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東明縣一個甲狀腺腫瘤患者家庭的哭訴

2009-06-26 22:13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6月6日22:00時,天空灰暗,烏雲密佈,霧濛濛的,沒有星星,沒有月亮,也沒有鳥的歌唱,只有偶爾遠方傳來幾聲鳥的淒涼的哀鳴。空氣彷彿凝固了,外面的樹枝、樹葉一動不動,無精打采的樣子,它們也得了腫瘤病嗎?東明人的甲狀腺腫瘤災難感動上蒼了嗎?6月飛雪,舉國同悲嗎?

又要去北京了,收拾著用品,我的心在哭泣......

北京,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首都,政治、經濟、文化中心,是一個中國人民驕傲和自豪的地方,是多少人的嚮往和夢想,是多少輩人的渴望和期盼!但是,我卻不一樣,我的家庭不一樣,東明縣的人民不一樣,只因為,我是甲狀腺腫瘤患者,我的弟弟、弟媳,我的妹妹,我親愛的媽媽,全是甲狀腺腫瘤患者,一個甲狀腺腫瘤家庭,80%的東明縣人民是甲狀腺腫瘤患者,一個腫瘤縣、癌症縣。我!我的家庭,東明縣人民對北京充滿了恐懼和悲哀。我心在哭泣,淚在眼裡打轉,視線模糊。我現在已經是第四次去北京了,媽媽的甲狀腺腫瘤做了3次手術,又擴散了,今年已經是70多歲的老人了,上了手術臺能上下來嗎?我弟弟做過兩次手術又擴散了,弟媳做過一次手術,今天又擴散了,他們人到中年,正是事業有成的時候呀!妹妹是剛結婚不久,原來很慶幸自己沒有甲狀腺腫瘤,可在前幾天單位體檢時也發現自己長了甲狀腺腫瘤,他們幸福的家庭還沒來得及要孩子呀!我呢?我也是甲狀腺腫瘤轉移。天哪!離開東明--這片生我養我的熱土,曾經無污染,碧水、藍天、充滿生機的小城鎮。這,也許是永別!心裏充滿了茫然、絕望。別了,爹、娘、哥、姐,東明的父老鄉親,讓我再看您們一眼,讓我再多看你們一眼,看一眼這裡熟悉的一切,這裡的床、寫字臺、用慣了的鋼筆、丈夫剛買了的粉紅色的紗巾,這裡的房子、這裡的左鄰右舍。我在房間裡徘徊著,來回盲目地走動著。最後讓我再看一眼熟睡的孩子,親吻一下稚嫩的臉蛋,天真可愛的臉龐在睡夢中露出甜甜的笑,難道他長大也要遭此厄運嗎?也要在脖子上開幾道口子嗎?肚子上也要開幾道口子嗎?孩子呀!你們不知道,也許睡夢中醒來後,你已經沒有了媽媽、沒有了奶奶。媽媽呀,假如你下不了手術臺,這,將是永別,再看一眼您的孫子吧!也許是最後一眼!您的孫子、孫女會記住您語重心長的囑託和樸素的語言,"孩子呀,好好學習考走吧,咱家的空氣難聞,水也難喝。要是我不在了,在遠方的十字路口畫個圈,燒把紙就行了,奶奶不怪你們......"蒼天哪!我跪求您,把所有的腫瘤都給我一個人吧!假如,我的死能挽回全家人的平安幸福,能換回東明人民的健康快樂,我願意立即跳樓自盡;假如,我的死能喚醒治理環境,減少化工污染,遏制東明縣腫瘤的爆發,還給東明人民碧水、藍天,我願意立即觸電而死。如果不及時治理,只是追求政績、經濟效益,生命沒有了,健康沒有了,人生還有什麼意義?有什麼意義呀!有什麼意義呀!東明有多少個這樣幸福的家庭將要分崩離析,要妻離子散呢?醒醒吧!少抽2包中華煙,少喝2瓶茅台、五糧液,關注一下民生吧!關注一下東明縣的環境污染吧!

收拾好了去北京用的東西,我檫了一把臉上的淚水,強裝高興地說:"媽,咱們走吧,去北京看看去,回來就好了。"我故意騙我媽媽,說了這樣一句善良的謊言,害怕她精神上支撐不了。就這樣,我們一家五口人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車。東明的空氣仍然沉悶、凝重、難聞,我要窒息了。

別了,東明--曾經美麗的家鄉,碧水、藍天、鮮花、芳草。

我渾身酸軟,雙腿顫抖,心在滴血......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