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七俠五義》烏盆奇案(九)

第五回 墨斗剖明皮熊犯案 烏盆訴苦別古鳴冤

2008-07-01 02:11 作者:石玉昆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且說小沙窩內有一老者,姓張行三,為人耿直,好行俠義,因此人都稱他為別古(與眾不同謂之「別」,不合時宜謂之「古」)。

  原是打柴為生,皆因他有了年紀,挑不動柴草,眾人就叫他看著過秤,得了利息大家平分。這也是他素日為人拿好兒換來的。

  一日,閑暇無事,偶然想起:三年前,東塔窪趙大欠我一擔柴錢四百文。我若不要了,有點對不過眾夥計們。他們不疑惑我用了,我自己居心實在的過意不去。今日無事,何不走走呢。

  於是拄了竹杖,鎖了房門,竟往東塔窪而來。

  到了趙大門首,只見房舍煥然一新,不敢敲門。問了問鄰右之人,方知趙大發財了,如今都稱「趙大官人」了。老頭子聞聽,不由心中不悅,暗想道:趙大這小子,長處掏,短處捏,那一種行為,連柴火錢都不想著還,他怎麼配發財呢?轉到門口,便將竹杖敲門,口中道:「趙大,趙大。」只聽裡面答應道:「是誰這麼趙大趙二的?」說話間門已開了。張三看時,只見趙大衣帽鮮明,果然不是先前光景。趙大見是張三,連忙說道:「我道是誰,原來是張三哥麼!」張三道:「你先少和我論哥兒們。你欠我的柴火錢也該給我了。」趙大聞聽道:「這什麼要緊。老弟老兄的,請到家裡坐。」張三道:「我不去,我沒帶著錢。」趙大說:「這是什麼話?」張三道:「正經話。我若有錢,肯找你來要帳嗎?」正說著,只見裡面走出一個婦人來,打扮得怪模怪樣的,問道:「官人,你同誰說話呢?」張三一見說:「好呀趙大,你幹這營生呢!怨的發財呢。」趙大道:「休得胡說,這是你弟妹小嬸。」又向婦人道:「這不是外人,是張三哥到了。」婦人便上前萬福。張三道:「恕我腰疼,不能還禮。」趙大說:「還是這等愛頑。還請裡面坐罷。」張三隻得隨著進來。到了屋內,只見一路一路的盆子堆的不少,彼此讓座。趙大叫婦人倒茶。張三道:「我不喝茶,你也不用鬧酸款。欠我的四百多錢總要還我的,不用鬧這個軟局子。」趙大說:「張三哥你放心。我哪就短了你四百文呢。」說話間,趙大拿了四百錢遞與張三。張三接來,揣在懷內,站起身來說道:「不是我愛小便宜。我上了年紀,夜來時常愛起夜,你把那小盆給我一個,就算折了欠我的零兒罷。從此兩下開交,彼此不認得卻使得。」趙大道:「你這是何苦吃井水!這些盆子俱是挑出來的,沒沙眼,拿一個就是了。」張三挑了一個漆黑的烏盆,挾在懷中,轉身就走,也不告別,竟自出門去了。

  這東塔窪離小沙窩也有三里之遙。張三滿懷不平,正遇著深秋景況,夕陽在山之時,來到樹林之中,耳內只聽一陣陣秋風颯颯,敗葉飄飄。猛然間,滴溜溜一個旋風,只覺得寒毛眼裡一冷。老頭子將脖子一縮,腰兒一躬,剛說一個「好冷!」

  不防將懷中盆子掉在塵埃,在地下咕嚕嚕亂轉,隱隱悲哀之聲說:「摔了我的腰了。」張三聞聽,連連唾了兩口,撿起盆子往前就走。有年紀之人,如何跑得動。只聽後面說道:「張伯伯,等我一等。」回頭又不見人,自己怨恨道:「真是時衰鬼弄人。我張三平生不做虧心之事,如何白日就會有鬼?想是我不久於人世了。」一邊想一邊走,好容易奔至草房。急忙放下盆子,撂了竹杖,開了鎖兒,拿了竹杖,拾起盆子,進得屋來,將門頂好。覺得乏困已極,自己說:「管他什麼鬼不鬼的,且夢周公。」剛才說完,只聽得悲悲切切,口呼:「伯伯,我死的好苦也!」張三聞聽道:「怎麼的,竟自把鬼關在屋裡了。」

  別古秉性忠直,不怕鬼邪,便說道:「你說罷。我這裡聽著呢。」

  隱隱說道:「我姓劉名世昌,在蘇州閶門外八寶鄉居住。家有老母周氏,妻子王氏,還有三歲的孩子,乳名百歲。本是緞行生理。只因乘驢回家,行李沈重,那日天晚在趙大家借宿。不料他夫妻好狠,將我殺害,謀了資財,將我血肉和泥焚化。到如今,閃了老母,拋卻妻子,不能見面。九泉之下,冤魂不安。

  望求伯伯替我在包公前伸明此冤,報仇雪恨。就是冤魂在九泉之下,也感恩不盡。」說罷放聲痛哭。張三聞聽他說得可憐,不由地動了豪俠的心腸,全不畏懼,便呼道:「烏盆。」只聽應道:「有呀,伯伯。」張三道:「雖則替你鳴冤,惟恐包公不能准狀,你須跟我前去。」烏盆應道:「願隨伯伯前往。」

  張三見他應叫應聲,不覺滿心歡喜,道:「這去告狀,不怕包公不信。言雖如此,我是上了年紀之人,記性平常,必須將他姓名住處記清背熟了方好。」於是從新背了一回,樣樣記明。

***     ***     ***

  老頭兒為人心熱,一夜不曾合眼,不等天明,爬起來,挾了烏盆,拄起竹杖,鎖了屋門,竟奔定遠縣而來。出得門時,冷風透體,寒氣逼人,又在天亮之時,若非張三好心之人,誰肯沖寒冒冷替人鳴冤。及至到了定遠縣,天氣過早,尚未開門。只凍得他哆哆嗦嗦,找了個避風的所在,席地而坐。喘息多時,身上覺得和暖,老頭兒高起興來了,將盆子扣在地下,用竹杖敲著盆底兒,唱起《什不閑》來了。剛唱了一句「八月中秋月照臺」,只聽吱扭一聲響,門分兩扇,太爺升堂。

  張三忙拿起盆子,跑向前來喊冤枉。就有該值的回稟,立刻帶進。包公座上問道:「有何冤枉?訴上來。」張三就把東塔窪趙大家討帳得了一個黑盆,遇見冤魂自述的話,說了一遍。「現有烏盆為證。」包公聞聽,便不以此事為妄談,就在座上喚道:「烏盆!」並不見答應。又連喚兩聲,亦無影響。包公見別古年老昏憒,也不動怒,便叫左右攆出去便了。

  張老出了衙門,口呼:「烏盆。」只聽應道:「有呀,伯伯!」張老道:「你隨我訴冤,你為何不進去呢?」烏盆說道:「只因門上門神攔阻,冤魂不敢進去。求伯伯替我說明。」張老聞聽又嚷冤枉。該值的出來喊道:「你這老頭子還不走,又嚷的是什麼?」張老道:「求爺們替我回覆一聲,烏盆有門神攔阻,不敢進見。」該值的無奈,只得替他回稟。包公聞聽,提筆寫字一張,叫該值拿出門前焚化,仍將老頭子帶進來,再訊二次。張老抱著盆子上了公堂,將盆子放在當地,他跪在一旁。

  包公問道:「此次叫他可應了?」張老說是。包公吩咐左右:「爾等聽著。」兩邊人役應聲,洗耳靜聽。只見包公座上喚道:「烏盆!」不見答應。包公不由動怒,將驚堂木一拍:「你這狗才!本縣念你年老之人,方才不加責於你。如今還敢如此。本縣也是你愚弄的嗎!」用手抽籤,吩咐將他重責十板,以戒下次。兩旁不容分說,將張老打了十板。鬧得老頭兒呲牙咧嘴,一拐一拐的,挾了烏盆,拿了竹杖,出衙去了。

  轉過影壁,便將烏盆一扔。只聽得「哎呀」一聲,說「砸了我腳面了。」張老道:「奇怪,你為何又不進去呢?:」烏盆道:「只因我赤身露體,難見星主。沒奈何,再求伯伯替我申訴明白。」張老道:「我已然為你挨了十大板,如今再去,我這兩條腿不用長著咧!」烏盆又苦苦哀求。張老是個心軟的人,只得拿起盆子。他卻又不敢伸冤,只得從角門溜溜啾啾往裡便走。只見那邊來了一個廚子,一眼看見,便叫:「胡頭兒,胡頭兒,那老頭兒又來了。」胡頭兒正在班房談論此事說笑,忽聽老頭子又來了,連忙跑出來要拉。張老卻有主意,就勢坐在地下叫起屈來了。包公那裡也聽見了,吩咐帶上來,問道:「你這老頭子為何又來?難道不怕打麼?」張老叩頭道:「方才小人出去又問烏盆,他說赤身露體,不敢見星主之面。懇求太爺賞件衣服遮蓋遮蓋,他才敢進來。」包公聞聽,叫包興拿件衣服與他。包興連忙拿了一件袷襖,交與張老。張老拿著衣服出來。該值的說:「跟著他,看他是拐子。」只見.他將盆子包好,拿起來,不放心,又叫道:「烏盆,隨我進來。」只聽應道:「有呀,伯伯。我在這裡!」張老聞聽他答應,這一回留上心了,便不住叫著進來。到了公堂,仍將烏盆放在當中,自己一旁跪倒。包公又吩咐兩邊仔細聽著,兩邊答應:「是。」

  此所謂上命差遣,概不由己。有說老頭子有了病了的,又有說太爺好性兒的,也有暗笑的,連包興在旁也不由的暗笑:「老爺今日叫瘋子磨住了。」只見包公座上大聲呼喚道:「烏盆!」

  不想衣內答應說:「有呀,星主!」眾人無不詫異。只見張老聽見烏盆答應了,他便忽地跳將起來,恨不能要上公案桌子。兩旁眾人吆喝,他才復又跪下。包公細細問了張老。張老彷彿背書的一般,他姓甚名誰,家住那裡,他家有何人,作何生理,怎麼遇害,是誰害的,滔滔不斷說了一回,清清楚楚。兩旁聽的,無不嘆息。包公聽罷,吩咐包興取十兩銀子來,賞了張老,叫他回去聽傳。別古千恩萬謝的去了。

  包公立刻吩咐書吏辦文一角,行到蘇州,調取屍親前來結案。即行出簽拿趙大夫婦,登時拿到,嚴加訊問,並無口供。

  包公沉吟半晌,便吩咐:「 趙大帶下去,不准見刁氏。」即傳刁氏上堂,包公說:「你丈夫供稱:陷害劉世昌,全是你的主意。」刁氏聞聽,惱恨丈夫,便說出趙大用繩子勒死的,並言現有未用完的銀兩。即行畫招,押了手印。立刻派人將贓銀起來。復又帶上趙大,叫他女人質對。誰知這廝好狠,橫了心再也不招,言銀子是積攢的。包公一時動怒,請了大刑來,夾棍套了兩腿,問時仍然不招。包公一聲斷喝,說了一個「收」字,不想趙大不禁夾,就嗚呼哀哉了。包公見趙大已死,只得叫人搭下去。立刻詳稟了本府,轉又行文上去,至京啟奏去了。

  此時屍親已到。包公將未用完的銀子,俱叫他婆媳領取訖;並將趙大傢俬奉官折變,以為婆媳養贍。婆媳感念張老替他鳴冤之恩,願帶到蘇州養老送終。張老也因受了冤魂的囑託,亦願照看孀居孤兒。因此商量停當,一同起身往蘇州去了。要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来源:清代章回小說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