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評委主席李有莆再談神傳文化中的文丶武丶道德

2009-07-15 21:46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第二屆全世界華人武術大賽將於今年八月在臺灣進行初賽丶十月在紐約舉行初賽丶複賽和決賽。本次大賽評委主席李有甫強調,大賽宗旨就是弘揚和歸正中華神傳文化丶道德。真正的歸正和弘揚中華傳統武術和武德。李有甫在接受採訪時,用早年習武時的小故事闡述文武道德在武術界是如何展現的。讀來對習武愛好者很有啟發和幫助。

歸正和弘揚中華傳統武術丶武德是我們的目的

真正的傳統文化就是從久遠年代流傳下來的文化。李有甫說:傳統還是要傳統,這裡包括了傳統的武術丶風格和特點,是久遠年代流傳下來的,而不是那些新的丶改變了的丶扭曲的丶變異了的,不要這些,這就是我們的目的。歸正是因為現在的武術已經失去了原來的內涵,比如它講究一些體操的丶雜技一些方面的東西,根本不屬於武術,而真正久遠年代流傳下來的傳統的東西,很多年輕人不知道了丶遺失了。我們要把它找回來,歸正所有不正的,歸正他。

傳統武術包括武術和武德

李有甫說;武術是用來制止邪惡丶制止暴力的,不是用來行凶殺人丶打架鬥毆的。" 能夠制惡,武術的技術,技巧一定要高於它,制止一定要高於暴力的技術,用來保護善良丶止惡揚善是武德的一個表現成分。"

"用於抗暴丶止惡揚善就是武術的武。武術與武德本身就是連在一起的,因為神傳文化要求人有道德,文丶武丶還要有道德。"如何表現?李有莆講了一個小故事。

我的老師陳繼申早年在山東,很多人都知道陳老先生有功夫,很高,有本事。有一位國內的教練丶從他原來的老師那聽說過,‘陳老先生很有兩下子,‘就讓他的老師寫了一封信介紹他去學。教練去了之後想先試試這陳老師功夫高不高,就說:我可以跟您試試手嗎?陳老先生說好,兩人就去了濟南的大明湖。

大明湖的風景非常美,他們在樹林裡找了一塊兒空地比起來了。陳老先生說:你先出手吧。這個教練開始了。可是,他無論怎麼打都打不著陳老先生,打了半天丶累得全身大汗也沒打著。陳先生問:還打嗎?回答:不打了。但是心裏不很服氣說:那你也沒打到我。陳老先生說:那好吧,你把外衣脫了。教練穿的是白襯衫,脫下來後看到後背兩個腳印,打成十字,交叉在背後。

陳老先生在他背後打了兩個腳印,但是他自已都沒有感覺。李有莆說:那分寸掌握的非常好。踢到後心上的腳印,重了可傷身丶致命;輕了可能被打者還會不服氣。這樣教練服氣了,說:老師的功夫真高,打過來都不知道,那要傷人是很容易的事。

李有甫說,陳老師表現出來的不僅是功夫高,武德也是很高的。出發點是愛護學生,他才能不傷害學生。反過來,有的老師就不是,打學生,有的打的很厲害。比如有的學生跟老師學擒拿,‘老師'一出手,一拿真像是要把手腕拿下來,把手腕拉的很腫。他要顯示,要學生聽他的丶服他。

李有莆強調:老師要教人武術,首先必須要有好的武德,把好的武德繼承下來。要講給徒弟�聽,要教。有的觀念認為我不打他,他對我不敬重,不知道我的厲害。有的學生認為這個老師會打人,就是好老師。其實這個觀念就是錯的。‘武'是用來止惡的,不是用來作惡的。中國歷來就有這種傳統的思想,傳統武德。

傳統武德,技術方面功夫高低就看:我不但能讓你不傷害到我,還不傷害你丶讓丶退讓。所以武術和武德是不能分的。

想學功夫,要吃苦還要有悟性

比如,有的老師教人,只教一招‘踢腿'丶或讓你練‘站樁'幾年下來也沒教什麼。有的學生就想‘他不教',沒教點獨招丶絕招。李有甫解釋說:其實這就是師傅在考驗你,看你能不能吃苦。其實這種枯燥無味,很累。像站樁,站得全身發抖,沒有點毅力根本站不住。踢腿也是一樣,很苦很累很枯燥。就是用這種方法提高他的承受能力丶提高他的心性。這是一種考驗吧。

他說,想找一個好的老師這也是一方面吧。有的老師不一定很出名,其實‘有名的名,不一定是明白的明'。這也是有人知道,有人能瞭解到。學生的悟性也很重要。要多觀察和思考。

什麼是悟性?悟性,在修煉界講的是對法的理解能力丶體悟丶領悟等。而在一般武術界講的悟性,就是對師傅講的可以理解丶察覺一些吧;比一般人,能領悟一般人理解不了的,能超脫出來。

師傅找徒弟多是講的修煉上的事情。有的師傅是有功能的,他能看到這個徒弟的根基呀丶因果一類的事情,看這個人業力大不大,他可不可以教。在武術方面很多沒有這麼高深的功夫,他就是靠考驗。教一大幫徒弟,看誰能吃苦,看誰心性比較好比較高的,就教誰。多少年下來,他教一二個;也有用一二件事來考驗的。即,這人心性怎樣,他能不能吃苦?李有甫說:這兩點很重要,能吃苦丶悟性高,他要求自已做一個好人。

李有甫年輕的時候學武,幾年下來就練一套動作。李有甫說他當時也很盼著老師能教他新的套路,每天都想‘老師今天一定教我新的'結果還是沒教,幾年下來還是老的套路,但是老師每次都能耐心的告訴:還有哪些地方做的不好,哪些地方應該怎麼練。他把一拳一腳通過動作都細膩的表現出來。"他做的好,我當然要學",李有甫說。時間長了,到一定時候,就能看出來,在後來的比賽當中,就能看出來自已確實提高不少。也得到老師等前輩的高度評價。

出發點是善,點到為止也是武德

在武術界,老師教人有一招,就是一招一式把你教會;不教人也有兩種,一種是就是不教;一種是什麼都教,今天學這,明天學那,什麼也沒有學會學精。這是不教人的昭。李有甫希望有志學習武術功夫的人千萬不要朝三暮四。

"年輕人都有好勝心,練武功丶比賽,就是想取勝丶想贏。這個心到一定程度就不好了。比如,好勝,能贏就可以了,有的:就出手比較狠;有的就比較善丶就點到為止。其實,點到為止就是武德。"

"我的老師過去是武術學會的負責人,去到各地參加各種大型活動,各地都有很多武術行家,有時去了有的出手很狠丶也很快。他經常的做法是把對方制住,制住以後可以打,但是他不打,這就是武術它武德體現的地方。能制住對方,已經表明其功法功夫高於對方了,高於它但不打他丶不傷害對方,表現的是很高的武德。"

"我年輕時也有年輕氣盛時,有時想起來也覺得後悔。比如同學之間練習,動作都很快,出招解招,而後再出招對方解丶丶丶;有時對方突然不按規矩,出狠招,"李有甫說:遇到這很氣有時也出重手,想擺平他,但容易傷及對方。因為同學之間練習,我一般都是點到為止,所以老師才教我很多,經過反思丶提高知道出手重了不好,滿足了好勝心了,但是容易傷人。

李有甫研究生畢業後教學生時,也遇到牛高馬大的學生要和他一比高低的。"當時,有個學生非常會打鬥,曾經一人打敗八人。老師在人看來不怎莫高大,一天這位大個個子高學生提出要和老師比試比試,我說行呀。他先出拳,拳打,怎麼也打不著;他說,那我腳踢,還是踢不著;他說,那我就拳打腳踢吧。於是他就拳打腳踢,還是打不著。我當時看他越打越急,老打不著,全班學生都在看,他已經動了氣了。我出手點了他頭上的穴,他一下愣在那,不打了。以後對老師特別佩服和尊重。他因生長在單親家庭,從小很苦,總受人欺負內心變態,人本質並不壞,所以,我還是一樣教他。

傳統武德講涵養講守德

武藝高深是用來止惡的。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其實,李有甫說:有時行家確實不用出手,他用一些方法就能知道對方高深?"天津有一個國術館館長,叫薛甸(音譯)。薛甸的功夫很高,他也常常跟我師傅切磋武藝。一天他們正在喝茶,一個國術館學生跑進來說‘老師不好了,有人來踢館來了'。這人來了也不說話,上手就拆房,左手進牆拆磚丶右手進牆毀磚,來勢很猛丶速度很快。說罷,老師和薛甸趕到國術館。那人還在拆。薛甸說,進來吧。那人一看館長來了,就跟隨進了房間,各坐八仙桌左右。徒弟拿了兩個大玻璃杯,倒上白開水。來者不說話,用手一拍桌子,玻璃杯碎丶水灑一地。

薛甸看後也不說話,把手放在杯子上,手向上一提,(李有輔做了各姿勢,將手提過頭頂約一尺高)水跟著被提了起來,手一放水又回到杯子裡。那人看了,站起來就走了。從進來拆房到出門,來人沒講一句話,就是用招兒說話。

武俠小說裡的百步穿楊丶遁入另外空間,一會兒又出現了等功夫是有的,李有甫說:那一般是功能,像剛才講的水可以提起來丶又放回去,就是功能了。有功能就可以進入另外空間。它不是靠打靠身體的運動來解決問題的了,他有功能在另外空間。這已經就是超長了,這些人也是靠修心提高而升華的,那也是武德。武德高才行,武德不高他不會有這麼高的功夫,師傅都要教的。遵守武德也有很多嚴格規定的。

有的人學了高功夫,也有變壞的,那功夫也就隨之而去了。早年山東有一個人20多歲功夫很高的武術教練,可以一掌擊碎石碑。小時候比較純很快就修上來了,走入社會就不行了,脾氣很壞,比武出手很重經常傷人,有時還去不好的地方為所欲為。20幾歲就得重病死了。這都是因果吧。李有甫說,有了武功千萬不能做壞事。

武術丶內家功丶外家功丶修煉丶丶丶,是什麼關係呢。李有甫說:修煉有內外兼修的,像傳統道家就是這種修法;古代張三豐的太極就是內外兼修的。最重要的是他是修心性為主,有心法,他就可以修的很高。心性是對修煉人的一些要求丶一些方法。比如怎樣守德丶怎樣吃苦丶消夜呀,去掉一些執著心呀等等,每個法門不同丶要求有所不同。提高上來,他的功就能提高上來。

武術裡有內外兼修的東西,可以提高到一個層次,但是他不是修煉,他還不一樣,沒到那個境界。中華傳統文化不同層次丶有修煉的文化丶也有普通人的文化,從上到下是貫穿下來的,"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法"。

武術大賽的評判標準評判標準。大賽評委主席李有甫先生說:按照傳統的,比如手眼身法步,內外合一丶他的勁力呀,他的功夫呀,都是按照傳統的各門派本來的要求來做評判。對參賽者的要求,不管你練了什麼,參加比賽就的按照傳統的套路丶特點。

大賽的項目丶比賽要求:大賽網站的章程裡都有,這些都是比賽範圍。還有兵器的比賽,長短劍棍丶丶丶等。今年取消了太極犬項目的比賽。因為,太極拳在久遠年代當中流傳下來以後,已經失去了古老的張三豐創立時的內涵,而且各門派要求又不一樣,所以這次沒有把它列入比賽。

至於每一個人只報一各項目,李有甫說,他的好處是,每個人可以把他最熟練的,領會最深的,最精華的東西表現出來,這樣減少了重複和雷同。他說,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因此只要表演一套就可以了。

在評判中沒有採取‘去掉一個最高分,去掉一個最低分,取中間值的做法‘,李有甫說:取一個中分是體育比賽的方法,對具有傳統的高深武術,高深功夫不適用。傳統武術比賽評判用懂的師傅,用他的道理來評分更為合理。

他說,真正有高深功夫的,他表現出來是跟大家分享丶是展示丶提倡或他表現的是讓大家喜歡,對名利並不執著,內心不平,正是考驗武德。在意的人本身技術並不一定很好,我們評判秉持公正希望選手放心,把心態放平。希望通過這次大賽真正歸正和弘揚中華神傳文化和道德,真正的歸正中華傳統武術和武德。



来源:看中國來稿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