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身邊的高考腐敗

2009-06-14 23:06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二月河的清朝小說裡記錄了幾次科舉舞弊案,朝廷對舞弊考官和考生實行嚴刑峻法,嚴重的甚至上百人被抄斬。因為當時的統治者明白科舉腐敗的嚴重後果,埋沒良材敗壞朝綱不說,最可怕的是往往引起社會的動亂。所以人才機制是否暢通是朝代興衰的晴雨表。高考是現代版的科舉,是最重要的舉薦人才手段,為了遏止高考舞弊,今年政府防範措施更加嚴密,直至對嚴重舞弊人員繩之以法。但一個觸目的現實是,舞弊現象正越來越普遍,並從個體作弊向組織化集團化發展,它像一個惡性腫瘤,用裂變的速度侵蝕著社會的健康肌體。

十年前我經歷過高考,那時的舞弊還規模很小,但已經常見了,學校為保證一同學考飛行員,在他周圍安插四名尖子生供抄答案;一位同學的叔叔是教師,他"恰好"做了同學的監考老師,交卷後此同學留下把尖子生的答案重抄一遍,於是他上了重點大學。

2000 年陪弟弟參加高考,著實令我眼界大開,深感"舞弊事業"的日新月異。當時的大手筆是組織一批高中教師,先買通考生,用最快的速度交卷把考題抄出來,教師們分工答題,20分鐘內全部答完,迅速散發到全市各考場,賣給已經交付了數千元的考生家長,再由他們用手機發送給考場內的考生。其組織之嚴密,運轉之高效,真是駭人聽聞!

由於爸爸拒絕為弟弟購買考題,害怕吃虧的弟弟為求"相對公平"只好"自力更生",把考場坐自己四周的考生約到飯店,互相報出擅長的科目,到考試時互相支援。7月7日,弟弟與同學在考場裡搞"穿梭外交",我坐在考場外看人狼奔豕突著叫賣上千元一份的標準答案,腦海閃現出正揮汗如雨的窮人孩子和農村考生們,他們還不知道自己的十年寒窗也許已經白費,上大學的機會已經被有"辦法"的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搶劫了。

我們村有個家境貧寒的男孩叫玉超,上縣重點中學,被鄉親們譽為天才,有希望上清華的好苗子。但是從高一開始,老師就領他去替別人參加成人高考甚至普通高考,有人送給他好衣服,他甚至還有了錢,他父母也感到榮耀,但我那時已經有了不祥之感。終於噩耗傳來,高考的時候,玉超周圍坐滿了有門子的考生,他還沒答完試卷,答案就被劈頭搶走,流落到哪都找不到。最後連專科都沒考上,卻哭告無門。無恥的小偷強盜打劫了他,一個寄託著無數人希望的天才就這樣被毀了!決定考生命運的高考成了某些人權力尋租的舞臺,而高考舞弊是最嚴重的教育腐敗,毀滅著莘莘學子的希望,製造著人間的不平等。小有門路的家長們鋌而走險高考舞弊,無非是想給孩子謀一個光明的未來,但在長袖善舞的"精英人士"眼裡,這簡直是早就玩剩下的小兒遊戲,高考作弊算什麼,他們才是舞弊中的大玩家,引領著高考舞弊和教育腐敗的潮流,卻難得到法律的制裁,讓小蝦米們只有高山仰止的份兒。他們的舞弊級別相當於竊國大盜,卻常常證明著"竊鉤者誅,竊國者侯"的歷史不變定律。

每當我向別人提起我們那高考集體作弊的事情,別人總會目瞪口呆的看著我,或許在他們眼裡高考太神聖了,太不可侵犯了。但是,在某些地方、某些人們卻把它踐踏的一塌糊塗......

我家在安徽的碭山。那是安徽北部的一個小縣城。雖然碭山梨名揚天下,但是由於地方政府經營不好這一地方特產。所以當地經濟水平相對落後,落後的還有人們的精神狀態,中國落後地區都有這樣的特點:思想不開竅、愚昧。

正是這樣,當地人總在尋找出路。而在家長們看來,能考上大學、考上名牌大學就等於一輩子榮華富貴、就等於整個家族都跟著陞官發財,拚命也值得!所以當地人眼裡上學成了唯一的出路,高考更是全民皆為之瘋狂。當地唯一的省重點中學----碭山中學大辦高考複習班,考生一年考不上就考兩年,再不行就三年,四年五年的也不乏其人。該校連續數年居安徽省高考本科上線人數第一,我記的我高考那年,該校本科上線高高達1775人,再破全省記錄。

起初,大家考僅僅依靠拚命苦讀,但是,後來偶然有幾個老師憑藉在教育局的關係,在高考的時候給自己的孩子送答案,後來都上了名牌大學。這消息很快傳遍整個縣,許多老師、家長羨慕不已,也暗自打起了算盤。

大家也開始明白:原來高考也是可以憑藉關係的。於是許多歪門邪道也演變了出來。到後來,手段越來越多,人們膽子越來越大,願意真正去學習的人也越來越少。這真的讓人心痛。

下面我來講講安徽碭山高考作弊的葵花寶典:

手段一:請老師代做試卷。我的一位老師,他的女兒參加了去年的高考。說句實在話,他女兒成績從來不像樣,結果高考的時候,數學那門課試卷剛發下來,他依靠著自己的關係,把試卷從考場拿了出來,給了一位全校水平最高的數學老師,讓數學老師代做。後來她的數學考了 140分,順利考上了武漢大學。

手段二:往監考老師手裡塞購物卡。我的一位同學,和我是好朋友,他從來不學習,平時打架逃課,混天度日。高考語文的時候,他也不做試卷,就四處張望。忽然他發現一個考生往監考老師手裡塞了張超市購物卡。然後監考老師就去幫那個考生抄了其他同學的幾道選擇題。結果我那位混混同學大怒,他站起來對那監考老師大叫:老師,請您過來一下!老師小心來到他面前,我那同學對他冷笑著說:"你立刻把我前邊人的選擇題答案給我抄過來,不然我就要舉報你,我親眼看到你幫助別人作弊!"於是那老師乖乖的說:"這個好說,你先做下來,我幫你抄......"

手段三:替考。每年的6月初都會有碭山籍的大學生回到家鄉,這真成了碭山的一道獨有風景。他們回來的原因當然是由中間人連線幫助某些花錢的學生替考。請一個大學生考幾天試大概要給中間人2000塊,然後在給替考的大學生幾千塊。當然,替考要有關係、要能打通各個環節才行,所以中間人大部分是由學校的老師、或者教育局的某些有關係的人,這樣他們能賺不少錢。每年的三四月份他們就開始忙碌,一邊聯繫大學生,一邊聯繫需要替考的家長和學生。如果後來果真考上了,或者考上了重點大學的話,他們還能另得一筆好處。碭山許多教書育人的老師都幹這個勾當,說來讓人心痛。

手段四:買賣大學。這個說來挺有趣,大學可以買賣嗎?在碭山就可以,在大學錄取通知書下來的時候,如果有人考上了一般本科,但是他想複習一年再考名牌大學的時候,他就可以把大學賣給其他沒有能力考本科的人,剛開始的時候像安徽理工大學等這樣的可以買4000,後來漲到了7000,再後來漲到了10000。當然這也需要中介,當中介的大部分都是學生和老師,因為他們消息靈通,誰今年想買個大學,誰今年不想上,想把大學給賣了。他們都依靠自身資源去打聽好,然後從中收取差額。

除此之外還有很多歪門邪道......

其實這些在當地人已經司空見慣了,教育局、政府人員也心知肚明。只不過睜隻眼閉隻眼而已。每年的高考,老師和家長都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手段不斷在創新、膽量也越來越大......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