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七俠五義》除妖魅包文正聯姻(六)(圖)

第四回 除妖魅包文正聯姻 受皇恩定遠縣赴任

2008-06-28 02:30 作者:石玉昆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八賢王


  且說包興見了「告白」,急中生出智來。見旁邊站著一人,他即便向那人道:「這隱逸村離此多遠? 」那人見問,連忙答道:「不過三里之遙,你卻問怎的? 」包興道:「不瞞你們說,只因我家相公慣能驅逐邪祟,降妖捉怪,手到病除。只是一件,我們原是外鄉之人,我家相公他雖有些神通,卻不敢露頭,惟恐妖言惑眾,輕易不替人驅邪,必須來人至誠懇求。相公必然說是不會降妖,越說不會,越要懇求。他試探了來人果是真心,一片至誠,方能應允。」那人聞聽,說:「這有何難。只要你家相公應允,我就是赴湯蹈火也是情願的。」包興道:「既然如此,閒話少說,你將這『告白』收起,隨了我來。」

  兩旁看熱鬧之人,聞聽有人會捉妖的,不由的都要看看,後面就跟了不少的人。

  包興帶領那人,來在二葷鋪門口,便向眾人說道:「眾位鄉親,倘我家相公不肯應允,欲要走時,求列位攔阻攔阻。」

  那人也向眾人說道:「相煩眾位高鄰,倘若法師不允,奉求幫襯幫襯。」包興將門口兒埋伏了個結實,進了飯店,又向那人說道:「你先到櫃上將我們錢會了,省得回來走時,又要耽延工夫。」那人連連稱是。來到櫃上,只見櫃內俱各執手相讓,說:「李二爺請了,許久未來到小鋪。」誰知此人姓李名保,乃李大人宅中主管。李保連忙答應道:「請了。借重,借重。樓上那位相公、這位管家吃了多少錢文,寫在我賬上罷。」掌櫃的連忙答應,暗暗告訴跑堂的知道。包興同李保來至樓梯之前,叫李保聽咳嗽為號,急便上樓懇求。李保答應,包興方才上樓。

  誰知包公在樓上等的心內焦躁,眼也望穿了,再也不見包興回來,滿腹中胡思亂想。先前猶以為見他母舅,必有許多的纏繞,或是借貸不遂,不好意思前來見我。後又轉想,從來沒聽見他說有這門親戚,別是他見我行李盤費皆無,私自逃走了罷。或者他年輕幼小,錯走了路頭也未可知。疑惑之間,只見包興從下面笑嘻嘻的上來。包公一見,不由得動怒嗔道:「你這狗才往哪裡去了?叫我在此好等!」包興上前悄悄的道:「我沒找著我母舅,如今倒有一事。」便將隱逸村李宅小姐被妖迷住請人捉妖之事,說了一遍。「如今請相公前去混他一混。」包公聞聽不由得大怒,說:「你這狗才!」包興不容分說,在樓上連連咳嗽。只見李保上得樓來,對著包公雙膝跪倒,道:「相公在上,小人名叫李保,奉了主母之命,延請法官以救小姐。方才遇見相公的親隨,說相公神通廣大,法力無邊,望祈搭救我家小姐才好。」說罷磕頭,再也不肯起來。包公說道:「管家休聽我那小價之言,我是不會捉妖的。」包興一旁插言道:「你聽見了,說出不會來了,快磕頭罷。」李保聞聽,連連叩首,連樓板都碰了個山響。包興又道:「相公,你看他一片誠心,怪可憐的。沒奈何,相公慈悲慈悲罷。」包公聞聽,雙眼一瞪道:「你這狗才,滿口胡說。」又向李保道:「管家你起來,我還要趕路呢。我是不會捉妖的。」李保那裡肯放,道:「相公,如今是走不的了。小人已哀告眾位鄉鄰,在樓下幫扶著小人攔阻。再者,眾鄉鄰皆知相公是法官,相公若是走了,倘被小人主母知道,小人實實吃罪不起。」說罷又復叩首。

  包公被纏不過,只是暗恨包興。復又轉想道:「此事終屬妄言,如何會有妖魅?我包某以正勝邪,莫若隨他看看,再作脫身之計便了。」想罷,向李保道:「我不會捉妖,卻不信邪。也罷,我隨你去看就了。」李保聞聽包公應允,滿心歡喜,磕了頭,站起來,在前引路。包公下得樓來,只見鋪子門口人山人海,俱是看法官的。

  李保一見,連忙向前說道:「有勞列位鄉親了。且喜我李保一片至誠,法官業已應允,不勞眾位攔阻。望乞眾位閃閃,讓開一條路,實為方便。」說罷奉了一揖。眾人聞聽,往兩旁一閃,當中讓出一條同來。仍是李保引路,包公隨著,後面是包興。

  只聽眾人中有稱讚的道:「好相貌,好神氣!怪道有此等法術。只這一派的正氣,也就可以避邪了。」其中還有好事兒的,不辭勞苦,跟隨到隱逸村的也就不少。不知不覺進了村頭,李保先行稟報去了。

  且說這李大人不是別人,乃吏部天官李文業,告老退歸林下。就是這隱逸村名,也是李大人起的,不過是退歸林下之意。

  夫人張氏,膝下無兒,只生一位小姐。因游花園,偶然中了邪祟。原是不准聲張,無奈夫人疼愛女兒的心盛,特差李保前去各處覓請法師退邪。李老爺無可奈何,只得應允。這日正在臥房,夫妻二人講論小姐之病。只見李保稟道:「請到法師,是個少年儒流。」老爺聞聽,心中暗想:「既是儒流,讀聖賢之書,焉有攻乎異端之理。待我出去責備他一番。」想罷,叫李保請至書房。

  李保回身來至大門外,將包公主僕引至書房。獻茶後,復進來說道:「家老爺出見。」包公連忙站起。從外面進來一位鬚髮半白、面若童顏的官長。包公見了,不慌不忙上前一揖,口稱:「大人在上,晚生有禮。」李大人看見包公氣度不凡,相貌清奇,連忙還禮,分賓主坐下。便問:「貴姓?仙鄉?因何來到敝處?」包公便將上京會試、路途遭劫,毫無隱匿,和盤說出。李大人聞聽,原來是個落難的書生。你看他言語直爽,倒是忠誠之人,但不知他學問如何?於是攀話之間,考問多少學業。包公竟是問一答十,就便是宿儒名流,也不及他的學問淵博。李大人不勝歡喜,暗想道:「看此子骨格清奇,又有如此學問,將來必為人上之人。」談不多時,暫且告別。並吩咐李保:「好生服侍包相公,不可怠慢。晚間就在書房安歇。」

  說罷回內去了。所有捉妖之事,一字卻也未提。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