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含淚"露醜不自知--評"秋雨再含淚......"

2009-06-17 21:47 作者:李大立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前幾天在網上看到一篇余秋雨大師出自"作者博客"的文章,題目是"秋雨再淚:不准繼續污辱中國人",初時覺得很奇怪,余大師去年不是因為一篇"含淚勸告地震災民"說受難學生都成了"菩薩"升了天,"勸告"家長們認命,放棄追究豆腐渣工程,而招至萬眾唾罵嗎?怎麼又出來"再含淚"招罵呢(莫非真是"被虐待狂")?以為又是網上經常出現的"仿余體"惡搞。細讀全文,才確信實出於余大師手筆,因為其無知無恥無賴無良不是其他人可以模仿得到的。

該文對"蘋果日報"作者桑普題為《以川震災民之名,無淚勸告余秋雨》的栽贓攻擊,張成覺先生已經著文逐條分析批駁,筆者不贅,在此僅拆穿余大師的一些小把戲,議論一下他的人品。余大師為人及行文風格一向喜曲線自吹,該文一開首就顯擺自己在上海如何發起中小學生贈書活動、如何送書到災區、災區的中小學又如何舉行隆重的受贈儀式、他如何對上海援建人員作報告,"擠了兩千多人,......三小時下來,全場肅靜,掌聲不斷,沒有一個人離開"(既"掌聲不斷"又何以"全場肅靜"呢?余氏真高深莫測!)川震後,香港捐錢百萬千萬元的公司團體不少,志願者深入災區救死扶傷,海內外各界人士,民間組織不知做了多少好事,他們隱姓埋名,從不宣揚;可是余大師做了這點雞毛小事就自吹自擂,相比之下,不覺得羞愧嗎?最近兩天還看到余大師地震捐款"諾而不捐"的醜聞,一點也不奇怪,這種行為符合余大師的性格。也難怪,越是喜自吹的人往往正是越自卑的人,他們生怕別人瞧不起,於是就學阿Q自我顯擺。余文所說:"這些年我在聯合國世界文明大會上的演講,以及在美國國會圖書館、哈佛大學、耶魯大學的巡迴講學......"就像當年江澤民罵香港記者"naïve"一樣:"你們算什麼?什麼名記者我沒見過?華萊士訪問我談了幾小時......" 都是出於同一種心理。

這種人格的另一面就是媚外欺內,在外國(或者比中國富的)人面前卑恭屈膝,在自己同胞面前卻趾高氣揚。余大師文中說"香港的幾位作家讀了這篇文章後立即告訴我,寫這篇文章的,一定是大陸文人,因為口氣、文風只能是大陸的。對此我真正憤怒了......,美國沒有人這樣說,法國沒有人這樣說,日本沒有人這樣說,連臺灣也沒有人這樣說。但是,有幾個黃皮膚、黑頭髮的中國人卻這樣說了......"。言下之意就是你桑普若是香港人、美國人、法國人、日本人和臺灣人批評我,我裝不知道忍口氣算了;可是你桑普不過是個大陸人,有什麼資格批評我?這口氣我怎麼嚥得下!文末特意註明"2009年5月18日於香港"也頗具心思。香港不是余氏的常住地,偶爾路過寫篇文章,是否一定要特別標注呢?看來是以此暗示我余大師非等閑之輩,5月12日剛在四川參加完地震週年紀念就趕來香港,是一個隨意出入境和到處不可或缺的大人物;或者甚至幼稚地以為"寫於香港"就比"寫於大陸 "值錢一些?余大師還有一絕就是喜借虛擬人物為自己造勢。其《蘇東坡突圍》,開頭就寫一個臺灣女記者在深更半夜打電話採訪他,採訪之前特意告知他其大作在臺灣如何受歡迎、如何暢銷云云.....去年哄動一時的"含淚勸說....."又說有個"法師"告訴他"遇難孩子都成了菩薩".....。余大師飲"做假"狼奶長大,深知反正無名無姓,無從稽考,不過是"春秋筆法",奈我何?之不過用得太濫就露馬腳了。筆者作為香港人推測,余文中這"幾位香港作家",極可能又是子虛烏有,因為完全不符合香港人常態。很可能余大師平時沒有什麼機會閱讀香港報紙,"蘋果日報"論壇發表文章都註明來源,比如"北方可可(大陸自由撰稿人)"、"馮廣寧(內地大學生)"......,本地作者均註明職業,所以對余說桑普"一定是大陸文人"的幾個,會是"香港作家"嗎?"蘋果日報"採用來自兩岸三地甚至外國撰稿人的文章,正說明香港輿論界沒有餘大師那樣的門戶之見。自從余大師成名後,在港罕見有如大陸一樣吹捧余氏的拍馬屁文章,余大師到訪香港,連一則豆腐乾新聞都沒有,實在難以想像會有"幾個香港作家"為余大師擦鞋。同一文內余說:""桑普"這麼一說,我立即知道他是誰了。"既如此,又何必借"幾個香港作家"之口為己張目呢?不是自打嘴巴麼?

余文說"我曾經一再說明,我在文革中全家受到迫害......",並屢屢提到"我在大陸和臺灣同時出版的《借我一生》",據稱是"封筆之作"。筆者倒是硬著頭皮看完了,言之無物不說了,不改自吹自擂本性卻是最大的特色。首先,"借我一生"本身就狗屁不通,"一生"能"借"出去還是"借"進來?余大師也太忘乎所以了,你既作為"大師",不是首要為人師表,正確運用發揚光大中華文化嗎?怎麼反而隨便糟蹋有數千年歷史的中國語文呢?你到底想給青少年一代留下什麼規範和榜樣?全書從頭到尾穿插講述其父如何在文革中受迫害,"當了十年打倒對象",可是卻全無實質內容,反而為上海一間小廠油印小報將其父列在劉鄧陶等後面第六位批判對象而沾沾自喜!以此胡弄一下海外華人還可以,可凡是在大陸生活過的人,誰不知道一個五七年反右鬥爭中"火線入黨"的上海工人階級是什麼貨色?在中共打天下坐天下一班功臣權柄面前,不過靠阿諛奉迎分一點殘羹剩飯而已!余自己也說其父"最多也祇是相當於科級罷了"(見《借我一生》)。其父只因文化大革命中保陳毅、保陳丕顯,被造反派整了一下,寫寫檢討,被工廠油印大字報點名批判,這在當年的上海平常得很,可是在余大師的筆下卻寫成比劉少奇挨的斗還要顯赫,比地富反壞右受的苦還要多!他自己不覺得好笑,讀者也不覺得好笑嗎?說到自己"是一個無職無權的獨立文化人,......連作家協會文聯也沒有參與。"也很矯情。據大陸各種傳媒披露,余大師的散文被人揭出許多"硬傷",為人品格又被廣為詬病,惱羞成怒,扯破臉皮罵戰打官司,在作協和文聯理事選舉中落選,為要面子索性退出。如此眾人皆知的事情,也好意思拿到香港來炫耀,可知其他了。

平心而論,無論內容如何,余的散文還是富有文采的,只可惜人品跟不上,招來普遍反感。不去檢討自己,反而怨天尤人,為愛面子硬撐到底,這是他失敗的根本原因。正如朱鎔基在上海市長任上對某些上海人的評價"精明但不高明",余大師堪稱極品。毛澤東說"改也難",筆者冒大不韙寫此文,期待余大師"秋雨三含淚,怒斥......"指教。

(寫於09年6月2日,修改於6月8日,香港)
(www.davidyung.blogspot.com)

(首刋於6月15日"自由聖火",轉載請註明出處)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