國爭光的獻身精神。記得以前剛剛改革開放的時候,外國人到我們那裡,書記主任和校長都會讓穿得不好的孩子不用上學,或者貓在教室裡不出來被看到,當時大家都覺得天經地義,為了祖國的尊嚴,不讓外國人看到我們的窮酸相,這難道不是一種偉大的犧牲?

所以,在中國,自由主義分子總脫離不了個人主義、自私自利的形象,難怪沒有市場。可是2009年發生了一些事,一些中國上訪者和維權分子,竟然不顧"國格",偷偷跑到外國人集中的香港和臺灣去遊行示威,丟死國家的人了啊。

隨著網際網路帶來的信息流通和有限的言論自由,開始關心自己的人越來越多,自由主義肥沃的土壤就形成了,可見,自由主義也需要條件,當條件成熟時,人的本性就發揮出來了,誰不愛自由啊,誰不關心自身的利益啊。所以,建國60週年強大的紅色衝擊,竟然也無法讓人接受《潛伏》裡的革命理想,反而被《蝸居》裡二奶感動。

然而,條件快要成熟了,自由主義者跑到哪裡去了?此時不站出來,實在說不過去啊。我悲觀的認為,沒有普世價值的指引,沒有自由主義理念的推廣,沒有民主、法治和憲政作為目標,維權搞得再激烈也走不多遠,請問,你維權的激烈程度超過陳勝吳廣嗎?你比起李自成李闖王又如何?

再說說國際上的事。經過2008年風起雲湧的一年,2009年顯得風平浪靜。然而,國際鬥爭和間諜情報鬥爭是一碼子事,於無聲處聽驚雷。不知道是我去年幾篇文章起了作用,還是歐巴馬政府吸取了經驗教訓,結果是美國人真正找到了"和平演變"中國的利器。

那個"利器"就是根本不再關心中國,什麼人權啊,民主啊,個人自由啊,那是你中國人的事,關我美國人啥事?我為什麼要干涉你的內政?你都有十幾億人,如果真需要人權,你們不會自己爭取?每一次只要我美國和西方勸說你們幾句,請你們不要折騰自己的民眾,你看看啊,北京要翻臉不說,那麼多中國人要死要活的,一會要到巴黎和悉尼遊行示威,一會要把五星紅旗插到我白宮的台階上。你們煩不煩啊?

這就是美國佬等西方國家的新態度,有人說那是因為美國被唯利是圖的猶太財團把持住了,他們只想和中國做生意賺錢,不想搞政治。他們說的也有一定道理,但對於始終搞不明白中國的西方人,也許在灰心失望後放棄同中國"搞政治"反而是最好的政治。因為在我看來,在人權、民主和法治上,美國人由於不知道中國政府的運作、宣傳的厲害以及民眾的被動,往往是幫倒忙。例如,大家不妨回想一下,2008年如果沒有西方人"搗亂",傻傻的一下子把中國人的目光都吸引到巴黎、堪培拉和華盛頓,地震現場會那麼容易被遺忘?被毒奶粉弄得死去活來的兒童的哭聲就那麼容易被愛國的口號所掩蓋?

再看看今年歐巴馬上臺後的策略--嘿嘿,我不和你玩了,你也別想把國內的視線吸引到我的身上,更別想把你中國屁民的憤怒引到我美利堅的身上。你說這策略靈不靈?

當然靈啊,2009年,當憤怒的青年們發現只有站在他們一邊的俄羅斯擊沉了中國的商船,只有與襲擊美國的恐怖份子為伍的索馬里海盜劫持了中國人質的時候,他們雖然出離憤怒,卻無處發泄,最後只好集中火力,都發在想強姦鄧玉嬌的小官員身上,還有那個周久耕的香菸,還有拆遷的利益集團,以及出國花納稅人錢的公僕們......

最後談一下網際網路。我早在三年前預測的事情發生了。網際網路要想真正影響大眾,從一個小眾甚至是精英們表達意見的平臺搖身一變而成"大眾媒體"(Mass Media ),必須符合國際上公認的那個標準,就是使用人口數超過總人口的20% (不管你如何使用),而這個比例就正好在2009年左右達到了。這是什麼意思?這意思就是說,網際網路已經從虛擬走向現實,和電視、報紙等一起加入到教育、宣傳和洗腦大眾的行列......可問題卻出現了:電視和報紙都牢牢掌握在我們政府手裡啊,網際網路呢?

所以,中國的命運,你和我的命運還是和網際網路緊緊相聯的,2010年何去何從,還得從網路的命運來判斷......

 2010/1/4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