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嚴萬達:猥褻女童的高官何以如此囂張

2008-11-03 21:36 作者:嚴萬達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熱心幫一名50來歲的男子指路,卻被卡住脖子強行往男廁裡拖,才上6年級的11歲女生小陳被嚇得不敢上學。面對小陳父母和圍觀者的指責,猥褻者不以為恥,反而叫囂自己的是交通部門派來的,與當地市長一個級別,跟他鬥是自不量力。

此外還挑釁說,要多少錢開個價,自己願意給錢。(2008年10月31日南方網)

世間的小丑並非一目瞭然,而是在對比之中明晰品行的高低。熱心替人指路,換來的並非真誠的言謝,而是強行拖入男廁欲行不軌的毒手。行善者的遭遇,讓人體會到人心的叵測,也讓人察知與人為善的艱難。幸運的是,小女孩最終逃脫魔爪,但傷害已經侵入心靈,是否會伴隨一生,很讓人為之楸心。

如果猥褻者不暴露自己"北京來的高官"的尊貴身份,或者群情不會如此洶洶。頂多是一色狼猥褻未邃,作為一條很普通的社會新聞掛在網站的一角,甚至成為一些媒體買弄眼球的噱頭。但是受害者不僅身體受到侵犯,而且精神上也受到羞辱,更為重要的是遭遇到公權力的威脅與打壓,連追求的公平正義的權利都不被允許。如此囂張的惡少姿態怎能輕易饒恕。

以權壓人的事例比比皆是,在官場尚有"官大一級壓死人"的行事規則,面對無權無勢的草民來說,更不會有什麼客氣。猥褻者敢以身份唬人,不僅出於現實慣例,也是被人揭穿理屈詞窮後的拙劣應對。從情感上而言,對於京官民眾還是好感居多,不僅因其權力較大,還因國人"清官"情結使然,認為位居高位的官員操守更為可靠。可惜得很,這位自稱京官的男子並沒任何廉恥可言,並且將整個群體都拉下了水作為對抗民眾問責的工具。

猥褻者的話並非沒有一點道理。一句"北京來的高官"可能將地方大員嚇得膽戰心驚,唯諾是從。以他們掌握的豐厚行政資源,可能是地方官員晉升的橋樑,或者謀取優惠政策的說客,所以誰也不敢稍有懈怠。平日威風八面,自然驕矜自持,黨紀國法也敢公然藐視。由此該中年男子光天白日之下猥褻少女的惡劣行徑便不足為奇了。看看其在少女父母質問下竟以金錢作為交換的輕狂和無恥,就可窺見在不受節制的公權力寵溺下的官員是如何的腐敗與墮落!

然而我們的媒體總有為高官"諱"的習慣,不僅猥褻者畫面經過技術處理,並且其履歷姓名職務都一無所知。最後迫於輿論壓力,國家交通部將猥褻女童的官員林嘉祥停職調查。事情似乎有了個交代,但是公眾有權知道,品行如此低劣的官員為何穩坐官位至今,猥褻者個人作風是否還有另有隱情。

"北京來的高官"不啻一記重錘,不僅對缺乏監督的公權力是一種警醒,也讓人知曉受到損害的社會心理亟需治療。對事件發生的反思不應侷限於事件本身,背後權力慾望的無限膨脹才是真正的罪魁禍首!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嚴萬達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