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泉專欄】韓國光州事件與中國六四事件之比較

民主先聲329

2008-10-27 05:43 作者:郭泉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由於我在《民主先聲》312《其實我們大家的民主思想都差不多,區別的只是勇氣而已》這篇文章裡提到反映韓國光州事件的電影《華麗的假期》,於是很多朋友都請我介紹一下韓國的光州事件。

其實,我對韓國的瞭解並不多,我只學過一學期的韓國語,而且我對韓國的研究只限於韓國新羅時代的佛教(曾經寫過《韓國(新羅)佛學圓融思想研究》一書)。但是,我有很多韓國朋友,他們在韓國各大學從事多方面的研究和教學。

為此,我請教了很多韓國朋友,今天(10月26日),我終於完成了這一激動人心又痛苦不堪的工作了。

在介紹韓國光州事件之前,我先提供韓國歷屆總統的資料,這對理解韓國光州事件非常有用。

韓國歷屆總統介紹:

李承晚 1948-1960(1-3屆) 、尹普善 1960-1962(4屆)
朴正熙 1963-1979(5-9屆) 、崔圭夏 1979-1980(10屆)
全斗煥 1980-1988(11-12屆) 、盧泰愚 1988-1993(13屆)
金泳三 1993-1998(14屆) 、金大中 1998-200(15屆)
盧武鉉 2003-2008(16屆)、李明博2008∼(17屆)

然後,我要再介紹一下全斗煥。他是韓國光州事件的罪魁禍首。

全斗煥(1931年1月18日生),韓國的軍事獨裁者,第11、12任總統。畢業韓國國陸軍士官學校,和盧泰愚是同學。1961年軍事政變時,積極支持朴正熙少將。 朴正熙認識他的功績,把他升格為最高會議議長秘書官。後來,以猛虎師團長的身份參越南戰爭。歸國後,歷任為特戰司令官和保安司令官。

1979年10月26日。韓國中央情報局首長金載圭暗殺了朴正熙。總理崔圭夏任代總統。

1979年12月保安司令官全斗煥發動肅軍政變打倒鄭升和參謀總長,把軍部實權拿握起來。1980年崔圭夏總統在全斗煥的壓力下下臺,8月27日, 全斗煥成為韓國總統。曾武力陣壓光州民主化運動,並把異議人士金大中、金泳三等拘捕入獄,並驅逐出境。

1988年在民間多次壓力下宣布不再競選總統。之後讓其得力助手盧泰愚將軍出選總統。

盧泰愚總統任期屆滿後,金泳三當選為新一任韓國總統。金泳三他立即徹查由全斗煥時間開始的官商勾結活動。

1995年11月16日,全斗煥和盧泰愚兩位前總統相繼因籌集和侵吞秘密政治資金而被逮捕。

1996年8月26日,首爾地方法院以主動參與軍事叛亂和內亂罪、謀殺上司未遂罪及受賄罪,判處全斗煥死刑,後來改判終身監禁。1997年12月得到後任總統金大中特赦,並於1998年初獲釋。

下面,我來對韓國的光州事件作一個全面的介紹:

韓國"光州事件"又稱為"5.18民主運動"。

1979年10月26日,韓國朴正熙總統被部下情報部長金載圭刺殺身亡,由崔圭夏任代總統。朴正熙所頒布的一系列緊急措施令相繼被解除,政治矛盾有所緩解。韓國出現了一個短暫的"漢城之春"。但好景不長,實權還是掌握在軍人手中。11月24日140名民運人士因要求民主而被逮捕及拷問。

1979年12月12日,當時的陸軍保安司令全斗煥發動軍事政變,以刺殺朴正熙"有牽連"為由,將陸軍參謀長、軍事管制司令官鄭升和等40餘名高級軍官逮捕,奪取了韓國的統治權力,任命其妻子的弟弟出任戒嚴司令官。

不久,金大中等民主人士發表《促進民主化國民宣言》,要求全斗煥下臺。
1980年4月14日爆發工人及學生示威浪潮,要求民主。

1980年5月初全斗煥政府公布了戒嚴令,宣布在漢城取消一切政治活動,禁止集會遊行。但民眾示威浪潮隨之更形擴大,並要求撤銷戒嚴令和全斗煥下臺。
5月15日,約10萬名大學生在漢城集會,向軍政府示威。

1980年5月16日光州也有3萬名學生與市民示威。

5月17日,全斗煥宣布《緊急戒嚴令》,進一步擴大戒嚴範圍至全國,禁止一切政治活動,關閉大學校園,封閉了國會和所有政黨,禁止一切"室內外的集會、遊行"和政治活動。禁止批評國家元首,並下令逮捕了反對派領袖金大中。

金大中的被捕激起了民憤。在金大中的家鄉光州市,爆發了自四月人民起義以來又一次大規模的人民武裝鬥爭。

1980年5月18日凌晨,全斗煥調數萬戒嚴軍分6路包圍了韓國全羅南道首府光州市,甚至動用飛機空運軍隊。當日上午10點,在光州民主運動大本營的全羅南道國立大學,戒嚴軍與學生發生了第一次衝突,幾十名群眾死亡、逮捕多人。激動的光州學生和市民奮起抗爭,聚集於全羅南道道廳(省政府)前廣場,拉開了"光州5.18抗爭"序幕。一句"到道廳去"成了當年最激盪光州市民的口號。學生與市民以道廳為中心,到光州火車站、高速巴士總站等地阻攔戒嚴軍進城。18日晚,光州三萬名學生高舉火把遊行。

5月19日 軍隊封鎖光州並向人群開火,並脫去學生衣服、將學生倒吊等等。目睹暴行的中學生、市民也開始加入示威行列。不論小孩、孕婦、老人,都被軍人屠殺。

5月20日晚,20萬人在道廳示威。市民組織200多輛出租車、公交車突破封鎖線到道廳助威。21日凌晨戒嚴軍向示威人群開火,造成54人死亡。30萬市民來到道廳、廣場參加抗爭。

一個青年站在戒嚴軍的坦克上,揮舞著國旗高呼"光州萬歲",軍隊射殺了這位青年。憤怒的市民立即成立"民眾抗爭本部"。

20萬人民從警察局和軍隊那裡搶奪了部分武器,與軍隊開展了街壘戰;奪取了武器庫,趕走了官員,打退了駐軍,迫使戒嚴軍一度撤回到郊外。

5月22日金大中被控以煽動罪,遭起訴;萬名軍人包圍光州。在光州,"市民收拾對策委員會"成立,與政府當局談判:讓死難者家屬認領抗爭者屍體、戒嚴軍釋放被捕的民眾並撤出道廳及市中心,市民軍交出武器。組織救援、發動募捐、提供後勤保障。為抗爭人士提供食物及日常補給。醫生、護士全力搶救受傷者,連娼妓都為傷者獻血。

5月23日15萬名市民召開大會,商討日後的策略。

5月24日10萬名市民在雨中召開第二次大會。

5月25日5萬名市民召開第三次大會。很多人捐錢、捐血。"光州民主民眾抗爭領導部"組成,決心與軍政府對抗到最後一刻。

5月26日坦克進城,市民躺在路上阻擋坦克,可是坦克照樣壓過他們入城。

抗爭隊決定疏散其它人,只讓"抗爭領導部"的人留下。在200 多名留下來的人中,有10多名女孩子及60多名高中學生,因為親友被殺害而堅決留下。

全斗煥叫嚷"殺死70%光州市民也可以",5月27日清晨出動7萬兵力、150多輛坦克和裝甲車、100多門大口徑炮、大型直升飛機,出動導彈部隊。"討伐軍"試用戰史上罕見的毒氣彈鎮壓群眾,在擁有80萬居民的光州市,屠殺5000多人,打傷1.4萬多人。

5月28日逮捕了幾千名參與民運的市民,並以"光州事件的幕後操縱者"的罪名判處金大中死刑。(後迫於國際壓力,1981年2月金大中被宣布免除死刑,改判為無期徒刑)。

韓國教會在"5.18"運動中起了積極的作用。5月18日學生們在天主教會大樓前舉行了首次靜坐示威。光州基督教醫院、紅十字會醫院等教會醫院組織了對受傷者最及時的救助。

戒嚴軍切斷光州與外界的一切聯繫,政府控制的光州各媒體不僅不客觀報導事件的進展,還歪曲事實。市民縱火焚燒幾家電臺和報社,自己編髮了"民主市民會報",向全國發布光州抗爭消息,揭露戒嚴軍的暴行。整個抗爭期間,天主教會設立了廣播站,向全國揭露了戒嚴軍濫殺無辜的暴行,頌揚了市民們的正義行動。"光州事件"被鎮壓後,廣播站持續報導"光州5月事件"。

1980∼1983年,有700多名新聞工作者因要求新聞自由而被政府勒令退休。1980年∼1986年,每年都有大約20%到30%的大學生因政治訴求被開除。

韓國爭得1988年漢城奧運會舉辦權,大大推進了民主化進程,為"5.18"正名迎來了曙光。這時,反對黨的改憲運動如火如荼,特別是1987年6月,百萬人走上漢城街頭要求改憲。軍隊已經無法再壓制民主運動。韓國軍政府在內外壓力下,也為了改變世人對自己的政治形象,被迫接受憲改方案,採用總統直接選舉制,獨裁統治在韓國終結。

可以說,是光州事件敲響了韓國軍人獨裁統治的喪鐘,加速了民主政治的到來。

對比韓國光州事件與中國北京六四事件,我們可以發現,前者是全民運動,而後者是學生運動。所以,任何學生運動如果脫離了人民的革命需求,都將失敗。

1989年,中國北京的學生運動顯然脫離了當時的人民的革命需要(參見《民主先聲》129、227)。

但是,2008年、2009年,中國人民已經都有了革命的需要了。因此,中國的下一輪革命運動一定是全民革命運動。這次的全民運動,一定會終結獨裁,實現"全民福利條件下的多黨競選"的民主體制。

中國新民黨代主席 中國基督教民主黨代主席 中國在野黨聯盟輪值主席 郭泉
QQ:115659144   手機:13151423196 
Skype:gwnguoquan 郵箱:[email protected]
通信地址:(210097)南京市寧海路122號南師大文學院郭泉收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