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何清漣:當權者與有權者的生死博奕(圖)

——管窺中國鄧玉嬌事件

2009-06-22 22:00 作者:何清漣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何清漣:當權者與有權者的生死博奕

管窺中國鄧玉嬌事件 2

武漢的青年演出街頭劇"誰是下一個鄧玉嬌",表達對當局處置的不滿。《看》資料室

自從5月10日湖北省巴東縣野三關鎮雄風賓館服務員鄧玉嬌反抗三位官吏強姦,用水果刀刺死鎮招商辦副主任鄧貴大之後,雞蛋與石頭的碰撞就開始了。網上輿論一邊倒地支持鄧玉嬌,從這些輿論中,人們可以看到民眾對政治利益集團的積怨處於井噴狀態。

在網路輿論的強大壓力下,鄧玉嬌事件終於有了階段性的結果,5月31日,中共巴東縣紀委、縣監察局聲稱對"鄧玉嬌案"中涉案人員作出"嚴肅處理"。其中黃德智被開除黨籍,予以治安拘留;鄧中佳被辭退。6月5日,湖北省巴東縣檢察院的起訴書指控鄧玉嬌涉嫌故意傷害罪,但具有防衛過當、自首等從輕或免除處罰等情節。

鄧玉嬌的命運仍在未定之天。

鄧玉嬌事件"羅生門"化

儘管當局很不願意鄧玉嬌事件被"政治化",但事件最後還是被高度"政治化"。不過推動這一事件"政治化"的並非鄧玉嬌的支持者,而是巴東地方當局。比如當地公安局前後幾次對案情細節的一些蓄意改變(這改變有利於肇事官員);將鄧玉嬌送進精神病院關押14天;關於鄧玉嬌母親對此案態度的前後變化;有退休法官身份的鄧玉嬌爺爺的曖昧言辭與態度;被地方當局控制的本省媒體可以"成功採訪"到鄧玉嬌的爺爺,而外地媒體記者去採訪不僅無法與鄧玉嬌親屬見面,還遭到據說是"鄧玉嬌親屬"的毆打,而被打記者供職的媒體還不敢袒護本報記者;鄧玉嬌家屬與律師之間的合同幾天之間歷經了從成立與解除;關鍵物證直至鄧玉嬌母親"主動"清洗之後才予提取;當地民眾面對記者的沉默,個別當地人對記者說"你們拍了我,我就得掉腦袋"之類,......整個事件的細節處處透著詭異之氣。在官員集團藉助公權力將整個事件弄得面目全非之後,整個事件最後成為"羅生門"。

於中國有"衙內現象"(編者註:中共《人民日報》曾定義所謂"衙內現象",是指一些當權者特別是部分高官,通過讓子女經商辦公司,再以自己的權力施加影響,幫助子女大肆撈錢,實現"權力變現"),而死者鄧貴大及黃德智等人實在只能算是未入流品的"小吏"。地方當局的種種遮掩之舉,曾使線民懷疑這些小吏背後有"後臺"在力挺。出於中國國情,這種懷疑不為無因。

成都電視一臺5月30日的"今晚8:00"聚焦鄧玉嬌案,可供人們瞭解事情的來龍去脈。

地方當局極力想掩藏什麼?

現在值得探討的是巴東地方當局到底想掩藏什麼。

三峽工程極大地改變了中國的經濟地理,給一些窮鄉僻壤之地帶來了"經濟發展機會"。在中國多如牛毛的小鎮中,巴東縣野三關鎮就是因此脫穎而出,幸運地列為"湖北省小城鎮綜合改革試點鎮"。我上網搜索了許久,想找到該地的"經濟亮點"。可惜的是,儘管當地政府將所有"經濟發展元素"全部羅列出來,仍然只能說是個比較落後、無多少商機的農業生產區域。除了傳統產品如菸葉、小雜糧等之外,"農業新元素"只有所謂"反季節蔬菜"、"春淡速生蔬菜"等。

2004年以前,該鎮農業人口61,448人,耕地88,199畝,人均擁有耕地1.435畝;全部人口為 65,958人,工農業總產值2.79億元(其中工業產值8,000萬元),人均國內生產毛額(GDP)為4,229元,不及當年全國人均 GDP(10,502元)的50%。2004年,宜萬鐵路和滬蓉西高速公路都在野三關鎮開工,這兩條重要的交通幹線將在野三關鎮設有縣級車站和高速公路出口,所以巴東縣將野三關鎮預定為未來的工業和經濟中心,許多招商專案設在野三關,大量隨著工程而來的外來人口帶動了鎮上的經濟繁榮。鄧貴大等人雖然只是個在鎮政府招商辦管接待的小吏,但因時勢原因,他身上那只裝公帑的口袋鼓漲起來,並因公款消費成了雄風賓館的常客,展示權力的慾望因之也急劇膨脹起來──這是中國底層人物發跡之後的常見嘴臉。

鄧玉嬌供職的雄風賓館應該是當地經濟增長的"亮點"。何故?第一,這個小鎮除了政府投資的基礎設施建設之外,並無像話的實業。因此,該地能夠上雄風賓館消費"一條龍服務"的人,除了當地政府官員與少數外來投資者之外,並無他人。第二,從該賓館服務人員的工資來看,雄風賓館在當地算是高薪酬。報導稱鄧貴大的月工資為1,000多元,與鄧玉嬌做DJ、每天上一個班(時間約為一、兩小時)即可獲約1,000元相差無幾。

按照中國國情,這麼一個帶"黃"且兼當地"經濟亮點"的"企業",要想在鎮上立足併發展,非得有當地"大人物"罩著,否則難以生存,遑論發展壯大。因為野三關的投資硬環境並不好,在當地政府自我表揚的文章〈湖北省巴東縣野三關鎮開創工作新局面〉(http://www.peoplexz.com/301/324/20080704082808.htm)一文中,政府吹噓自己"始終保持對刑事犯罪案件的高壓態勢,掃除黃、賭、毒等社會醜惡現象,嚴厲打擊欺行霸市、敲詐勒索、強買強賣等違法違規行為,優化治安環境",這也暴露了野三關地雖僻遠,卻與中國其他小城鎮一樣正在經歷著黑惡化的沉淪歷程。

可以推斷,雄風賓館的經營者一定與當地政府官員有著非常緊密的利益關係。地方當局在事發之後,出於兩點考慮必須掩藏事實真相:一、不能將雄風賓館經營黃色產業一事曝光,否則拔起蘿蔔帶起泥,官員的干股或者雄風賓館背後的保護傘將會暴露;二,不能暴露鄧貴大等人強行買春之事。儘管官場貪腐橫行,買春養二奶成風(潛規則),但黨章(明規則)仍然規定,黨員幹部必須廉潔自律,不能進入營業性娛樂場所。如果拿明規則說事,鄧貴大等基層小官吏都能如此張狂地強行用公款買春,對當地"黨與政府的形象"極為不利。

巴東縣當局在匆匆忙忙之中,做了掩藏事實的決定,於是封鄧玉嬌家屬及當地民眾的口,防堵外地記者,規定旅館不許接待外地人,更高級別的政府部門封鎖網上輿論等措施陸續出臺。

網路成了無權者的抗爭武器

政府當局對線民關注此事的熱情估計過低。在政治新聞被全面封堵的今日中國,鄧玉嬌事件幾乎具備一切新聞要素,更符合以弱抗暴、以正抗邪的正義訴求。

鄧玉嬌是一個隨時可能淪入最底層的貧家女子,而中國這類女子千千萬萬,但大多都為了生存,被迫出賣肉體。近年來,不少弱女子被強勢者凌辱並殺害而至未能申冤者就有十幾位,如高鶯鶯、黃靜等人,死者不能開口說話,只能任由掌握司法輿論利器的強勢者信口雌黃。這些弱女子起而反抗並且活著唯有鄧玉嬌一人。加之去年楊佳事件已經引發一輪大討論,網路輿論基本認定這種以弱抗強的抗暴事件具有正義性與正當性。在這個前提下,鄧玉嬌事件能夠沒有任何障礙地調動網路輿論的力量。施暴者鄧貴大、黃德智等人的公務員身份與其強行買春的惡行,並非這幾人特有秉性,而是中國官員及有錢有勢者的共同臉譜。

無論何人,看到鄧貴大拿出一遝錢來敲擊鄧玉嬌的頭並試圖強姦她時,人們想到的就是這些官員肆意揮霍人民(納稅人)的錢糟蹋民女(人民的女兒),由此聯想到生活中隨處可見的官員的張狂,比如試圖猥褻幼女的深圳海事局黨委書記兼局長林嘉祥行惡之後罵受害幼女父母及圍觀者" 你們算個屁";屢屢發生的官員座駕撞死人揚長而去之事例,無數無權者受欺凌而不得伸冤的悲慘故事......這些官員欺凌民眾的事情經常上演,使得民眾的仇官情緒持續發酵。於是中國線民大動員,不僅各種簽名活動此起彼伏,還有法律後援團與各種線民的志願組織奔赴巴東聲援鄧玉嬌。

在事件逐步升級、國際媒體也用不同語種報導此事之後,與雄風賓館無涉的政治高層覺得此事應該收科了。為了幾個蕞爾小吏的生命、榮譽及公職,讓國家顏面受如此損失,實在是太不划算,於是有了新華網武漢5月31日電"巴東縣紀委縣監察局嚴肅處理‘鄧玉嬌案'中涉案人員"。鄧玉嬌案件的性質,仍然是涉嫌故意殺人,只是加上了"防衛過當"、"自首"等可能從輕的情節。

當中國傳統媒體被當局嚴厲控制,新聞源亦被與之相關的地方當局控制之時,網路成了無權者捍衛自己權利乃至生命的唯一武器。但是,面對掌控一切社會資源與鎮壓武器,而且隨時可以關閉網站的政府當局,線民的憤怒抗議仍然只是雞蛋的集合,他們面對的是仍然是冥頑不化的大頑石。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