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吃飯,從來就是頭等大事

2009-07-06 14:06 作者:易中天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中國文化是一種"食的文化"這種觀念,依我猜測,多半是餓出來的。

想來我們的先民對於飢餓一定有刻骨銘心的記憶。那時候謀生有多難啊!剛剛走出森林那會兒,赤手空拳的人(或者說古猿)真是有些走投無路。坐享其成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與平原上的動物競爭又沒有本錢。沒法子,只好自己拿自己開刀。

一是改革飲食結構,由單純的素食改為雜食,也就是逮住什麼吃什麼,不挑嘴。二是改革飲食習慣,由一天到晚吃個不停改為定時定量一日三餐。三是改革飲食方式,由茹毛飲血改為用火加工。更重要的是,學會了製造和使用工具。

事實上人類早期的工具都是用來解決吃飯問題。一類是用來獲取食物的,比如掘取塊莖的木棒,採集果實的籐籃,追擊野獸的石球,捕捉魚鳥的繩網。一類是用來加工食物的,包括用於初加工的石刀和用於深加工的炊具。還有一類則是用來儲存食物的,包括籃筐、陶罐和簡易糧倉。不要小看這些棍棍棒棒、壇壇罐罐,它們可是自然界沒有的東西,是文化呢!

於是人類便由自然的生存狀態進入了文化的生存狀態。

這倒是中外一律的那麼,為什麼咱們的祖先對於飢餓格外地記憶猶新呢?大約也就是人家放牧而咱們種田之故。

遊牧民族是不大容易挨餓的。因為好歹有奶可吃。實在餓急了,拖一隻羊出來宰了就是。所以遊牧民族都比較樂觀和瀟灑。反正牧草不用種,牛羊也自己會吃,用不著操什麼心,滿可以悠然地騎在馬背上,唱那"藍藍的天上白雲飄"。

咱們農業民族就麻煩多了,得等莊稼熟了以後才有飯吃。從春耕、夏耘到秋收,那日子是何等漫長。這當中,就保不定哪天要餓肚子。何況還有災年,哪能年年都風調雨順?

洪災、旱災、風災、防不勝防。眼看麥子熟了就要開鐮,一場冰雹砸下來,就會功虧一簣顆粒無收。所以農業民族就會有一種"憂患意識",老擔心哪一天會沒有飯吃。

這就不能不把吃飯看得很重了。

事實上吃飯在中國,從來就是頭等大事。既是政府的頭等大事,也是民眾的頭等大事。中國人見面的第一句話,往往就是吃了沒有"而中國人每天要做的第一件事,也往往就是吃,或為吃做準備。

所謂"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那一件不是吃?即便在全民生活水平空前提高之後,政府仍一再強調"省長要抓米袋子,市長要抓菜籃子";年節時期的食物供應,更從來就是媒體報導的新聞熱點。

其實,在中國,吃飯不但是一件重要的事情,也是一項基本的權利。中國古代專制社會是沒有什麼人權可言的。宰相可能被"廷杖",縣太爺也可以隨便打小民的屁股。臣民也好,草民也好,都無思想權、言論權,也無隱私權、知情權,但都有"吃飯權"。

就算是死刑犯,臨刑前也會有一頓飽飯可吃,甚至允許親屬和友人送酒肉到刑場,叫做"不殺餓死之人"(許多英雄好漢便常常利用這個機會劫法場)。在中國人的觀念中,"餓鬼"是最悲慘的一種。不讓臨死之人吃一頓飽飯,簡直比殺了他更不人道。

如今許多地方還有這樣的民間風俗:他們相信每年的農曆七月是"鬼節",當閻王爺放那些無主孤魂出來覓食時,家家戶戶都要大擺宴席,並在門口擺放食品,供"野鬼"們享用,就因為在中國人心目中,"餓鬼"是很可憐的。

這也不奇怪,"民以食為天"嘛!沒有飯吃,不要說做人,便是做鬼也不安心。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