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人類遺產 有德者居之(圖)

人人心中有把尺

2009-04-04 22:15 作者:石修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楚共王出獵而遺其弓,左右請求之,共王曰:「止,楚人遺弓,楚人得之,又何求焉?」仲尼聞之,曰:「惜乎其不大,亦曰:『人遺弓,人得之而已,何必楚也!』」仲尼所謂大公也。(《說苑》卷十四〈至公〉) 
 
 
圓明園的銅製兔首和鼠首2009年的這次拍賣因中共大分貝的抗議以及訴訟干擾,被中共說成「民族情感」的戰爭。中共在法國提出的禁止拍賣進行的訴訟,被法國法院以中共「當事人不適格」為由駁回,拍賣會如期舉行。Getty Images

 佳士得公司於2月23日至25日在法國拍賣圓明園的銅製鼠首和兔首。這兩個獸首是乾隆皇帝讓傳教士朗世寧在圓明園裝設的「大水法」(人工噴泉時鐘)的其中2件。十二生肖分別代表一天12個時辰,時辰一到就會從獸口噴出水來。每天到正午,12個生肖一起噴泉,站在噴泉旁,水聲大到連附耳說話都聽不清。

文物交易以鬧劇收場

一百四十多年前在英法聯軍侵入圓明園之後,這12個銅獸首被掠奪,輾轉流入私人收藏家的手中。原本在法國的這項拍賣只是單純的文物交易,而且圓明園大水法十二生肖獸首的公開拍賣,這已經是第三回了(2000年佳士得與蘇富比分別拍賣了牛、猴、虎獸首,2007年蘇富比又拍賣馬首)。至於其它的獸首也經過許多次的私下交易,在2003澳門賭王何鴻燊就是從私人收藏家手中購得馬首,再捐贈回中國。但2009年的這次拍賣卻因為中共大分貝的抗議以及訴訟干擾,被中共說成「民族情感」的戰爭。

結果中共在法國提出的禁止拍賣進行的訴訟,被法國法院以中共「當事人不適格」為由駁回,拍賣會如期舉行。眾所矚目的拍賣最後被一個「神秘買家」以每具獸首1,570萬歐元拍定,可是隔天這個「神秘客」卻立刻自揭神秘面紗,蔡銘超頂著「中華搶救流失海外文物專項基金國寶工程收藏顧問」身份,出面表示自己不會付款,同時把這種出爾反爾的鬧場行為自詡為「愛國」行為。

愛國愛民是這樣愛的?

本來這二個獸首的收藏家聖羅蘭(YSL)合夥人貝傑,計畫把拍賣藏品所得用於愛滋病研究。面對中共大張旗鼓的行動,這位長期支持中國民運以及西藏人權的收藏家表示,願意無償將二個獸首和中共交換讓達賴喇嘛回西藏。

貝傑珍藏中國文物,但無疑更關心中國人民的福祉。可是中共當然不會拿西藏問題去換兩個才一百多年歷史的銅獸首。就如中國網民說的「不就是兩個高級水龍頭嗎?」所以,中共為甚麼要拿兩個「高級水龍頭」生事?

中外交部發言人姜瑜聲稱:「圓明園鼠首和兔首銅像是在戰爭期間被英法聯軍劫掠並流失海外多年的珍藏文物,中國對其擁有不可置疑的所有權,這些文物理應歸還中國。」又說這場拍賣:「不僅傷害中國人民的感情,又損害中國人民的文化權益......」

這麼個重親中國人民「感情」的發言人,不知對中國人民的人權與性命抱持著甚麼態度?事實上就是這位姜瑜發言人,在中共外交部無數次的例行記者會上,對於外國記者質問中國異見人士、西藏與新疆少數民族為何遭到中共政府鎮壓、逮捕、酷刑、虐殺等等,她不是以「你們不要干涉中國內政」,就是以「不瞭解案情」或「無可奉告」推諉。

姜瑜代表了中共的態度,原來所謂的愛國愛民就是這樣愛的。很難不讓人想到一句台語老話「愛到卡慘死!」

中共的「神秘買家」們

2月25日蔡銘超才以私人收藏家的身份出手拍定2個獸首,就有這麼巧,隔天(26日)中共國家文物局就發了一個通知:〈關於審核佳士得拍賣行申報進出境的文物相關事宜的通知〉,明確指出佳士得必須提出合法來源證明,否則就不能辦理文物入境中國的審核手續。

可是佳士得還沒來得及提出任何文件,蔡銘超已經配合中共的這個通知,由「中華搶救流失海外文物專項基金」召開了記者會,堂而皇之地耍無賴,說自己不會付款,還說「這個款不能付」。蔡銘超是聽誰的話辦事,到此已經昭然若揭,可是蔡銘超的說法如果是對的,那麼就是在「保利集團」的臉上呼巴掌。

2000年,兩家國際拍賣公司蘇富比與佳士得分別在香港拍賣4件清朝乾隆皇帝時期的骨董,包括虎首、牛首、猴首以及一件鏤雕六角套花瓶。這些文物是英法聯軍從圓明園裡劫走的。但是當時的「保利集團」由「保利博物館」出面,用港幣740萬與700萬標得猴首及牛首銅像,又以1,400萬購得虎首銅像。

如果蔡銘超以「私人收藏家」的身份都買不得,款項付不得,那麼保利集團以軍方的後臺,拿中國老百姓的錢,就更不應該去買下虎首、牛首、猴首。但保利集團買下3個獸首時,中共卻說這是「打了一個大勝仗!」然後將標得的獸首在香港以及中國各城市巡展,讓中國人民上了堂「愛國主義教育」。中共何以昨是今非?

傷害人民性命無所謂?

「保利集團」成立於中共改革開放之後,中共解放軍總參謀部的附屬機構,過去一直是鄧小平女婿所掌控,屬於太子黨的勢力範圍。保利集團在國際間惡名昭彰,向來被譴責涉入非法走私槍枝以及販賣武器給流氓國家──包括走私AK-47步槍至美國;出售巡弋飛彈給伊朗;以武器向緬甸交換海洛因。2008年更運送一整船的軍火到非洲辛巴威(運載包括300萬發AK47衝鋒槍子彈、1,500座迫擊炮、3,000枚以上迫擊炮),最後被非洲國家集體抵制,南非法院還為此發出禁制令不許這批軍火上岸。結果這船軍火只能返回中國。

和這麼一個專門從事軍火販賣毫不尊重人類生命,被國際指責唾罵的「保利集團」,或者和只知中共是主子沒資格談「代表中國人民」的外交部發言人,是談不上人權的。中共瞎扯「中國人民感情」就疾言厲色(雖然不知一場拍賣會如何能夠傷害到誰),但談到傷害人民性命的行為(不管是對中國人民的迫害,還是對別的國家輸出暴力),就龜縮不應。可是孰重孰輕,人人心中都有把尺。

中共「當事人不適格」

中共傾一個極權政權的力量,仍然阻擋不了一場小小的拍賣會,甚至在法國法院被判了個「當事人不適格」,說實在的,白耍了這場流氓,中共不只賠了面了,還失了裡子。

甚麼是「當事人不適格」?就是中共沒資格當原告。為甚麼沒資格當原告?是因為中共既不是該文物的原主,當然沒有資格要求阻止拍賣。這就要談點兒大家都熟悉的歷史了。圓明園是清朝皇室的避暑園邸,裡頭的財產屬於清朝皇室,清朝覆亡之後,1911年清皇室把所有的權利移轉給了中華民國。那時還沒有中共哩!

如今清皇室遺族或者中華民國都沒有說話,中共急甚麼?

寶物能夠完璧歸趙,都是人所樂見的。但就國際法則來講,不管是1954年的海牙公約(〈武裝衝突情況下保護文化財產公約〉)或者1970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通過的〈於禁止和防止非法進出口文化財產和非法轉讓其所有權的方法的公約〉都不能溯及既往去處理一百四十多年前的舊事。

即使是1995年的〈國際統一私法協會關於被盜或者非法出口文物的公約〉,也只能約束公約國如何返還被盜文物,而且這種歸還不是沒有條件的,當被盜文物的善意取得人在歸還文物時,有權獲得公平合理的補償。

再者,被盜物的追還有時效的限制,從公開拍賣管道取得也能建立合法的持有,因此文物的歸還,必須講法治程序。中共把口號喊得震天響,最後在全世界面前落得一個「當事人不適格」。除了花錢買回之外,就只能讓人去拍賣會攪局耍無賴。

可是聖羅蘭合夥人貝傑說話了,他要讓這兩件獸首繼續留在他家的客廳。不缺這兩個錢,人家不賣了!於是中共既沒有達成任何目的,又讓西藏的問題、保利集團的問題再次登上國際舞臺,完全是得不償失的愚行。

中共是中華文物的最大破壞者

中共在國際社會滿嘴的大道理,開口閉口中國人民的感情,還是抵不過法治;而談到中華的文物,中共更無法抵賴自己才是最大的破壞者。先說近的,中共在國際上擺出文物所有人的高調姿態,但對中華文物的保護與管制卻又漏洞百出,無數的古物被盜挖盜賣,從事者正是貪官污吏。

再說遠一點的,在「破四舊」中,多少知識份子珍藏的孤本書和字畫都被付之一炬。章伯鈞家藏書超過1萬冊,被紅衛兵頭頭用來烤火取暖,剩下的則送往造紙廠打成紙漿。「字畫裱褙專家洪秋聲老人,人稱古字畫的『神醫』,裝裱過無數絕世佳作,如宋徽宗的山水、蘇東坡的竹子、文征明和唐伯虎的畫。幾十年間,經他搶救的數百件古代字畫,大多屬國家一級收藏品。他費盡心血收藏的名字畫,如今只落得『四舊』二字,被付之一炬。事後,洪老先生含著眼淚對人說:『一百多斤字畫,燒了好長時間啊!』」(丁抒《幾多文物付之一炬》,轉自《九評共產黨》之六)

各種歷史建築、廟宇、名人故居、碑林,都在文化大革命中付之一炬。中國五千年歷史,中共老愛提「五千年這個」「五千年那個」,可是歷朝歷代都沒有這樣大規模而且徹底的文化摧殘。

王羲之筆下千古傳誦的蘭亭不但被毀,連王羲之本人的墳墓也難逃此劫;吳承恩的江蘇故居、吳敬梓的安徽故居、蘇東坡親筆書寫的〈醉翁亭記〉石碑、倉頡的墓園、山西舜帝陵、浙江紹興會稽山的大禹廟全部被毀;孔子的墳墓被剷平挖掘,孔子的七十六代孫令貽的墳墓被掘開......涉及的文物哪一個不比圓明園一百多年歷史的「高級水龍頭」古老久遠?

在臺灣非常知名的水墨畫家林風眠,在文革時寓居上海。林風眠除了被抄家,藏畫被焚之外,為了避難,只有親手將倖存的作品浸入浴缸、倒進馬桶、沉入糞池。

這種遍及中國各地對文物的徹底毀滅,正是中共發動的文化浩劫。彼時被英法貪婪者侵奪最後輾轉由各大博物館或私人收藏家收藏的中華文物,如今都在嚴控的燈光、濕度下被妥善珍存,而被中共毀滅的中華文物,卻從此自地球上消失。

筆者在中國各地遊歷,最遠到達西藏。我所參觀過的所有廟宇無一倖免,連遠在西藏山間水邊的各地廟宇多是在浩劫後翻建,至今不過屈屈幾年光陰。臺灣從清朝開埠至今,南北各地廟宇卻還有許多百年佛像與龍柱,還完整如初地被保存著,顯得古色古香。

而收藏中華文物最完整的博物院──臺北故宮博物院,如果不是當時護持國寶的人員在戰火中把國寶完整地從日本人以及中共手上搶救出來。假設當年留在中國,豈不是一樣毀於文化大革命?

文物承傳,有德者居之

《說苑》至公有一篇遺弓的故事,談的是甚麼叫做「大公」。故事裡說到楚共王帶著一把名貴的弓到雲夢大澤去狩獵,結果這把弓不慎遺失,屬下急於找尋卻被楚共王阻止。楚共王說:「這是屬於楚人的弓,遺失在楚地,也是楚人得去,不用再找了!」

一個君王有這樣的氣度已屬不凡,但孔子聽到這段話之後認為楚共王的心胸可以更加寬廣,把楚共王的話拿掉那個「楚」字──「人遺弓,人得之」的氣度果然勝於原句。後人又在孔子的話上做文章,說老子聽到孔子的說法之後,又去掉了一個「人」字──「遺弓,得之」。雖然不知老子是否真的做過這樣的改動,但拿掉人之後,層次境界的確又更高遠,讓宇宙萬物歸於宇宙,而非自以為擁有萬物的「人」。

但是那個摧毀中國人信仰、民族文化不遺餘力的中共,既不會有老子、孔子的境界,也談不上楚共王的心胸。這場獸首拍賣鬧劇,不過讓世人再次看到中共的蠻橫罷了。




来源:《看》雜誌第33期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