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一名外地投資者在北京的遭遇

2008-11-19 02:23 作者:楊屏 王亦笑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記者楊屏/王亦笑報導】夏立剛,黑龍江省富錦市人,七年前投資200多萬元在北京豐臺區王佐鎮賀照雲村興建"北京市瑞澤食品廠",結果經營了不到7年,被豐臺區法院夥同公安機關在利益的驅動下,以南水北調的名義在未經正當的法律程序下,強行拆除廠房及打傷維權人,為了掩蓋犯罪事實,以莫須有的罪名對其進行迫害,使廠家直接損失達200多萬元。

天子腳下的罪惡

我是黑龍江省富錦市人,本分老實的經商人,因為相信國家政策,相信法律公正,把積蓄都投資在了北京,建立了"北京市瑞澤食品廠",每年生意逐步成長,也都有不少訂單。結果沒想到"天有不測風雲",去年六月來了一幫人,自稱法院來的警察,但是他們非常野蠻,個別法警帶著金項鏈,身上有紋身。當時什麼手續,程序,合法證件都沒有,就以"南水北調"工程的名義,要強拆我的廠房。

強拆時很多的圍觀群眾,他們都可以為我作證。我也有錄相,但這些錄相都被法院扣著,數據已被刪除。我們當時也打了110報警,結果來了不少警察,也沒尋問,也沒要求法院停止,這些警察來了以後,就像來看熱鬧群眾一樣。

當時他們強行進入工廠,由於我阻攔他們,就把我打成重傷,昏迷不醒。左眼瞳孔撕裂性肌肉拉傷,無法回覆(左眼瞳孔比右眼大一倍,雙眼視力大幅下降)左腿踝骨骨折,左小腿骨骨折,頭部外傷縫合,左手肌肉縫合,左耳耳膜穿孔,上門牙打掉半顆;以上均有診斷證明。左眼瞳孔撕裂性肌肉拉傷,無法恢復(左眼瞳孔比右眼大一倍,雙眼視力大幅下降)左腿踝骨骨折,左小腿骨骨折,頭部外傷縫合,左手肌肉縫合,左耳耳膜穿孔,上門牙打掉半顆;以上均有診斷證明......打壞以後連申請做傷殘鑑定都沒有辦法得到答覆。當時我被送到731醫院,醫院見情況嚴重,危及生命,沒敢收治,建議轉院治療,可見其傷得嚴重性。後來我被連夜轉到豐臺區醫院救治,期間豐臺區法院夥同豐臺區分局為掩蓋其犯罪事實,把廠內多人關押在豐臺區看守所治安拘留。

受害人反被拘留

他們也以"妨礙公務"為由,把我刑事拘留了。我被刑事拘留將近11個月,因為沒有任何的犯罪證據,他們沒法判我刑,最後沒辦法就放了我,當時他們偷了我三臺車,二臺車陸續放回,一臺車被扎爛。當時北京市賀照雲農工商聯合公司在豐臺區法院起訴我,唯一理由是因為沒有繳土地租金,要求解除合同。當庭時,把繳納的收據給法院看了,北京市豐臺區王佐鎮賀照雲村村委會指定村投資興辦的北京市賀照雲農工商聯合公司與我簽定了3畝廢棄土地租賃協議,3畝廢棄土地租賃協議相關的證據我也都有,法庭應怎麼判就怎麼判,從2007年2月份,至5月份都未判。後來因為到崇文區法院判定敗訴,判決合同無效,因為租的廠房所有的錢都繳齊了,而且當時都有地方政府認可的章,法院為何可以判合同無效呢?因為合同已經六、七年了。結果法官的判決書寫著"合同無效"。

去年6月被強拆時法院說,用國家"南水北調"工程的名義,拆除以後用民事解決,不耽誤你解決。結果現在強拆一年半了,也沒有人找我處理這個事。目前這塊土地全是廢石頭,當時要設廠也花了錢整地,南水北調工程走地下的管道,下面埋管,再用黃石頭蓋上。

無數次上訪沒人管

此後我進行了無數次的上訪,上訪信寫了有200多封,沒有一個部門出來解決,這就是中國的民權,這是中國老百姓的遭遇,上告無門,沒人管,沒有申訴的通道。無數人上訪,政府也沒人管。我基本每4-5天去上訪一次,每次信訪局都有千兒八百人,排很長的隊,人數相當多。老百姓上訪也上訪不到最高部門,上訪至下級部門也不管用,因為人人都有關係,他們早把關係買通了,把你這些材料都壓底,都不管你的事。這樣就形成了今天這種情況,多大的冤情也沒人管。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