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潘小濤:「六四」真相那麼難明嗎?

2009-06-10 08:29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近日,部分曾積極支持八九民運的知名人士,包括前民建聯立法會議員程介南、勞聯前立法會議員李啟明、資深校長戴希立等,被問及是否支持平反六四時,均拒絕表態支持,李啟明更說現時真相仍不清晰,難下定論。原以為這是簡單得像「阿媽是不是女人」的問題,為何20年後竟變成「真相未明、難下定論」呢?

那麼,我先把事件真相寫出來。1989年6月3日晚10時許,20多萬全副武裝的解放軍,在坦克開路下,從四方八面殺向天安門廣場。由於軍隊接到死命令, 必須在6月4日清晨趕到廣場清場,因此軍人沿途開槍,其中,從城西的木樨地、五棵松推進的第三十八軍最凶殘,在復興門、長安街等大開殺戒,坦克也輾死輾傷不少學生及平民。

在槍聲及坦克履帶下,一場中國近代史上最大規模、波及範圍最廣的波瀾壯闊民主運動,持續51天後,戛然而止。

是非對錯 不是一目瞭然嗎?

傷亡人數呢?民間估計,有800至3000人遇難,而天安門母親、在血案中痛失愛子的丁子霖教授,蒐集到186人死亡名單,當中的人民大學學生程仁興,在天安門廣場被士兵槍殺。中國官方曾公布,241人死亡(包括士兵),7000多人受傷;而資深新華社記者張萬舒援引當時中國紅十字會黨組書記譚雲鶴說,死亡727人,其中學生平民713人,官兵14人。

還有什麼真相未明呢?說這些話的人,不是語焉不詳,就是說學生領袖也有錯,錯過了避免流血的時機,又或事涉中共內部鬥爭。我倒想問一下,當日軍攻破南京前,中國守軍最高長官唐生智率先棄城逃跑,群龍無首的中國軍隊,不是投降被殺,就是逃生時互相踐踏而死。毋庸置疑,唐生智是失職的懦夫,罪該萬死,但唐生智棄城丟兵,能減輕日軍在南京屠城的罪孽嗎?即使像日本右翼所說,南京沒死一個中國人,但會改變日軍侵華的性質嗎?

同理,無論北京的學生及其領袖是否有錯,無論是否如官方所說只死了200多人,出動幾十萬野戰軍槍殺手無寸鐵的平民,是非對錯,不是一目瞭然嗎?所謂真相未明,或許只是他們的眼睛和良心,被利益矇蔽而已。20週年,他們對慘案由原來的黑白分明,說成模糊不清;再過20年,會否倒退到顛倒黑白呢?

(原載:明報)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