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相逢舉酒話末世

2009-06-25 11:19 作者:獵貓傳說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我從南方辭職回來,在家裡呆了很久,原打算回單位上班的,但是單位卻委婉的說沒有編製了,當年他們勸我停薪留職的時候說,隨時都可以回來的,我知道他們想要我送禮給他們,但是我沒有多少錢,沒辦法.....

我彷彿一隻蝴蝶把自己緊緊的深藏在蛹裡一樣。每天除了在網路裡看看、整理自己的文章幾乎沒有什麼可做,一天我在和兒子逛商場的時候看見了我的中學同學廣平,我給了他我的電話,一天平打電話來說幾個中學同學要見見我,說他們想我了......

我帶有幾個驚喜,中學的同學除了平,在長春幾乎我一個同學都沒有遇到過,十幾年,他們現在都是什麼樣子了,還有一些是我那時代很好的哥們的,我和他預約了一個酒店,哪天我就開著我的麵包車去和他們約會了.......

沒有我想像的好,約好了同學只來了4個人,多數是因為家有事情沒有來,大家的樣子都變的比我想像的還要陌生,酒桌談各自的遭遇也是千奇百怪,那個個子很黑比較矮的大黑,是我們班以前比較有名氣的搗蛋分子,以前總是神采奕奕談吐中充滿了活力和動感的人,如今已經是滿面滄桑的中年人了,他告訴我他做了幾年個體戶,殺過豬,開過貨車,賺點錢就投資蓋了個房子,房子蓋好借了不少錢,現在房子又降價,幾乎沒什麼錢了,就算有也都搭在房子上了......

小力以前是我們班比較優秀的學生,考上大學分到工廠,現在下崗了,買個比我的車還舊的麵包車給人拉腳。一天累的要死勉強維持個溫飽,我看的相貌不但沒有一點少年英俊豪氣影子,到有點像魯迅筆下的老潤土,唯唯諾諾的叫了誰都是笑笑背躬著個彎腰,就差見到人喊老爺,老爺的了......

肥胖的鑫倒是長相沒怎麼變化,就是由胖到圓了,胖的幾乎成了個正方型,戴個金絲邊的眼睛,說起話了文縐縐的慢條斯理,他是個房地產商,過的比我們略好點,有個轎車,走起路來像個神氣十足的鴨子,找了比自己小十多歲的剛畢業的大學生住在一樣,也不知道是情人二奶還是老婆.......

力平不用說是我中學最好的朋友,上學的時候家相隔不遠,我們一起回家,一起玩耍,那時候我們有零花錢買吃的都是對半來分的,沒有一絲隱瞞和猜疑的,如今是個保險公司的業務員,以前連說話都怕驚了蚊子,低聲細語的像個女孩的他,如今卻驚奇的成了口若懸河的說客。而且繼承了傳銷的那些老鼠會公司人的光榮傳統,一米之內,見人就開始溝通,東拉西扯總是能把話題轉到他正在做的商品上來.....

我們幾個同學開始還能保持著相互的尊重和矜持的間距,後來就越來越隨意起來,酒桌上笑罵吵鬧聲音不斷,臨座的人多次抗議都不能制止我們的興奮.....

"對了,你們還有我們的校花"會"的消息嗎"我問到...

會是我中學時期一直暗戀的一個女孩,長的甜甜的,成天都是嘻嘻哈哈的笑聲不斷的女孩,美麗的連老師都要多看幾眼,在她桌前多停一會,我還為了留了一個文章《做一個追逐天鵝的貓》在網路上發表,點擊率很高贏得了喝采聲一片.......

"貓...你還惦記她呢?我可是知道你的秘密的呦"平笑瞇瞇的說

"沒...沒..."我臉有些紅了

"那娘們要胸沒胸,要屁沒屁,瘦的像一根竹竿子,夏天一看到她我就感覺到涼快....有什麼好"鑫邊把說,嘴裡口水和油在流淌...

"你們見過怎麼的"我小聲問道,生怕他們猜透我的用意....

"見了,你們誰都別想了,自從離婚後,他做了我一個同行的二奶了,而且是很厲害的那種小3,幾次都險些把大逼走,凶著呢,現在那個大的是每週一三五和那個男的住,二四六男的就和她一起住,那男人見了她啊,和老鼠見貓差不多......現在啊---正常--呵呵"

"我也和她喝了幾次酒,比以前瘦了許多,黑了,也醜了些,怎麼也是30幾的人了"平差過話了頭

"唉-----!"我嘆了口氣。"十幾年不見,變化怎麼這樣大。我感覺像是經歷了幾次滄海桑田一樣,從外表我還依稀有找到你們從前的一些影子,外表你們在變化也能流露出從前東西,但是靈魂我已經不太認識了......"

"死貓,又要依仗的文采來轉彎拐角的來罵我們了吧"一直在低頭埋頭苦幹的吃的滿頭是汗的大黑,終於抬起頭來向我抗議了.....

"沒...沒..那裡有啊....事隔這樣多年,我已經拿你們超越朋友了,以前就是再不好的同學現在見了也和親屬差不多...那時候我們根本就缺乏辨別對錯的能力,做過了什麼,是對是錯?都沒有意義了,我就曾經失手打傷了平,現在見他還沒有面子。還有那時期經常和我吵架的力,現在想起來還覺得我們好笑.....我是說那時候不論我們做了什麼錯誤,至少我們的心靈都是乾淨的單純的,現在複雜了而已...."

"就是..就是..大黑,別那樣說貓,還是學習日本人,埋頭苦幹的吃你的吧"力小心的說:"現在我們缺的倒不是錢,而是那種平和的心態和安全的感覺...我心裏老是惶惶的,每天開車都是,不知道今天或者哪天要發生什麼,能發生什麼...我沒有底氣...." 就是...就是..有同感....大家應和聲不斷,好像終於找到了同趣的話題.....

"貓:你一直在南方,講講南方的事情,長春我們在這幾十年了,看夠了"大黑看著我說到....

"沒有什麼特別的,中國的城市是一個沒有靈魂的城市,那裡都石頭房子,到處是人,有些城市比北方還要髒的多了,我感覺不同倒不是植物花草還有鳥獸,但是南方和北方的理念,簡直就是2個國家的概念,我們的理念要比南方至少落後20年以上,但是我們東北人的感情卻比南方要好的多了"

"老貓,繼續講,你繼續"力笑著鼓勵我說下去....

大家也都迎合著

"我做業務在江浙一帶做了2年經理,那裡人每天都和我們這裡的出租車一樣,節奏快的不得了,我們北方的孩子18--19歲還在媽媽的關懷裡,20歲多了還在網吧裡,那裡很多地方村子裡看不見成年人,農民種完地就去打工,那裡提倡的是好男人志在四方,我媽媽卻認為幾個孩子裡,我背井離鄉是自找的苦命,我親屬在長春擺個早市地攤2-3小時時間,就要7-8道稅收,還沒有賣一個東西,就要交給稅收十幾快錢,一天都買不了幾個錢都交給他們了...城建城關稅務局工商局還有街道保安都來要...。南方卻不同小買鋪都看不到收稅的。北方的政治比南方黑暗倒是真個的,北方是殺雞取卵式和喬裝勒索式的壓榨你,南方是先養大再一點點取蛋,這一點我們不如南方啊,(都是黃鼠狼吃雞,手段不同而已,後者比前者更高超巧妙而已)但是南方人重利輕義,為了功名錢財不擇手段,這點我比較討厭,在福建我要我最好的朋友出差帶個東西給我,他們也會加些再賣給我的,東北爺們多疼愛老婆,他們結婚後倒多重視孩子,姐姐弟弟爹媽關係都差些,也難怪千里不同風,百裡不同雷,中國每隔一百里風土人情都不一樣的....."

他們都迎合著贊同我的觀點.....

"貓:你十年沒回家,現在的東北人和以前的也不太一樣了,我不會說,反正不是以前的那樣了"力說到...

"是啊,以前南方很多要飯的來東北要飯,在東北要的錢都能回去蓋樓房,東北人傻,見了人就同情,經常被南方欺騙,東北人有種大爺風氣,來了朋友就大吃大喝,回家再啃咸菜,現在對朋友兩肋插刀,打抱不平少了....."大鑫搶過了話題,他學生時期就是什麼事情處處搶先露臉,現在這一點還是老樣子...

"東北人不愛給別人打工,從出租車就可以看,長春的出租車有2萬輛,其中交警隊養牛擠奶式黑車就有幾千輛,車輛多的僅次於上海,下崗的工人到處都是,什麼都被腐敗權利部門壟斷,考了大學也沒有用,沒有人,沒有後門什麼都做不了....出租車似乎是最好的沒有辦法的辦法了,雖然出租車是個高投入低產出的活,一天開12個小時,才賺百十來快,車投資就要十幾萬,還沒有把錢放貸出去收2分利益來的快呢,風險又很大,職業病也多....."力傷心的說....

我蓋了房子以為很賺錢,結果城建不給批地,剛蓋好一半就強行給扒了,後來送了很多禮,才蓋完,這房子算進了幾乎全部錢財,還欠了很多債,要不是你貓回來,力平找我喝酒都不敢來,怕結帳沒錢不好意思....."大黑傻笑了笑說
"我也不怎麼順當,明知道保險多帶有欺騙性的,要你保險的時候,恨不得爺爺奶奶的叫,當小孫子,到出了事故在找他們,理賠說道太多了,沒有人和關係什麼都白扯....八幾年我爸爸靠開三輪車賺了幾萬,全家是整個樓裡最有錢的主,那時候能吃的起燒雞,我爸那時候還經常和我們炫耀說我們家的錢夠花一輩子了,沒有幾年,物價瘋長几十倍,我們已經快成貧困戶了,他媽媽的,其實有時候國家就是不知不覺中偷盜你的錢了,那年是弟弟有病,一下就花了10萬,現在還有沒有償還完的債務呢!...哎,共產黨厲害啊,我發現了,他媽媽的,鬥不過共產黨啊,生活如此但是沒有辦法啊,"平說著臉總算有點害羞,我和衝他笑笑。還算是我的朋友知恥近乎勇啊.....

"你那算啥...."鑫又搶過話題,"我為了搶工程招標給那些官員送的錢一送都袋子,別人給10萬,我就要給20萬,到後來工程下來,幾乎沒有了利潤,那些官員家早實現公產主義了,要啥有啥...."

"那你賺什麼呢"我好奇的問道。"我有三條路賺錢,一是剋扣壓榨那些農民工,找他們麻煩不給他們工錢,二是欠那些原材料的欠不還,實在鬥不過,就找個舊車,舊東西比新的價格還高來頂帳.......三是偷工減料賺錢....不這樣咋整啊...."他說的臉不變色心不跳的,好像很平常一樣。

這時候大黑臉上有了怒氣之色,大鑫還在眉飛色舞的看不出來"你他媽媽的還是人嗎,還要臉不要,我姐夫就是民工,他們工資一年了還沒要回來呢,去你嗎的,以後別和別人說你認識我啊,不要臉....不要臉,簡直是要錢不要臉..."大黑怒火沒平。 "你說啥呢,黑子----啥時代了,沒有錢那有臉,男人就是這樣的,沒有錢就沒有臉....""去你媽的X,你不要臉我還要臉....""大黑你想怎麼的,我大鑫容易啊,剛賺幾錢,又都被股票賠進去了,我能怎麼樣,不這樣能怎麼樣,全世界都這樣的"說這站起來拉開大家的架勢....
"你怎麼的""你想怎麼的""你們想什麼的"......

大家亂成了一團,連酒店的老闆都嚇的出來拉架了....

良久我們都沉靜了....酒未盡,話卻好像說盡了.....

"你們都別吵了,我們這麼多年沒見了,有什麼大不了的,抗過槍的,下過鄉的,同過窗的,是三大鋼鐵夥伴,比什麼都親,我們見一次容易啊,其實我們這代70後還是可以的,鑫你不是有個馬自達6的轎車嗎,力也有車有家,平也買了新房子,大黑買了房子也不錯啊,我貓雖然暫時沒工作,但是我也正在籌建自己的公司,那些80後90後還有我們的後代未來就更不好說了"是說的慢條斯理但是卻把他們的火氣壓住了....

"還是聽貓說,都別他們的吵.....對還共同進過牢房的,是四大鐵....."平說到

"有些事情也不怪鑫,他不那樣就不能生活下去,都是為了餬口而已....但是別太過了就是了...

(其實我也討厭他那樣,只是為了調節下氣憤,給他個面子而已)我貓走遍大江南北,就可以看到幾條乾淨的河流,到處是污染,競爭激烈,空間越來越小,今年南方倒閉的工廠就有7萬多家,反抗腐敗的暴亂四方雲湧,天下什麼的最寶貴啊,是錢嗎,是美人汽車和房子嗎,是空氣陽光和水,這些東西被污染,世界都不遠了,還有我聽到順口溜說:70年代敞著門,80年代鎖著門,90年代防盜門,21世界僱人看門,我們小時候街上道邊,大孩小孩到處跑,現在孩子每走一步都要大人看著,生怕給人販子拐了....這都說明著我們的人心變了,道德沒落了,文化流失了...前幾天我侄子來看我,頭髮是綠色的,耳朵還戴個大耳環,舌頭上打個耳釘,我氣的給他踹了出去,臨走還死皮臉的向我要幾百元錢去找朋友聚會,我把我姑姑家的哥給罵了一頓,說他沒個正經把孩子教育的和人妖一樣,他卻說沒有辦法啊,現在孩子多不孝順,老罵他土,給他當爹都丟人什麼的,沒把我氣背過氣去.....以前分配我機關上班時候,每月開2-300元,每天帶個飯盒上班,每天也自在,從來沒想過未來,我知道工作月月都有,花了就花了,能怎麼的,現在不同了,今天有不知道明天有沒有,你有再多的錢,買了房子,一場疾病,幫孩子找個工作,你馬上就回到原始社會了。我們現在是什麼啊,房奴,校奴,和醫奴而已.......我以為我單位分我個集資的房子很便宜,剛買到家,就出現質量問題,下雨漏水,牆體長毛,更可氣的是他們向開發商要的回扣太多,開發商虧了錢,那些開發商又是地皮無賴,那停什麼水,斷我們房主的暖氣來要挾勒索我們氣象局的領導,我家連蠟燭扁擔什麼都有,過70年代的生活呢,他們貪污也罷了,把我們連累的人不是人鬼不是鬼,家不是個家的......我認識的人中家家都被腐敗的官員政府欺負過,除非他們家族有勢力,也不全怪鑫啊,不是腐敗中忍受,就是在黑暗中變質,在不就去做傻X烈士,為我們後代有個民主環境做個鋪墊,有什麼辦法呢......"

"是啊公檢法拿犯人敲詐家屬,醫院靠患者勒索親人,學校靠學生吸家長血汗,政府流氓不講道理,什麼世道啊"力小聲的說道.....

大家一片認同之聲......

"貓,你的好朋友亮因殺人在逃,他老婆過的也很苦"大黑停頓了下又說道,"他走前要我們同學大軍照顧,大軍竟然把她老婆照顧成他的情人了,什麼世道啊,江湖道義全沒有了啊......"

我聽的眉目豎立半天不知道說什麼好,大軍要是我看到非收拾他個半死.....
"為什麼殺人啊"我問到。

"我們東北就是這樣,一口氣嚥不下去,就要拚命的,他因為沒有給工廠領導送禮,被安置到下崗的名單裡了,他去理論,那老闆竟然動手打了他,他一生氣就把那狗東西殺了"平接過話說道。

我有些激動,"殺的好,你們見到他要他來找我,我支援他些錢財什麼的,他媽X的,什麼世道,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的,家不家的,國還能是國嗎!" "貓說的對,要是我,我也殺他,這時代,人人都可能是罪犯,是暴徒,6.4,還有瓮安不就是嗎,有一天,我也可能是黑社會"大黑也怒氣不平的說到...

"80,90後苦啊,天下不患寡大患不均,他們拼的不是自己是時候,而是他們父輩和家族勢力之戰,學富五車,不如有個好爸爸,中國其實是個改了版的裝裱了的封建皇帝世襲制度國家,又是個高壓,愚民暴政的國家。那些腐敗官僚剷除了中國優秀的文化和傳統,還破壞了我們子孫的後代的利益和環境,更可怕的,他們破壞了公平的競爭環境,沒有了公平就沒有了天理啊....."我語重心長的說到.....

"是啊,90後的未來幾乎什麼都沒有.....貓還是見多識廣,視野看的比我們都寬,這些以自我快樂為中心90後小皇帝一但發現被拿走了本應該屬於他們利益一定會反的,但是中國媒體封鎖的太嚴重了,他們還沒有覺悟到呢,我們的後代要受苦了"鑫插話打斷我。

"國家滅亡的幾個徵兆其實都出現了--"

"貓!哪些徵兆啊,"他們都把目光集中到我這裡了"首先是妖孽出現,接著損德,跟著是水火,瘟疫,天崩地裂,兵刀...這些過後,國家就快完了,歷代王朝滅亡都是這樣的啊....."我認真的說道"貓,其他都有過了,就是妖孽還沒有出現啊"力小聲的問我。

"怎麼沒有,大些氣功大師,巫師大神,算卦的,還有那些被牛鬼蛇神附體的精神病病人現在還少嗎"鑫搶話到。

"我是信佛的,我相信有鬼神地獄,但是古人的妖精不一定是漢高祖斬殺的大蛇那類就是妖孽了。你們看二奶趕走原配妻子,下屬不忠於老闆,兒子虐待老子,男人打扮成女人,女人又搞的像個男人,天倫常理的違背就是妖孽了,還有道德文化的嚴重敗壞....古人把超出常理叫,不符合規律叫怪,我是這樣看的......"我話不多,但是我感到我說的很有份量.....

"是啊,我和那些朋友喝酒,他們身邊都有個妖精一樣的不是他們老婆的女人陪著,還都引以自豪,上帝說過倒是實現了,你越有的,就越要你什麼都擁有,你什麼都沒有的,不但要你什麼都沒有,還要拿走你全部的所有,上帝的這話要是實現了,就是真的要亂了啊...."

"貓:那兵刀呢,中國的軍事如此強大,不會有戰爭的吧,估計對我們是安全的,美國是一個以全利益為自己利益的國家,中國的體制骯髒像個狗屎,踢腳都怕髒了鞋子,我不信誰會侵略中國....."大鑫一針見血的說出了我的心裏話.....
"我估計是內兵刀,共產黨從執政以來宮廷政變還少,華國鋒幹掉了四人幫,鄧幹掉了華,又幹掉胡耀幫和趙紫陽,然後是那蛤蟆上來殺北京幫,青紅幫上來殺上海幫,和廣州幫,目前所抓的腐敗分子哪個不是因為站錯了隊伍的,抱錯了粗腿的,.....巨大的利益必然招來不少狂妄的冒險和內耗,就算有一天軍隊在向無辜的人民開槍,那些軍人想到是什麼,他們的父母兄弟還有姐妹也都在被腐敗的政府欺負,被邪惡的黨欺壓,當他們想到他們來隊伍的時候,武裝部的人從他們父母手裡拿走的粘滿了他們父母汗水和心血的鈔票,他們每提升一個級別要暗暗的給領導的擺明瞭的升什麼級別該給多少的鈔票,和上級平日裡的欺壓,他們的槍還會抬的動嗎?他們能忍心向來拯救他們父母和中國未來的義士開槍嗎......."我說了很多,也終於什麼都不想在說了.....

喝酒的乾杯聲,吃菜吧唧吧唧的響聲外,好久好久都聽不見其他聲音了.....沉沒啊!沉沒!彷彿火山爆發前的寂靜一樣!!也許這也是預兆之一吧.
那一天我們好像都在舞台大放異彩,因為整個酒點的嘈雜聲幾乎沒有了,當我們談到"九評"、"美國的共產主義死難者紀念碑"、"文革"、"6.4"、還有大躍進等史事的時候連其他桌子吃飯的人,還有酒點的服務員都在豎立起耳朵聽我們講,沒有一個人反駁和告密,因為每個人都知道,這一切都是真實而不是虛構,因為大家都相信他們是什麼都做的出來的.....

如果一天真的在大炮的射程之內了,那麼哪個裝滿了大炮的強大的堅固無比的堡壘也必然在其內部土崩瓦解,因為上帝是公正的........




来源:投稿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