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法拉盛的法輪功人士都是些什麼人?(圖)

2008-07-01 10:09 作者:瀋清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法拉盛的法輪功義工 

【看中國記者瀋清報導】5月17日法拉盛發生一些親共份子圍攻法輪功以來,有不少法輪功從世界各地趕到法拉盛,發放資料告訴人們事情的真實情況。這時有消息傳出,說法輪功來這裡發資料是有工資可拿的,於是有不少市民親自問法輪功:你在這裡一天多少錢?所有的法輪功都說自己是義務來的,有些法輪功還講了他們自己的故事。

一天,一個住在法拉盛中年婦女,到處打聽有誰知道一個來自多倫多的法輪功女士在哪裡。這位婦女說:這個法輪功女士曾說自己的父親在大陸因修煉法輪功被迫害致死,所以,當她聽到法拉盛發生圍攻法輪功事件後,就義不容辭的與另外2個法輪功趕來阻止這場中共暴力在海外的延續,她們3人合租了一個500元的房子,但是她實在沒有錢,買一個包子分成早餐和午餐兩頓吃。據這位婦女說,這個法輪功女士平時一直在Sanford Ave上的退黨站,但這幾天就要回多倫多了,這位婦女想在她走之前再見見她。旁邊一個法輪功聽到這個故事後,難過的低下了頭。

一對來自加州的母女告訴記者:我們一天就吃一頓飯。當記者問會不會餓肚子時,她們說:會的,有時也餓的肚子疼,但是忍忍就過去了。據瞭解,這位母親有1年沒有工作了,而這位女兒則是邊讀書邊打工,目前是假期,本來要打工賺錢的,聽到法拉盛的事情,就與加州老闆商量,老闆同意給她保留職位,於是她們就趕過來了。

被太陽晒的爆皮的莊女士說:「我是從別處過來的,我是自願的,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從報上看到中共派出特務丶不明真相的老百姓在這裡圍攻,我的心裏挺難受,就利用自己的時間出來做這件事。」記者曾驚訝的指著她脖子處被晒的爆皮的地方,美國警察以為記者在侵犯莊女士,立即過來詢問,莊女士微笑著告訴警察她很好,不要緊。

一位法輪功老阿姨則對問她這個問題的人說:我自己掏了幾千塊錢的機票到這裡,在大太陽下發報紙,難道就為了掙錢?那我何苦跑這麼遠呢?要給我多少錢才掙的回來我的機票錢啊?

一個中年法輪功男士則幽默的說:如果在這裡發報紙能掙錢,估計這個活都讓你們搶去了,哪裡還有我的份啊?

還有一個法輪功男士說:曾有親共份子說,中領館給他一天90元來對付法輪功,法輪功只要給他一天100元,他就幫法輪功。其實法輪功真的有錢,那就給這些人就行了,何必這麼多人花那麼多路費從那麼遠來這裡?

一個老阿姨笑著說:現在只要在法拉盛看到晒的黑黑的中國人面孔,十有八九是法輪功。

記者在現場看到法輪功中有許多西方人的面孔,甚至有來自澳洲、俄國、德國、瑞典的,這些人都有自己的工作,有的是請假來的,有的是搞時裝設計的,不需要坐班的。設想一下:要花錢從那麼遠請人,似乎不如「就地取材」。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