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觀西漢書】(卷十一):漢武帝修道(一)

2009-11-27 01:14 作者:李成文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漢武帝乃景帝十子,未生之時,景帝親見霞繞龍盤宮中,佔臣姚翁卜之,得吉卦,數日,帝復夢神女捧丹授王夫人吞之,以為祥兆,數日,乃懷武帝。武帝三歲時,景帝試問樂為天子否,武帝對曰:「此事由天不由人,願從陛下左右,盡為人子之責。」景帝聞言且驚且喜,遂加以教之,四歲立為東膠王。及七歲,已能背誦數萬卷冊,上至伏羲五行,下至聖賢國策,景帝見其聖轍過人,賜名劉徹,立為太子。

武帝年十六登基,即位長安,在位五十四年,罷黜雜說,施民以儒;表章五經,興辦太學;修建郊祀,禮拜百神;重定幣制,國營公賣;改定正朔,修訂曆法;集權中央,嚴行苛法;頻征匈奴,疲耗中原。

建元元年,武帝詔舉賢良方正、直言極諫之士,策問治亂盛衰之理,董仲舒以「天人相應」之說以對,三問三對,故稱《天人三策》。舒援《春秋》,闡天道不亡不變,盛衰興亂僅存於人,故天降災異示警君王治國,君王需順道而行,修身正己,製法安民,重德輕刑,以德服人。昔三皇五帝,禮樂教化,陶冶民風,民得長久安寧,故當罷黜雜說、施民儒術,以立法度,民方知所從矣。武帝納,乃獨尊《易》、《春秋》、《禮》、《書》、《詩》五經於官學。

董仲舒,景帝時任博士,言行合禮,為人廉直,講授《公羊春秋》。《春秋》,乃孔子據魯史,宣揚王道之典。《公羊春秋》擅於讖,發《春秋》微言大義,言孔子瑞聖。魯哀公十四年春,西狩獲麟,麟者,仁獸也,祥瑞之兆,有王者則至,無王者則不至。昔伏羲受龍圖,畫八卦;堯見玄龜負書而出,遂禪於舜;舜亦見黃龍負河圖,乃禪於禹。孔子見麟,遂曰:「吾道窮矣。」乃作《春秋》,九月書成,撥亂世,反諸正,亂臣賊子皆懼。

建元六年,武帝因伐閩越,時遼東高廟、長陵高園殿皆災,舒諫言上天降災,乃警示君王弗修德,竟招下獄,幾乎論死,後雖特赦,舒不復上言。晚年托病辭任,不復為官,專事修學著書以終老,著《春秋繁露》。春秋,乃解說諸事;繁露,意指聯貫之像。舒主天生萬物,陰陽消長,五行相生相勝流轉。君王治國必循天意,天意示警災異祥瑞中,制度亦應天象之數。人之形體,相應天象,是故天人相類,受命於天,當行仁義而非為利苟生。天有陰陽,人亦有善惡,需教化,以「三綱〔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五常〔仁、義、禮、智、信〕」為準,為善去惡。君王貫通天、地、人,所以尊王,又君王蓋以仁政配合春、夏、秋、冬之節令,刑治乃逆天之政,德治方順天行道。

元朔三年,西使張騫歸。昔武帝欲遣人通使月氏,同伐匈奴,騫自願應募,帝遂命持節出使月氏,行遭匈奴扣,騫仍持漢節,十餘年,終得脫逃,始至大宛。大宛於月氏之北,民耕田為生,有城郭宮室如漢,產葡萄、苜蓿、良馬。幾經輾轉,騫方至大月氏,既征服大夏,土地肥饒,人民安樂,無意起兵,又見漢甚遠,往來不便,無意結交,騫遂遊歷大夏以辭歸。

時稱天下有三眾:中國人眾,大秦寶眾,月氏馬眾。大秦位西海之西,東西南北各數千里,有城四百餘所,多金銀奇寶,有夜光璧、明月珠、火浣布、珊瑚琥珀、琉璃朱丹等珍物。人民高大平正,似中國人而胡服多巧,能化銀為金,國土市買皆金銀錢。

有小人國在大秦南,人僅三尺,穴居,其耕稼之時,懼鶴所食,大秦衛助之。

元狩元年,淮南王劉安遭小臣誣告謀反,武帝下詔大宗正查辦。劉安,漢高祖孫,才思敏捷,善為文辭,武帝敬重有佳。安交遊甚廣,與其賓客編《淮南子》,師從八位仙翁神仙道術。追兵未至淮南,仙翁勸曰:「小臣失德,天必誅之,此亦天授升天之意,否則日復一日,如何割舍人間凡事?安與其近親三百人遂服食丹藥,飛升而去,僅留人馬蹤跡。追兵回奏,武帝聞之懊恨,令誅小臣,而後好神仙之術,常祭名山大澤以求道。

元鼎二年,武帝令就長安城北門內筑一臺,以迎神仙入居。臺以香柏為梁,故名柏梁臺,高數十丈。柏粱臺既成,武大會群臣,令有能為七言詩者,始得上臺預宴。武帝先吟一句,群臣奉詔,接續成篇,後世因名柏梁臺體。

詩云:
日月星辰和四時,(帝)
驂駕駟馬從梁來。(梁王)
郡國士馬羽林材,(大司馬)
總領天下誠難治。(丞相)
和撫四夷不易哉,(大將軍)
刀筆之吏臣執之。(御史大夫)
撞鐘伐鼓聲中詩,(太常)
宗室廣大日益滋。(宗正)
周衛交戟禁不時,(衛尉)
總領從官柏梁臺。(光祿勛)
平理請讞決嫌疑,(廷尉)
修飾輿馬待駕來。(太僕)
郡國吏功差次之,(大鴻臚)
乘輿御物主治之。(少府)
陳粟萬石揚以箕,(大司農)
徼道宮下隨討治。(執金吾)
三輔盜賊天下危,(左馮翊)
盜阻南山為民災。(右扶風)
外家公主不可治,(京兆尹)
椒房率更領其材。(詹事)
蠻夷朝賀常會期,(典屬國)
柱□□櫨相枝持。(大匠)
枇杷橘栗桃李梅,(太官令)
走狗逐兔張罘□。(上林令)
齒妃女唇甘如飴,(郭舍人)
迫窘詰屈幾窮哉。(東方朔)

元鼎四年,武帝得一方士欒大,大巧言機變,敢為大言,自稱通仙,稱帝欲求仙,須先尊貴其使者,令為親屬,客禮相待,大佩印信,方使通言於仙人,仙人若不允,須再加尊其使,然後可致。帝聞言心喜,又恐遭欺,遂命大驗試小術。大乃吩咐左右,取小旗百桿,插於殿前,口中默念,俄頃,旗桿齊飛,離地十餘丈,觀者皆驚,帝遂下詔拜大為五利將軍,數日,又加封印綬,招為駙馬。然帝求仙情急,欒大乃設壇立座,賣弄小術,招鬼物低靈,藉以敷衍,消磨歲月。

數月,帝慍,大即行裝佯以尋仙,帝亦暗遣密侍以窺。行間,大率僕役,遊山玩水,及至海濱,大斥退隨從,曰:「賤僕何德見仙,吾一人往,且候。」密侍往窺,大見四周無人,僅信步漫遊,並無仙人降臨與之交談,密侍遂回報以帝。及返,大妄言,佯稱得見仙人,帝知受欺,憤怒異常,將欒大罪以誣罔,腰斬於市。

相關文章:【觀西漢書】連載

(看中國網路首發,歡迎轉載,不得更改)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