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原湖南攸縣縣委副書記受賄獲刑 被捕時揣護身符

2009-12-07 14:38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現代快報127日報導 攸縣原縣委副書記劉龍仔被抓時身上揣有5道「護身符」,都是從廟裡或和尚那裡求來的「保命符」,劉家神龕上也有「護身符」和「保命簽」,印證了「走多了夜路子,睡覺都不得安寧」這句老話。

近日,有「攸縣王」之稱的劉龍仔因犯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私藏彈藥罪,被醴陵市法院一審數罪並罰,判處合併執行有期徒刑16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並處沒收財產150萬元;其妻子李玉梅犯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並處沒收財產15萬元。檢察機關已追繳的未隨案移交的劉龍仔、李玉梅違法所得人民幣680多萬元、港幣2.37萬元、美元4424元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上海兩處房產成為突破口

劉龍仔,男,54歲,被抓前系攸縣縣委副書記、攸縣縣委黨校第一校長。其妻子李玉梅,系攸縣人民醫院藥劑科藥劑師。

2003年,株洲市紀委就接到過有關劉龍仔問題的舉報。「當時市紀委就找過他,和他談過話,但沒有引起他足夠的重視。」株洲市紀委辦案人員介紹說,之後一直有劉龍仔問題的反映,但一直沒有找到證據。

去年8月份,省委巡視組到攸縣呆了一個星期,收集了劉龍仔更多的詳細情況,之後給株洲市紀委一個交辦函,對劉龍仔問題進行調查。

今年111日,株洲市紀委、檢察院成立聯合調查組,對攸縣的劉龍仔違紀違法問題著手調查,同時被調查的還有攸縣原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黨組副書記丁義平,以及原副縣長王日桂。

紀委辦案人員介紹,劉龍仔的反偵查手段特別厲害,更主要的是他早有預謀。近幾年來,攸縣陸續有官員被抓判刑,多少對他有些觸動。「上海的兩處房產,成為本案的突破口。」辦案人員說。劉龍仔的兒子劉俠在上海工作,但其幾千元錢的月薪卻在上海買了兩套每套價值100多萬元的房子,根本就不可能。辦案人員首先去了上海進行調查。

據上海房產公司負責人介紹,兩套房子早期付款100萬,剩下的按揭還貸每月1萬元左右,付款都是從株洲地區匯過去的。令辦案人員犯難的是,劉龍仔在株洲的銀行賬戶根本沒怎麼動。經過反覆調查,辦案人員發現,劉龍仔妹妹的銀行賬戶上經常有大量資金進出,且他的妹妹正好在信用社工作。根據經驗,辦案人員判斷這些資金很有可能就是劉龍仔的。經過幾個月的外圍調查,發現劉龍仔的妹妹其實就是劉龍仔家的「管家」,在信用社上班的同時幫劉龍仔理財。

劉家建莊園勝過封建地主

106國道邊上,有一處大莊園,比過去地主的莊園更豪華氣派,甚至比攸縣一般的機關大院都大。

據株洲市紀委辦案人員介紹,劉龍仔在其老家大同橋鎮有一莊園,莊園面積達33畝多,其中名貴樹木無數。園中種著有「黃金樹」之稱的國家一級保護植物紅豆杉,還有一些老闆為了投其所好,不惜花大價錢從外地「搞過來的」樹木。「有一棵鐵樹,是一攸縣老闆花2.8萬元從廣西省買來送給他的,總之攸縣有的名貴樹木劉龍仔莊園都有,攸縣沒有的名貴樹木,劉龍仔莊園也有,他的莊園簡直就是‘植物園’了。」紀委辦案人員說,這個莊園有23畝地是劉龍仔租賃村組的,租用時間為30年,租金只有1萬多元錢。一到週末,劉龍仔就住在這個莊園裡,澆花剪枝,過著神仙般的日子。

劉龍仔家的莊園在外圍建有2.5米高的圍牆,牆腳有12尊十二生肖的石雕,堪稱宏偉。莊園裡分區,「桂園」,專門種植桂花樹;第二個區域「樟園」,全部種的是樟樹,第三個區域為「竹園」,各種竹子應有盡有。莊園裡還有未來得及取名字的第四個區域,栽種著各種果樹。「他家的莊園恐怕連封建社會的大地主都沒法比。」紀委辦案人員如是說。

株洲市紀委辦案人員第一次前往劉家莊園取證時,只在圍牆外拍了照片,高高的圍牆根本沒辦法進去。第二次是翻牆進園取證。「正好有一處圍牆的一塊紅磚是松的,於是我們將松的磚頭拉出來一半,踩在上面爬上牆,然後再把磚推過去,踩在上面下去。」辦案人員說:「牆太高了,下面又是水泥硬化地面。」

建這麼一大莊園,劉龍仔只在週末才回家住,平時莊園就只有他父母親。辦案人員說,劉龍仔家的祖墳也在莊園裡,「那天我們翻牆進去取證,他曾祖父的墓碑突然掉了一塊,把我們一辦案人員嚇了一跳,但那時更堅定了我們辦案的決心。」

5道護身符護不了「攸縣王」

經過3個多月的外圍調查,423日,辦案人員在掌握了劉龍仔的大量犯罪證據後對其進行抓捕。23日,一個組的辦案人員先到攸縣進行踩點。24日,其它幾個組的人員均趕到攸縣,辦案人員在吃早餐的時候,正好碰到劉龍仔的妹夫何志堅,辦案人員遂將何志堅抓獲並帶離攸縣。緊接著,劉龍仔的妹妹劉敬,劉龍仔妻子李玉梅先後被抓,並馬上被帶離了攸縣。當辦案人員趕到攸縣縣委對劉龍仔進行抓捕時,他正在開會。開會結束後,劉龍仔在該縣縣長辦公室被辦案人員控制。

帶到株洲後,辦案人員發現劉龍仔身上竟然揣有5道「護身符」,都是從廟裡或者和尚那裡求來的「保命符」。

紀委辦案人員介紹,劉龍仔在案發前已經惶惶不可終日,對自己的前途已失去信心,但他始終沒有勇氣和膽量向組織交代一切問題,依然存在僥倖心理,以為自己關係網大,認識很多領導,事先也作了不少準備,應該不會出事。辦案人員說,檢察機關搜查劉龍仔家時,在劉家的神龕後面搜出兩張紙條,一張是八字簽,一張是護身符,上面寫著「今年有牢獄之災,過了7月份就可逢凶化吉」,但沒想到還沒到7月,劉龍仔就已經東窗事發了。

上百人才拿下他

辦案人員用了一套綜合系統的政策攻心術,才攻破劉龍仔的心理防線,慢慢把他拿下來。

劉龍仔心存僥倖心理,前期已做好了反偵查工作,特別是在2003年被株洲市紀委談話後。「就算是辦案人員掌握了其犯罪證據事實,他也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讓我們做選擇題。」一辦案人員說,「從今年112日開始調查,到424日被抓審訊,再到828日移交檢察院,近9個月時間,共出動各級紀委、檢察院辦案人員上百人才拿下這個案子」。

「他還會表演,審訊中多次流淚,大部分是在給我們表演,但當提到他近80歲的老母親時,他才真正留下了悔恨的淚水。」辦案人員說,在審問中,劉龍仔對自己受賄的日期、數額採取虛報、謊報等手段,讓辦案人員做選擇題,明明是收的現金,他說是銀行轉賬,既要判斷他供述的真實性、又要確定他供述的準確性,增加了辦案難度。

在劉龍仔大同橋老家和大頭坳家搜查時,根本沒有什麼有價值的線索,最後是在大同橋老家莊園裡的水塔裡找到了他大量債權證據。

「攻克」劉龍仔經過

2003年,株洲市紀委就接到過有關劉龍仔問題的舉報,並找其談話。

20088月,省委巡視組到攸縣花了一個星期收集情況,隨後向株洲市紀委交辦。

2009111,株洲市紀委、檢察院成立聯合調查組著手調查。

辦案人員赴上海,從劉龍仔之子劉俠所購兩套均價值100多萬元的房產中獲得線索。

辦案人員多次到劉龍仔的私家莊園查訪,第二次是翻牆進園取證。

423,抓捕人員到攸縣踩點。

424,劉龍仔,其妻李玉梅、其妹劉敬、妹夫何志堅均被抓。

828,劉龍仔案移交檢察院。

121,劉龍仔被醴陵市法院一審數罪並罰,判刑16年。

劉龍仔簡歷

1978年至1983年,先後在攸縣衛生局計生辦、攸縣人事局、攸縣機構改革辦公室工作;19841月至19858月,任攸縣團縣委書記;此後先後擔任攸縣常務副縣長等職;200111月至200210月,任攸縣縣委副書記兼常務副縣長;200211月任攸縣縣委副書記至案發,並自 20031月起,兼任攸縣縣委黨校第一校長至案發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