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孤山專欄】中國大學的告密制度(圖)

2008-12-09 12:35 作者:孤山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華東政法大學教師楊師群

華東政法大學教師楊師群因為在課堂上講述官方禁忌的內容,被學生告密到市教委和公安局。隨後有人在網上查到了山東德州學院招聘和管理直接為校方做密探的學生信息員的消息。在這條消息中,一方面公開學生中招收密探,還通過各種方式,包括媒體、報告等形式廣而告之,一方面又規定是單線聯繫,密探之間互不聯繫,頗有當年地下黨之風。大肆宣揚是為了讓人知道身邊隨時有人在監視、報告自己的一言一行,保密是讓人不知道誰是密探而草木皆兵從而自我約束。這兩種看似極端矛盾的做法在這裡達到了高度的統一。

大學裡告密不是稀罕事。當年本人77級高考入學第一個月,同寢室的一位也是知青的老兄,星期二下午在寢室裡發牢騷,說是最討厭星期二,因為當時每個星期二整整一上午的政治課,一下午的政治學習。結果第二天在全年級大會被點名批評,就是同寢室的一位入學前當大隊黨支部書記的同學打的小報告。

一直以為那是文革極左思潮的殘餘,誰知三十年過去了,不僅大學告密愈演愈烈,而且形成了制度。上面所說的信息員,在中國幾乎所有的大學都存在。這種大學裡監視教師、監視學生的密探,公開的至少有兩類。一類是"學生信息員制度",有時也叫"教學信息員制度",2001年首創於武漢大學,後在全國推廣。公開招聘,定期開會,人員不保密,主要是向學校反饋教師教學和學生學習情況,教師教學中如果有出格的,如這次楊師群,他們有責任匯報,不過只是匯報給校方而不是警方。

另一類複雜一些。叫做"安全信息員制度"。根據德州學院"學生安全信息員招聘和管理使用辦法","學生安全信息員隊伍是一支校內秘密力量,由學院保衛處有關領導和保衛處戶籍政保科直接領導,不在校內外公開。安全信息員單線聯繫,信息員之間和聯繫人不予公開和相互信息交流,嚴格保密。"這已經可以算作是職業特務了。大學裡究竟有多少此類吃政府補貼的半專業特務,沒有統計數字。不過在被陝西省綜治辦、省教育廳、省公安廳授予"陝西省平安校園"稱號的西安理工大學,在學生中就確定了2627名安全信息員,另外還在師生員工中發展了65名特別信息員。該校全部在校學生共2萬6千多名,也就是大約每十個學生中有一名在冊特務。

事情並沒有到此為止,根據同一個文件,這個學生安全信息員是建立在學院國保信息隊伍的基礎上的。眾所周知,國保是國內安全保衛部門的簡稱,是公安系統內專門用於迫害宗教、信仰、政治異見人士和維權人士的部門。大學內設立公安系統的專業特務機構,其嚴重程度就遠遠超出學生打小報告了。

本人曾在"告密者的天堂"一文中探討過當今中國社會告密文化,本文僅討論制度問題。姑且不論楊師群在引發告密的那堂課上有沒有談到法輪功和九評,告密者顯然是將這兩件事作為重大邀功請賞籌碼的。一個社會告密者盛行,其基礎是對告密行為的政策性鼓勵。而當局將特定團體作為頭號敵人則是告密者討賞金的源頭,因為告密者總是能找到目標,貼上當局頭號敵人的標籤,就可以輕易的把當局調動得像被草莖激惹了的蟋蟀。各地都有不少把本地反覆上訪的民眾說成是法輪功學員而讓北京警察徒於奔命的案例,也不乏各地國保把泛藍聯盟成員說成是法輪功學員而予以抓捕的情況。

告密對大多數人來說不會是一種嗜好。致力在學生中和社會上形成告密可恥的環境固然重要,但只要中共繼續在製造敵人、繼續用政治運動治國治校、繼續把人民當作自己統治的威脅,信息員制度就會繼續存在。而只要消除了中共這個告密制度的始作俑者,告密者就會自然消失。



看中國首發 歡迎轉載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