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倖存者:念佛救全家 地下像條龍翻滾(圖)

2008-05-22 16:1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倖存者:念佛救全家 地下像條龍翻滾
地震後東汽廠房倒塌慘重。(大陸網友)

中國四川汶川發生大地震,四川綿竹市漢旺鎮幾乎被夷為平地,而位於漢旺的東方汽輪廠及子弟學校傷亡非常慘重。一位東汽逃出來的倖存者范小姐回憶說:「當時覺得地下像有一條龍在翻滾,感覺就像做夢一樣,腦筋一片空白,灰朦朦一片,全是黑的,就像關在集中營,人很恍惚、麻木。」

距離震央汶川僅29公里的綿竹市漢旺鎮,東方電氣下屬的東方汽輪機廠有職工6千多人,加上家屬,總人數約2萬人。該廠建於1965年,廠址位於龍門山脈上,每隔兩年都會發生小震。由於地震不斷,該廠一直想要搬遷。

5月12日,發生地震時,剛好是週一,該廠職工正好在葉片分廠開會,很多職工逃亡不及被埋。東汽中學學生正好在上課,很多學生被壓在倒塌的教學樓下。

今年30多歲的范小姐,一家幾代人都在東汽工作,但很幸運的是,她的老公、孩子及雙方父母均安全逃出,但她的很多同事卻地震中不幸遇難。

母親在家念佛安然無恙

范小姐的母親是一位信佛的人,那天剛好是釋迦牟尼佛的生日,發生地震時,她的父親在外面散步,她的母親早上去放生,下午則在家裡念佛。

范小姐說:「那天媽媽沒有出去和老年人參加跳舞,當天去參加跳舞的人幾乎都死了,當時她坐在沙發上專注的不停地念佛,她還不知道外面發生什麼,那棟樓房也沒有倒塌。地震不搖晃時,她才衝下來。」

好像做夢一樣 拚命去找孩子

當天范小姐進入工廠,大約兩點二十幾分,就開始搖晃,她就拚命的往外跑。

范小姐說:「感覺車間旁邊的牆把我推出去了,前面有一位同事,就被掉下的磚塊砸了,我當時驚慌失措,看到廠房開始倒塌,轉過身的時候,看到我姑娘的小學灰朦朦一片,當時我不知道發生這麼大的災害,我老公從軸承廠那個方向跑過來了。」

當時,范小姐想到東汽小學找孩子,她和老公往姑娘的小學拚命跑。她形容,當時路上兵荒馬亂似的,覺得自己好像做夢一樣,到了小學後,先找他們的父母親,找了一圈以後,很幸運就找到了孩子。

屍體被一具具抬出 一車車送走

范小姐看到,很多房屋倒塌,受傷的人流了很多血,東汽中學全部倒塌,很多師生都沒有出來,看到屍體一具、一具的抬出來,她們車間全軍覆沒,最慘的汽修分廠和葉片分廠,陸陸續續跑出來的同事說,很多同事都犧牲了。

當天下午4點又開始發生餘震,大家非常驚慌,就看到救護車一輛一輛往東汽醫院輸送傷者,看見一卡車、一卡車的傷者送到東汽醫院,有些人失血過多當場死亡。

范小姐表示,她的腿被砸傷了,傷口只做了簡單包紮,就去東汽小學找孩子,有一個小孩死在她旁邊,小孩屍體已經硬硬的,好像死去一個多小時了。

餘震不斷 房屋續倒塌

當天晚上,所有倖存下來的人都安排在東汽小學的體育場,范小姐說:「我覺得人不是很多,晚上開始下雨,大家相互依偎在一起,撐著一把傘。」

她們隨時感到有晃動,陸續從街上逃出來的老人說:「漢旺街上已被夷為平地,那裡已荒蕪人煙……」

當時范小姐旁邊有兩位80多歲的老奶奶和老爺爺,聽他們說:「那邊的醫院、小學、中學及拖兒所,沒有幾個活出來的。」當時她受傷,腰很痛,看到屍體一直抬進來,似乎已很麻木。

因為一直發生餘震和倒塌房屋,當晚8點的時候,先讓婦女、兒童及老人先轉到安全地方,她的公司用大車一車車往德陽拉;9點時,又發生6級餘震,房屋又開始倒塌。

東汽員工及家屬死傷慘重

據職工反映,該廠所有的設備和儀器都已經毀壞,該廠共有7棟建築物垮塌,10幾棟的家屬樓12棟徹底坍塌了。沒有倒的辦公樓和家屬樓幾乎成危樓。

范小姐表示,我們都是幾代東汽人,包括我們的父母都沒有經歷過,傷亡非常慘重,有的車間全軍覆沒,死亡最慘的是葉片、汽修一分廠、三組機及下四,在避難所時,聽同事說有些老工人被壓成粉末。

「東汽葉片的很多技術人員都死亡了,傷亡的中層幹部比較多,因為那天都在開會。死亡最慘的東汽中學,救出來有一百多人,實際人數有一千多人,技校死的也很多。東汽中學相對比較老舊,我以前也讀那個學校。」

地震發生時,范小姐覺得地下像有一條龍在翻滾,東汽有很多小區,青龍小區的路被震裂開來了,小區夷為平地。有的人腳在下面,頭卡在上面死亡了,有一棟樓的人全部都死亡了。

悲慟之情 非語言所能表達

當時他們在避難所能相互安慰的就是你我還活著,這就是彼此最大的安慰,有的妻子或丈夫死亡了,那種悲傷無法用語言能表達出來。

范小姐說:「我在帳篷聽裡,有人說:‘他們一家9口,就剩下他一人。’我沒有記住他的名字,當時思想很混沌,這幾天才調整過來,一切好像還在夢中。」

她和一個同事在地震篷裡,平時話語很多,但那天彼此沒有話語,安慰的話都非常少,只有靜靜地等候,相互問的話是:「你家怎麼樣?」

范小姐的另一個同事,地震兩分鐘前還在一起,是最後一個和她說話的人,跑出來時,她兩隻腿都被砸斷,血肉模糊。她說:「看到她姐姐撫摸她的臉,給她蓋上布,那時要一個完整的屍體親自掩埋是不可能的。」

范小姐的老公在東汽另一車間工作,和她老公同一分鐘逃亡的女孩被石頭砸死了。

她說:「我老公都不願意回憶這些。當時跑的時候,掉下很多磚塊,地下就好像一條龍在拱,兩頭在搖晃,那女孩也跑得很快,就在門口被砸得血肉模糊,我老公用軸承的鍋蓋擋住頭部才倖存下來。」

到處是屍體 人變得呆滯麻木

在避難所中,有的腿被砸傷,有的當場死亡,有的當時沒有藥物治療被蒙上白布,看到這些,人已變得很呆滯、麻木。當天晚上在小學體育場時,看到一卡車、一卡車的屍體往外運,范小姐受到很大刺激。

范小姐說:「從我身邊抬過來的都是屍體,倒在旁邊都是血。有一位小夥子叫豆豆,最後他把妻子挖出來了,他怎麼給妻子擦眼睛,她眼睛都閉不上。還有一個一歲的姑娘被她姥姥帶著,他們家是四代同堂,也不在了,都不敢給老人知道。」

漢旺變鬼城 倖存者感覺很虛幻

東汽中學被埋在下面的學生很多都是讀高三的尖子,他們的父母都不願意走,覺得生活已沒有意義,堅持要看到孩子挖出來。

范小姐表示,很多火葬場都倒了,屍體開始腐爛,因害怕發生瘟疫,就挖很大、很大的坑,把屍體掩埋,要個全屍都是一種奢望,漢旺以前是個山清水秀的地方,現在的感覺就像鬼城。

她說:「避難所有一個小孩很小,他父母都是知識份子,都不在了,他很可憐,這種小孩太多了,很多孩子的樣子都是驚嚇、沉默或呆滯的眼光。現在很多是孤兒,失去了父母的愛,我們應呼喚社會善待孤兒。」

現在每天晚上睡覺,范小姐感到老天跟他們開了一個很大很大的玩笑。她的孩子雖然逃出來了,但現在看到她們,還是一種很虛幻的感覺。

范小姐表示,那天如果她跑在前面也死,跑在後面也會被壓成肉餅,當時她光著腳ㄚ逃出來的,現在大家的心理狀態已不太健康。地震以後,她對人生的看法、想法都在改變,有些東西已不重要,但有些東西太重要了,現在覺得沒有什麼大不了事情。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