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湖南武岡常務副市長身亡 遺孀重慶下跪喊冤(組圖)

2009-12-31 23:07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湖南武岡市常務副市長楊寬生的遺孀劉月紅到重慶下跪向媒體喊冤

30日下午,湖南武岡市常務副市長楊寬生的遺孀劉月紅(中)到重慶下跪向媒體喊冤。

湖南武岡市常務副市長楊寬生的遺孀劉月紅到重慶下跪向媒體喊冤
30日,劉月紅面對鏡頭流淚,她堅信丈夫並非死於自殺。

11月26日,湖南武岡市常務副市長楊寬生的屍體在武裝部生活區內被發現,官方定論是"楊寬生系因精神抑鬱自殺身亡"。楊寬生的妻子和朋友堅持懷疑楊是被他人所殺,認為官方結論疑點太多,且定論很多地方自相矛盾。

12月30日下午2點過,死者楊寬生的妻子劉月紅到重慶江北區法院門口向媒體喊冤。此前的12月20日,劉月紅曾到廣州找媒體喊冤。

劉月紅喊冤的目的是希望楊寬生死亡案能得到公安部和最高檢的重視,重啟調查。

市長死亡家屬逃亡

30日,劉月紅面對記者稱其先後到廣州和重慶喊冤,是被逼無奈的逃亡。"官方說是湖南省、邵陽市、武岡市三級公安機關的結論,我們在湖南已經不能說話了,只有到外地喊冤。"

與到廣州喊冤一樣,和劉月紅一起來的還有楊的姐夫呂開化、楊的學生羅茜。他們來重慶喊冤的背景是:30日,在重慶打黑除惡行動中北京律師李莊涉嫌偽造證據、妨害作證案在江北區人民法院開庭,全國數十家媒體記者均在現場。

不過,劉月紅並沒有得到她所期望的結果。劉月紅手持"我是湖南被暗殺的常務副市長的遺孀,逃來重慶喊冤"的條幅剛跪在法院門口不到一分鐘,就被有關部門的人員帶走。"時間太倉促了,媒體都沒有反應過來。"

重慶有關部門工作人員告訴他們,湖南的問題應該在湖南去解決。

但劉月紅卻認為,"在湖南已經沒有喊冤的地方了,希望在重慶的喊冤引起公安部的重視,對楊寬生的死亡事件重啟調查,給我們一個合法合理的結論。"

30日,劉月紅面對記者再次下跪,為丈夫之死"喊冤"。

他們喊冤家屬遭查

劉月紅一行三人的手機和手機號碼在楊寬生死亡後,已更換10多次,他們認為,當地政府和警方專案組一直在阻止他們和媒體接觸,不允許他們發表認為對楊死亡的質疑,"換電話是因為我們懷疑手機被專案組監聽了。"劉的手提包內現在有4部手機。

楊寬生死亡前一天上午的9時27分,楊曾打電話告訴劉月紅:"有人要害我,某某和某某在合夥害我"、"我的手機被監控了,你的手機也被監控了"。

呂開化在長沙開有自己的食品公司,但他強調,在喊冤的過程中,該公司的賬務被專案組在長沙警方的協助下檢查,"他們說來查賬。"

因為對老師的死懷有強烈的質疑,在新寧縣一所中學工作的羅茜一直在幫助劉月紅四處奔走,但其妻子被警方帶領四處尋找羅,25日晚8點過,羅收到妻子的簡訊:"我在武岡。"

之前,羅茜的公職和工資被官方停掉。

29日晚,羅茜收到朋友的簡訊:"你太太來電話說舅媽被抓走了,家裡被查抄。"

似乎陷入困境的劉月紅仍在通過種種努力,想得到有關部門的關註:上週,他們發電子郵件給最高檢;本週一,關於楊寬生死亡疑點和家屬要求重新調查的申請遞交到了公安部。

"重新對死亡原因鑑定後,給我一個滿意的解釋,哪怕就是現在的結論,我也認命了。"在與記者交談中,劉月紅一直在哭泣,"弄不清楚死因,將以死抗爭。"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