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世界血禍國殤 禍首李長春高踞政治局常委

2008-08-18 13:40 桌面版 简体 10
    小字
"中國愛滋病網路獲得消息:河南商丘市民權縣19名HIV感染者進京上訪被攔截,現在羈押商丘平臺監獄。

詳細情況請聯繫 河南省柘城縣愛滋病防治民間促進會 朱龍偉 13949909478

中原傳來十九名愛滋病人被抓捕的消息;剛剛在墨西哥參加完世界愛滋病大會回到美國的常昆向大家報告這個不幸的消息,我在雲樂忘返的錦城心如刀絞,中原愛滋病人的悲慘遭遇又一次像蒙太奇鏡頭一幕幕出現。他們在太平間改造的沒有暖氣的病房裡兩兩緊挨著縮在棉被裡瑟瑟發抖,我和胡佳菩薩被這一幕震撼了,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無法控制自己的熱淚。而國家拔巨款為他們修建的二級愛滋病人帶空調的專用醫院,卻被當地的政府衛生系統和醫院互相勾結用作營業和賺錢用,沒有人敢有異議,上蔡當地的農民作家為此寫過一篇小說,至今也不敢發表,害怕被當局勾結公安打擊報復,這是我05年和胡佳菩薩香港中文大學王博士去探訪他們時見到的情形;他們在上訪時一次次被裝在麻袋裡帶回來;他們發病時痛苦不堪,有的割腕有的臥軌有的上吊有的喝農藥;他們死時被醫院榨干所有的錢被愛滋病榨干所有的肌肉,像一條乾柴棍;他們被公安國保跟蹤監控逮捕監視居住關押,他們家破人亡,求告無門,這個震驚世界血禍和國殤,有明確的首要責任人和肇事者,但他們全部逍遙法外陞官發財有的還進入政治局成為國家領導人,成為人大代表和醫院院長,受到國家機器的大力保護,而受害者卻倍受欺凌和侮辱,只因他們無錢無權無勢,是社會的最低層。政府包庇衛生系統和公檢法沆瀣一氣,剝奪了這群我們共業和苦難的受害者的話語權,幸虧有高耀潔胡佳,李丹,桂希恩,萬延海,張珂,艾曉明,陳為軍,杜聰,克林頓,楊洪,何大一,HLV感染者李喜閣,朱龍偉,段軍等大心菩薩為他們呼籲奔走爭取利益和種種保障,克林頓愛滋病基金會第一時間給兒童愛滋病感染者上千份的藥品。
奧運會面子工程燒掉人民幾千億的血汗錢,但這個向全世界宣布視人民如父母做人民公僕的中共到現在都沒有兌現給自己人民,國家政策的直接受害者,幾百萬愛滋病人二線救命藥,落實足夠的兒童用藥,道歉賠償,公訴賣血和輸血的血頭和肇事者。至今沒有發文件普查血液。這是一個人民政府和責任政府有信念的政府十分應該做的事。是令你們永遠偉大光榮正確的事,甚至比奧運還重要,人命關天,以人為本。

呼籲全世界有良知的菩薩們和各國新聞媒體和國家政要敦請中共政府停止在奧運期間,非法逮捕關押愛滋病人,立即釋放十九名感染者,他們有上訪和遊行表達自己心聲的天然權利和自由。人民大於國大如天!!!

血頭!血禍!!血債!!!

崩潰瓦解氾濫之前,緊爭呼救!!!

倡議請願書

彌陀佛大願王,慈悲喜舍難量。

眉間常放白毫光,度眾生極樂邦。

頂禮我的大恩大德恩師本煥老和尚,仁濤老和尚,清靜般舟行者,淨空老法師,秦光中心靈導師,阿丁朋措仁波切,薩嘎仁波切,欽祝扎西仁波切,阿丁堪布、索朗仁波切,釋大願上人以及出資近六萬元送我到藏地學習噶嘛噶舉的李居士等等利益幫助我親近佛法活佛善知識的一切有緣眾生護法檀越。沒有這些恩師有緣眾生,愚痴顛倒鈍根陋智、背光合塵的我就不可能有今天的修福修慧、服務眾生的機會,再再感恩頂禮!

以我及人類共有的佛性的名義,向阿彌陀佛祈請加持降福予河南,安徽、江西、湖北、四川、貴州、陝西、河北等地因輸血感染的一百萬愛滋病患者及十多萬名愛滋病孤兒。

以我及人類共有的佛性的名義,向全中國全世界的有情生命及菩薩請求為一百萬愛滋病患者及十多萬名愛滋病孤兒成辦一件離苦得樂的事。他們掙紮在死亡線上,絕望、無助、辛酸、痛苦、無辜。他們中間很多失去勞動力,父母雙亡的成為了孤兒,他們需要治療,需要一座愛滋病醫院,孩子們需要一座學校--我們拿出自己積蓄的10%或者更多結成一張大網,托起一隻只受傷的天鵝"如果有更多的人願意結網,就會有更多的受傷的天鵝得救。"(愛滋病救援活動家:寒江月)

緣起

血頭!血禍!!血債!!!

" 從河南賣血的鼎盛時期,全省超過230個血站,僅駐馬店就就有39家。感染如此之快是由於將十多人的血液混在一起進行離心分離,得到血漿後再將血細胞注射回各人體內。只要有一個人是染者,就以每次十多倍的速度傳染。由於只抽血漿,不像抽全血那樣需要一段時間恢復,有的人一年抽血三百多次,有時一天幾次。這樣更是加快了傳染速度。幾年後,絕大部分常年賣血者都被感染。其它感染途徑還有針頭不消毒。

這些感染的賣血者將愛滋病毒傳染給配偶,生下的孩子也被感染。於是在一些村,60%-80%的人口都被感染!

這些被污染的血漿又進一步感染使用血製品的病人。如1998年南陽沒收6280袋血漿,隨機抽查101袋,竟有99袋感染愛滋病毒!

其實不僅僅是愛滋病毒,乙型肝炎和丙型肝炎,同樣普遍的感染了賣血者及其家人。丙型肝炎同樣是絕症。

賣血不僅僅存在於河南、江西、安徽、湖北、四川、貴州、山西、陝西、河北等省份都有不少地下血站。甚至破獲過以招工為名將民工長期拘禁以供無償抽血的案件。最近開始有風聲,湖北可能有大規模感染。

全國全年賣血者數以百萬計,到底多少人感染?

在雲南、廣西、新疆等地則是以吸毒者共用注射器傳染為主。全國已經沒有一個省沒有愛滋病毒感染者。廣泛存在的色情業,也加速了愛滋病毒的傳染速度。

保守地估計,中國的愛滋病毒感染者已經達到一千萬至一千五百萬,聯合國專家預測,如果中國不採取措施,到2010年,中國的愛滋病感染者將可能達到兩千萬。"(《中國有多少愛滋病毒感染者?》黃葉)

2002 年被美國《時代》雜誌評為"亞洲英雄",被《商業週刊》授予"亞洲之星"稱號;2003年獲亞洲"拉蒙麥格賽賽"公共服務獎;2004年當選中央電視臺" 感動中國"2003年度人物的婦科腫瘤病專家高耀潔說:"我收到萬餘封信,我見到千餘病人,他們的傳染源主要是:‘血禍'。如果再不能正視真相,引發防禦不力,這些肇事者不但是中國的罪人,而且是世界上的千古罪人!(《鮮為人知的防艾路》高耀潔)

愛滋病救援活動家、中國科學院天體物理博士生商丘東珍艾滋孤兒學校創辦人李丹,23歲的他懷著助人救人的赤子之心來到商丘,他見到許多村民,他們因愛滋病而喪生的親屬多至想不起來。他見到幾乎與他齡的男子們,形容枯槁,躺在床上等死。李回憶道:"我永遠忘不了那些個墳堆,那是臨時挖的,一點也不像墳墓。"李在大學裡,看了電影《費城》,從那以後便開始和中國的防治愛滋病先驅萬延海一道工作,李不顧父母和女友的反對,放棄了博士學位,來商丘創辦民間第一個艾滋孤兒學校。疫情的嚴重性令李得出結論:"只有政府才有資源和財力幫助這些人......應該引起政府注意,促使政府行動。""我們努力帶頭,但是政府跟不上。"他說:"我們揭露一個村莊的問題,政府有反應,但是僅針對那一個村莊,政府不肯承認有更大的問題。"(《愛滋病活動家開辦官方學校受阻》菲利普. 潘)

" 《好死不如賴活著》是獨立製片人兼導演陳為軍花了一年多時間拍攝的。是講述中國河南省上蔡文樓村普通農民馬深義一家的悲慘故事。五口之家其中四口是HIV 陽性或愛滋病人。為此拍片,他四次被抓,被軟禁並受到嚴厲的詢問警告和上層的政治壓力。為了完成這部影片,他不得不多次裝扮農民,用化肥袋子裝著攝像機,步行十里,膽戰心驚潛入村子,在其它村民和病人的掩護下,偷偷地進入要拍攝的家庭,然後和他們生活在一起,不敢邁出農家小院半步,2004年5 月,中國武漢電視臺記者陳為軍這部自費獨立拍攝並製作的反映河南上蔡縣因獻血人為感染而感染HIV病毒農民家庭記錄片,沒有故事,沒有情節,沒有背景音樂,沒有字正腔圓的敘述,沒有宏大的場面,整部影片的背景就是馬家的小院,陳為軍既是攝影師,又是導演,還要顧及燈光、錄音、採訪,整個劇組就是他一人。此片的完成,突破重重封鎖轉輾海外,先後被聖丹斯電影節、維也納國際電影節、韓國釜山國際電影節等選中。有數十個國家和地區播出這部影片,包括HBO(兩次播放),BBC.ARTE等著名國際媒體。一些基金會和國際組織通過了這部影片瞭解到這場災難和一些真相細節,並迅速積極作出反應。陳為軍在接受HBO 記者採防時表示遺憾的是這部影片到目前還沒有允許在中國播出。不過由於此片在海外廣泛放映,目前,他所拍攝的文樓村已經成了中國愛滋病問題關注的焦點,村子裡受感染和患病的村民已經開始得到了中共政府給予的一些免費基本醫療救助。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吳儀親自到文樓村視察並走訪了一些愛滋病患者家庭。這一切都表明中共政府開始對這場愛滋病災難在態度上的轉變和希望解決問題的願望。據克林頓基金會公布的數字,中國大陸目前已經有10萬艾滋孤兒,中國官方公布的愛滋病人和帶病毒者有84萬(克林頓基金公布的數字是85萬,國內及國際上的一些專家學者和愛滋病防止工作者則認為更高,可能已超過一百萬)。聯合國預計到 2010年,即不到6年以後,中國愛滋病人將達到一千萬,這也意味著艾滋孤兒人數將持續增加。有關中國愛滋病情況,請參看美國戰略研究中心愛滋病代表團 2004年4月在中國的考察報告《解除中國的定時炸彈:推動中國愛滋病關注的發展勢頭》。網址在:http: //csis.org/china/040617_china/AIDS_Timebomb_Chinaess.pdf。

《好死不如賴活著》DVD義賣仍在進行。購買這樣一張由有良心的中國普通記者歷盡艱辛拍下的關於河南愛滋病農民命運,有現實意義和歷史價值的記錄片DVD。還希望通過華人團體、教會、慈善組織以及其它形式舉辦放映會,以及個人定購的網友,請與筆者聯繫。E-mail及地址和電話:

寒江月:[email protected]

力刀:[email protected]

陳為軍曾經對我坦言他的道德困境:通過這部電影,他成了名人,他覺得把自己名聲建立在一個家庭的苦難之上,內心十分不安。而我參與越多,也越想到類似的道德困境:我只是在努力幫助一個家庭,一個女孩,還有無數艾滋孤兒,難道我熟視無睹?(《重在參與》寒江月)

"在國際人道主義組織和國際慈善援助機構的積極支持下,促跨國製藥公司撤銷了訴訟。抗艾滋藥物的價格在最近4年裡已經大幅度下降,從每個患者每年約一萬美元下降到約150美元。經過各方面的協調和努力,目前南非愛滋病病情已出現好轉趨勢。

可見,在發展中國家,政府和NGO在愛滋病防治中需要發揮更重要的作用。因此,在對憑空遭遇無妄之災的愛滋病患者表示深切同情和關注,對頂著各方面的壓力,多年堅持奔走呼號的孤膽英雄們表示最深切的敬意,呼籲將造成大面積愛滋病發生的主要責任人送上法庭的同時,希望政府更加切實地承擔起責任,鼓勵支持愛滋病患者建立信息交換網路,與民間救援組織和政府有關部門及時反映情況,務使有限的資源得到最優化利用。"(《鏡頭之外的思考--從<好死不如賴活著>說起》倪裳)

"中國也有過類似但大多自政府推動的"愛國衛生運動"。但願民間的力量能夠及時跟進,顯現應有的遠見和人道主義的深度重視環境保護和衛生,促進公共健康包括愛滋病毒的防衛治療,表達對貧困中的弱勢群體的關注。讓人欣慰的是,已經出現這樣的聲音和努力,雖然難以獲得外界的關注,但至少陳為軍用手中的鏡頭調整著焦距,獨特的情感、畫面和卓越的堅韌,為世人展示了那些被刻意忽視的角落和人群。生命之樹上的所有枝葉之間,包括人類、動植物和微生物,既有互存互惠的可能,又有食物鏈條中的環節關係,當然還有生存上互相競爭、敵對甚至置於死地的情形。

人類與愛滋病毒之間在謀略和生存上此起彼伏的爭鬥,也是地球上生命圖譜和文明演化中的一部分。同樣,人類共同體內國家、民族、文化和個體之間,也存在著縱橫交錯的利益經絡。對愛滋病人以及生活於鄉村的弱勢群體必要的關注和救援,是文化成熟和現代群體共同成長中的關鍵一環。"(《愛滋病對文明的衝擊和檢驗-- <好死不如賴活著>引發的聯想》藍極)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既使身心諸苦中,如此願心永不退。"(《大方廣佛華嚴經》)。

所有功德普皆回向十方三世一切諸佛,一切具格上師大德聖賢僧及佛法的傳承者;

回向盡虛空遍法界一切眾生;天龍八部,龍天護法,本地土地龍神;

回向一切有情累世父母,師長,冤親債主;

回向一切螈飛蠕動,山河大地,草木森林;

回向國泰民安,風調雨順,刀兵不起;

回向所有戰爭陣亡將士,無祀孤魂。

消除宿現業,增長諸福慧,圓成勝善根,風雨常調順,人民悉康寧,法界諸含識,同證無上道;

願以此功德,壯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若有見聞者,悉發菩提心。

(僧寳不思議,身披三事雲衣,浮盃渡海剎那時,赴感應群機,堪作人天功德主,堅持戒行無違,我今稽首應遙知,振錫杖提攜,我今稽首應遙知,振錫杖提攜。維摩吉經云:菩薩視眾生愛之若子,眾生病菩薩亦病,眾生病癒菩薩亦愈。聖經云:上帝愛人。愛人是基督唯一最喜歡的事。)

南無阿彌陀佛!

嗡嘛尼悲美吽!

懺悔釋迦比丘尼妙覺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