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尊孔未必敗,反孔批儒未必勝

2009-12-15 19:20 作者:張三一言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有兩種勝敗。一種是硬勝敗,例如國共戰爭,毛軍事上和政治權力上的勝利,蔣介石失敗;經濟上的成功失敗也是一種硬勝敗。一種是軟勝敗,例如思想意識型態、制度的勝利;毛澤東取得了極權意識和制度的勝利,孫中山後人取得民主意識和制度的勝利,都是軟勝利。因為本文涉及勝利和失敗的含意,所以先予釐清勝利、失敗概念。釐清勝利概念對本文的論述有用。

[一]、尊孔未必敗,反孔批儒未必勝

黎鳴說:『我對儒教恨之入骨』,我有同感,尤其反感其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三綱五常。這是思想觀點感情意願的問題。我想談的是不要為了自己的思想觀點感情意願而改變事實,或要事實遷就自己。

黎鳴說:『尊孔必敗,反孔批儒必勝』。『其中的"奧妙"仍舊是與孔儒"倫禮"的究竟是"復歸"還是"遠離"相關︰"復歸"即敗,"遠離"即勝。』例證是,『在與國民黨的鬥爭之中,共產黨之所以能夠最終戰勝國民黨,其中最關鍵的一個原因,即是共產黨能夠順應大歷史的潮流,而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即是共產黨能夠堅決地反孔反儒,反中國文化的一切舊的傳統。』『歷史決定了國民黨蔣介石的失敗,因為他是孔丘及其儒家的孝子賢孫,所以 他不能不最腐敗;歷史決定了共產黨毛澤東的勝利,因為他與孔丘及其儒家勢不兩立,所以他暫時避免了最腐敗。』

很明顯,黎鳴說的"孔"、"儒"是指儒家倫理,即人是不平等的、是分等級的意識;黎鳴說的"勝利"是指軍事、政治權力的硬勝利。但是,其例證選擇性太強,結論也就無力,因果關係也有問題。

黎鳴引用國共戰爭這一段歷史來證明尊孔必敗,反孔批儒必勝。請看事實。有更多的反例可證明:尊孔未必敗,反孔批儒未必勝。黎鳴認為毛文革主要內容之一是反孔批儒,但是,文革本身就失敗了,連毛集團四人幫也覆滅了,被本質上反毛尊孔的鄧集團取而代之;只留下毛神主牌。這說明:反孔批儒是失敗者。黎鳴說文化大革命『失敗了,卻冥冥中衍生了後來事實上必然的成功。』這個"後來"若是指今天以後我不能置言,若是指文革後到今天之前,則這個因果關係不成立。文革後的經濟成就是被黎鳴視為親儒尊孔的鄧江胡取得的。把親儒尊孔取得的勝利之因歸功於反孔批儒,很牽強,所以,尊孔必敗,反孔批儒必勝這個因果關係不成立。可見尊孔尊儒一樣可以取得巨大的硬勝利。

我們再把視線轉向今天之外的中國歷史看看,中國的改朝換代,成功者失敗者都是尊孔崇儒派。東漢第一個皇帝漢武帝開始獨尊儒術,其江山傳了十三代,共195歲,尊孔崇儒明清時期達到頂峰,清朝第一個皇帝順治一年一度舉行祭孔大典,其江山傳了10代凡268年;更重要的是尊孔崇儒的清朝為現在叫做中國的空前(絕後!)地擴張了版圖,若沒有尊孔崇儒的清朝擴張版圖,今天中國人"強大"自豪感要大打折扣。維持了這麼長久的江山,建立了這麼宏大事業的朝代不可謂不成功。可見尊孔尊儒一樣可以取輝煌的硬勝利。

我們再把視線由國內轉向世界。在國外無所謂孔儒,但有與儒教倫理一點通的等級意識。除了近代史外,歷史記載基本上是等級意識戰勝等級意識。近代史前階段平等意識、制度和等級意識、制度互有勝負,近代史的近六十年(至今),則是平等意識、制度戰勝等級意識、制度,這是常態,反之則是例外。這可以拿叢日雲的統計作參考。

〔第一次浪潮:1828-1926年,約33個國家建立民主(1928年,美國總統選舉中,取消了選舉資格的財產限制。實際投票率達到成年男子的百分之
五十。)

第一次回潮:1922年-1942年,約22個國家民主制度被顛覆。

第二次浪潮:1943-1962年,約40個國家建立了民主。

第二次回潮:1958-1975年,約22個國家民主制度被顛覆。

第三次浪潮:1974年至今。1974年4月25日,葡萄牙政變(40週年了),為第三次民主化浪潮開端。按亨廷頓的統計,到1990年,有30個國家實現了向民主的過渡。而民主化浪潮又在持擴張,按D.波特爾的統計,到1995年,民主國家78個,半民主的43個,權威主義政體43個。前兩類計121個。(註:今天數目更多一些)〕

統觀這些事實,若從硬勝利的角度看,尊孔(通等級意識,下同)必敗,反孔批儒必勝觀點是不全面的。

[二]、尊孔導致專制勝利民主失敗,反孔導致民主勝利專制失敗。這些勝敗都是軟勝敗。

如果把黎鳴的尊孔必敗,反孔批儒必勝理解為尊孔民主失敗,反孔民主勝利,就比較準確。理由極之簡單,孔子的倫理就是等級社會制度的倫理,是專制社會存在的必要思想條件。這是漢宋明清強盛繁榮的理由。反孔就是反對孔子的等級社會倫理,就是反其道而求平等,平等是民主社會建立和存在的必要條件,所以,在中國要民主就必須反對孔子的儒家倫理。

黎鳴提到毛澤東兩度反孔:建黨時建政前、文化大革命期間。

毛澤東在建黨時建政前反孔,是馬列主義理論所需,也是時代大勢所致。毛反孔與當時毛鼓吹民主是一致的;毛澤東的反孔與倡民主同興同滅。為甚麼會滅?有兩個決定性原因。一個是馬列主義共產黨的意識型態決定:無產階級專政,共產黨代表無產階級,黨領袖代表共產黨;這個意識型態是100%專制貨色。這個貨色只能尊孔,不能反孔。一個是一黨獨存獨大:全國只有共產黨一個掌權黨,這是一個沒有制衡與監督的掌握政治大權的黨,一個沒有制衡與監督的黨走向專制與腐敗是必然的。這樣的黨極之需要孔倫理作保護。所以,毛及其黨不可能真反孔。毛澤東共產黨的江山是在假反孔,不反孔,實質是尊孔的思想條件下打出來的。鄧江胡共產黨因專制政權腐敗需要而全力鼓吹尊孔。這說明不反孔必然建不成民主政權,專制獨裁和腐敗更需要孔子的儒家倫理保護。

毛澤東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大反特反孔夫子是怎麼回事?

文革時反孔與建國前倡民主同一貨色:用民主和反孔旗號來奪取非毛手中而在劉周手中之權力,特別是其間林彪的權力。

毛澤東在文革時要建立的是全國(也妄想全世界)只有一個神,沒有神的代理人分享其權力,神之下只有不分等級的民。他深信民是虔誠信神敬神服神的,所以他有膽量放手讓在一神之下的萬民實行他所謂的大民主,並以這類大民主來奪取其既存的神代理人(官僚)分享的權力。反孔子的等級倫理正好符合其奪權需要,故祭起反孔大旗。若問毛澤東,徹底反孔倫理,徹底平等,平等到毛神與普通一民平等,他願意嗎?毛反孔是反孔的金字塔式等級權力結構,幻想建立一個一神之下是全民,全民之上只一神,一神罩全民的烏托邦社會。這個幻想本質是不能反孔的等級倫理的,它只能修改孔儒倫理,使之為毛所用。所以,毛在文革中本質上是尊孔的,起碼是不反孔的。毛尊孔和毛後鄧江胡尊孔不同在於:毛是尊他改造後的一神罩全民極端等級意識的孔倫理;鄧江胡尊的是原本的孔金字塔等級倫理。

由此觀之,毛文革有兩重性:反孔,反孔倫理中金字塔等級倫理;尊孔,尊孔倫理中可改為一神罩萬民的極端等級倫理。兩重性表現在民主方面是:倡民主,用全民大民主消除他這個一神之下既存的官僚權力;反民主,他是萬民之主,民絕對不能作他這個神之主。從這裡也可以看到毛的本質是尊孔反民主的。

有一個有趣的問題:文革中有沒有民主?

答案是肯定的:有。在甚麼地方有?民主存在於毛之下的官僚與民關係中;毛與民的關係絕對沒有任何民主可言。若文革能持續下去,世界的民主精神、理論傳入後,毛神才死去,中國的民主可能就在文革中誕生。(關於文革中有民主,武振榮和劉國凱有精確和獨到的見解,有興趣的網人可參閱他們相關文章)

[三]、尊孔的甚麼才是關鍵

是不是凡是"尊孔"都建不了民主制度?也不盡然,這要看你尊孔的甚麼而定。你若是尊孔之等級倫理那就必定建不成民主制度;你若是尊孔之有教無類教育思想等等非等級倫理的東西,則與民主還是專制無關。

同是漢人為主的臺灣和大陸都尊孔,但是,大陸建成世界出類拔萃的極權制度,也創造出了舉世無雙的貪污腐敗偉業;臺灣則建成憲政民主社會。這是因為大陸尊孔之等級倫理,臺灣尊孔的師表聖人。

[四]、是尊孔導致腐敗還是腐敗需要尊孔?

尊孔導致腐敗是無疑問的。孔子的倫理就是建立等級社會的倫理,孔子定位的君父是絕對尊者,是不受地位等而下之的臣子制衡、監督的,焉能不專制不腐敗?但是,孔子倫理不僅僅是專制和腐敗的思想主導者,若是,那些腐敗起來了的腐敗者們就可以把孔倫理丟到垃圾桶裡面去了,事實卻不然。事實是,越腐敗就越起勁地鼓吹孔倫理。可見,孔倫理不但是腐敗的思想主導者,還是專制腐敗的需要,因為它是專制腐敗的保護者。這就是當今世界首席極權腐敗黨──共產黨及胡錦濤為甚麼要死勁鼓吹尊孔,大搞祭孔盛典的理由所在。

現在可以小結一下了。不可籠統說尊孔必敗,反孔批儒必勝。

理論和歷史告訴我們,尊孔倫理與硬勝敗無關。不過,現實是,民主第三波之前,大體上是尊孔倫理間、尊孔反孔間互有勝敗,之後,反孔倫理勝尊孔倫理是常態,反之是非常態。

可以說,尊孔倫理民主必敗專制必勝;反孔倫理民主可能勝專制可能敗。尊孔倫理外的其它孔子思想與政治成敗無因果關係。

孔子倫理必然導致專制和腐敗,專制腐敗更需要孔子倫理保護。


20091010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