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醒世良言:中醫向何處去(十)

2008-05-04 07:14 作者:作者:艾寧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二十八) 用藥如金
  
  母親給人治病用藥如金,經常只給病人一包藥,告訴在三個小時內不見效就宣告這藥不對症,馬上得想別的辦法,不能耽誤病。她給病人開藥連吃三付的時候都少,從來不開大處方,而是精方,藥量也小。病人常常要求加大藥量,說中藥來得慢。母親反對中藥來得慢的說法,她說如果對症的話,中藥一點也不慢。很多時候她甚至不用藥,我有病時母親就很少給我吃藥。對患有胃炎、皮膚病、風痛等症的病人,母親常常是不急於給他們開藥,而是瞭解他們的生活狀態。因為這類病往往是精神上的壓抑、緊張造成的。當人用幸福的理由說服自己時而身體卻常常做出了反抗,這時,理順身心比吃藥來得重要。
  
  指點迷津非智者不能做到。正像出生於動物園的老虎自己是不可能找出憂鬱的原因是什麼。再者,人的心性是不同的,如果把人的個體差異按五行分類的話,不僅僅健康標準不是一個,治療方式不一樣,連心理要求也不一樣。比如,遇事,我勸水性和木性的人寬容,我就不勸火性和金性的人寬容。如果勸火性的人寬容,他要是能做到的話就糟了,他肚子裡非長出癌不可。所以好多人覺得我沒有原則,關鍵就在這裡。同樣的事到我這裡,有的人我勸其忍,有的人我勸其發泄,一切因人而定。道理是死的,人是活的,道理是為人服務的。
  
  按母親的不吃藥,少吃藥的原則,目前人們用中藥做保健品的做法她肯定是反對的。長期用中藥平衡陰陽,不僅廢退了人體自身的平衡能力,構建一個虛假的平衡,一旦這一虛假平衡保持不住,呈現出來的就是「中毒」症狀。母親用藥如金絕不是出於「是藥三分毒」的觀念。我在論壇上遇到一位中藥藥劑師,她說「是藥三分毒」,告誡人們不要隨便亂服藥。她不讓人們亂服藥是對的。人們現在把中藥當成西藥一樣用是錯誤的。不辯症就亂吃藥,所吃的藥就是毒,而對症時毒藥也不是毒。
  
  中醫常使用毒藥。母親先後拜過三位老師,每行醫一段時間,她就拜一位名醫學習三年。她最後的師傅我小時見過,姓田,我叫他田姥爺。他的診室,病人滿滿的,水泄不通。他像一位將軍一樣,開藥如調兵遣將。母親跟他學習,更多是為了開闊眼界和思維,卻從不敢像他那樣用藥。田姥爺用藥「霸氣」,巴豆、砒霜是他的常用的藥,血崩的人他敢給開「破」藥,他敢讓「十八反」的藥到人肚子裡反。
  
  母親也用毒藥,但所用毒藥較之田老爺就少得多,女人嘛,缺少魄力,但也較之別的醫生要多。她在大醫院當醫生時,衛生局批下來的少量「毒藥」,醫院藥房不接收,母親主張收,而藥房說沒有用處,因為醫院不讓醫生開「毒藥」。母親到衛生局要這種「毒藥」,局裡以為是醫院派人來要就給母親了,母親就自己用來配藥。醫院知道了,說母親無組織、無紀律,讓她寫檢查。對此母親理解不上去,檢查還是我父親替她寫的。
  
  母親在治大病上的這種謹慎態度我想是因為西醫存在的原因。在古代,中國沒有西醫作對比時,中醫推薦病人到何處去治?所以就該怎麼治就怎麼治,敢放手、放膽,我田姥爺這一代就是老中醫這一作派。但到了我母親這一代中醫態度就謹慎的多,病人有了中西醫選擇,有了病人認可讓誰治死甘心的問題。這就使中醫不能放手治病。中醫現在很少治急症就是這個原因。所以女兒說,要想施展中醫得到農村去,到邊遠的地方去,那裡沒有西醫的先進設備,中醫就可以治急症了。
  
  這個問題在如今的西醫院中也有,比如得了大病,人們非得到北京、上海去治不可,只有這麼治才叫「治到了」,只有這麼治也沒治好,才能認可家鄉的醫生用自己的辦法治。這也是有選擇餘地給人們帶來的問題吧?
  
  當我手持公安局開的證明,買毒藥回來加工時,用毛巾把頭部包起來,結果還出現中毒症狀。可給危重病人大劑量用上,不僅不出現中毒症狀,還起死回生,那麼,所謂的毒性哪去了?對健康人是毒的,對病人就不是毒?這用西醫的理論就解釋不了,可用中醫的就能。藥是平衡陰陽的,所謂以藥石之偏糾陰陽之偏。對一個陰陽平衡的健康體來說,用上藥,打破了陰陽平衡,就出現了中毒症狀。可對需要藉助它強力平衡已失衡的陰陽時,這藥就能起到平和的藥起不到的作用,這時你要是就這個病體談藥的毒性就很可笑了。這一方面說明中藥絕不可亂服,一方面說明,對症就無毒。所以,不講陰陽五行就無法使用中藥。而西醫想把中藥毒性取掉的作法是可笑的。是藥三分毒的說法往往就是中醫藥劑師也講錯。
 
  (二十九) 中醫的上與西醫的下
  
  我見過母親一次大手筆。因為這事與我有關我才留心和記住了。我中學畢業時,當時的形勢是我必須得下鄉。對時事政治一點不懂的母親不想讓我走,想要我留城,我笑母親是痴心妄想。母親卻找到主管此事權極一時的那個官員的乾女兒,對她說;「我知道你乾媽常年臥病在床,你告訴你乾爹,我包兩個月把他老婆治好,條件是給我女兒留城。」那個官員不信母親能把他老婆的病治好,當即就答應了。母親手到病除,兩個月,讓他老婆行走如常。官員大喜過望,不僅給我辦了留城,還分配到國營工廠上班。這次治病,母親把壓箱底的藥都拿了出來,還用了一些「霸氣」藥,所以效果顯著。
  
  中藥沒有說某一種藥就是固定治一種症狀的,有人把某一中藥就當成治感冒藥,得了感冒拿起來就吃,我就很反對。同樣是感冒,春季和秋季的不一樣,今年和去年的不一樣。雖然感冒往往是表症,可以用解表法,但解表還有辛溫解表和辛涼解表兩種呢。不同地域的人,用藥也不一樣。不辯證而用中藥是中醫大忌。可是,如何辯證?如今的中醫有幾個會摸脈的?今天的中醫更多地是依賴問診和現代的檢測手段,缺少了病人的脈象是很難在頭腦中形成意象,進行完全有別於西醫的治療,中醫的衰落是全面的。
  
  中醫適於一對一的師徒相傳,而不適應如今這種學校和課堂的統一教學。學校使用的教材不是醫古文,而是經過白話翻譯的,這一翻譯,不僅把意思走了,而又經過「現代科學」的邏輯思維梳理,想想看,學生的學習效果會是什麼樣?五年學業結束走出校門,學生一臉茫然,中醫不像中醫,西醫不像西醫。西醫只要學,就能學到知識,就能學成。而中醫沒有「知識」,中醫的知識沒有陰陽五行這一精神內核統帥,就是一堆垃圾。學中醫不可能像學西醫那樣一個術一個術地學。中醫不是技術,所以你不能量化它,測試它。它大而無外,小而無內,你到哪去找它的對應體,用什麼做它的參數呢?這正是母親反對我不背典,只想知道對症下藥,堅決不肯教我絕招的原因。因為對症下藥只是中醫之表,而不是中醫之理。可中醫藥大學的畢業生往往連對症下藥也不得要領,更談不上對中醫的信仰,於是紛紛改行做西醫去了。
  
  當一個西醫只要學會教材上程式化的知識就可以應付一陣子了,而要想當中醫,如果你不能超越道德,超越我們的生存環境,超越我們的時代,不能有一個自然的人生觀和世界觀,不對我們生存的這個世界有個整體把握,你就不可能成為一個好中醫。你是無從診斷和制定方案的,你就會無所適從。從這個意義上講,中醫的確是不可學的,尤其是在科學強勢的今天。從我母親那一代開始,想要堅持中醫就得頂住社會主流的排斥,頂住家人的不理解,甘於清貧和寂寞,這怎麼是一般人能做到的?這是用愚昧能解釋了的?沒有強大的精神力量怎麼能不叛中投西?當中醫的叛徒會受到全社會的歡迎。
  
  當年,我之所以沒有接受母親的「師傳」也是因為國家不承認師傳,沒有官方頒發的文憑就沒有醫師資格,而文憑只能靠上醫科大學取得。而上大學的,是接受了十幾年「科學」洗腦的年青人,而且是洗腦成功的青年。當他們突然接觸到與以往所學完全不同的陰陽五行觀念時,他們是抗拒、排斥和茫然的,他們會非常自然地將中醫做西化處理,何況中醫藥大學分科、分類的課堂教學,把中醫真正肢解了。我想,母親學醫時如果不是師傳,而是來於課堂教學,會是什麼樣?
  
  在中醫學院,教授只會教學不會看病的比比皆是。而中醫分科,各科老死不相往來,更是一件令人費解的事。
  
  醫院的形式,從母親的行醫實踐上看,也不太適合中醫。分科、只能開藥房裡面的藥不能自己配製藥、不能提前準備藥,這些都使真正的中醫在醫院裡很受限制,如同綁住手腳。現在我明白母親為什麼離開大醫院自己單干,這不僅僅是她的個性使然,而是和她一體的中醫行醫方式使然。
  
  為了獲得文憑,女兒必須將中醫課業學得達到學校要求,還得學政治、英語和大量的西醫課程。同時又實習臨床、實習針灸、推拿……在其它專業學生可以盡情玩樂時,她卻課業繁忙學習緊張。老師照本宣科的講課,使她更多地進行自學。而這一切又都在她有意識地抵制西式思維的干擾下進行。她和我開玩笑說,大腦不停地做這種切換,會不會分裂啊?

  (三十) 中醫的生命力
  
  女兒在中醫藥大學讀到大二時,便在家鄉拜師。她的師傅就是我前面提到的那個妙手回春治腎病的中醫。女兒的師傅就是師傳的,醫術很高,慕名來求醫的還有鄰近幾個省的,但他沒有很好的文憑,是醫院聘用的。女兒說,每當上級領導來視察,詢問他的學歷,弄得他有些難堪。他被聘中醫院,養著全院的人。女兒一開始還不明白他為什麼不開精方而要開大藥方,後來才知道是為了醫院的效益。有真本事,然而沒有高學歷,使他舉步維艱。他必需通過自考取得文憑。每天一上午就要看五十多號病人,休息時間還要準備課業,學習必須備考的英語,雖然他是醫生,可他身體很虛弱,他沒有休息時間。
  
  師傳,可能學成傳統中醫,而女兒是在學校學習,她又必須學好西醫。在這種情況下,想既學好中醫又學好西醫在理論上是不可行的。這的確是個實驗,把中式思維與西式思維統一起來,既便是在B超上清楚看到腫瘤了,也先不做切割之想,這是很難做到的吧?我對女兒說,人類大腦的幾次飛躍都是變不可能為可能。抽象是飛躍,意象也是飛躍。把這兩樣結合起來更是一個飛躍,我相信人的大腦確有將不可能變成可能的潛能。
  
  其實在西方,人們對其思維方式造成的偏頗也是有所糾正的。比如法官要德高望重的,在面對複雜案件時,人們想要憑藉的不是他的知識、學歷、權勢,而是他歷經磨勵的感覺,人們對他的自由心證和自由裁量權給予極大尊重,並不要求他給予充分解釋。
  
  我在當中學教師時,就有一種無能為力感,因為我清楚地看到孩子們發展的多樣性和可能性,然而學校教育只允許他們共走一條道路,共同實現一種可能。教育不是發展和實現多種可能而是砍伐這些可能,還美其名曰是對小樹進行修理,這在我看來是凶手行為。學校教育產出的「科學」產品,合格率極低,眾多的廢品中有相當一部分是沒發展起來的非科學思維。學校教育不是營造原始森林,而是人工林。只要樹木,不要灌木和雜草。所以,人工林不能形成自身循環的生態系統,總得依賴人工扶助。
  
  我曾竭盡全力培養學生的科學頭腦,可是收效甚微,許多學生對科學思維就是不感冒。這樣一來,與其讓兔子學游泳、烏龜練賽跑,倒不如讓他們各行其道來得好。東方人既然擅長意象思維,那麼就讓他們如日本人那樣對西方文化運用模擬法學個八、九成,而在擅長的領域施展才能到極致不是很好嗎?
  
  當前,對中醫討論得最熱烈的是說它究竟是不是科學。我覺得這不是個問題,中醫不是科學沒什麼不好。二十年來,科學發展飛快,二十多年前的那本西方《育兒百科》如今看來,已經相當不科學了。可一個瘦弱、有病的孩子已按當年的科學方法養育長到了二十多歲了,科學對此負得了責嗎?三十多年前我學習的關於生命、宇宙、物質、粒子的許多定論,如今已改得面目全非,有些與從前正好相反了,誰知三十年後,科學又將改變多少?科學的最終發展將會證實中醫的真理性,相比之下,中醫的落後如果是指它二千多年來沒有多大變化,我倒希望它能繼續兩千年沒有大變化,就反倒證明它是永恆的真理。比如育兒,越是「先進」的、新的、科學的東西,反倒是最危險、有害的,不如傳統、自然的方法來得穩妥。
  
  好在理論的批判解決不了實際問題。西醫的飛速發展恰恰給中醫留下了足夠的發展空間。西醫的治療成本,使最發達的國家也難以支撐其醫療體系,我國目前的醫療體制更是提出了一系列難以解決的現實問題,這就給了中醫以喘息和崛起的機會。機不可失,失不再來,歷史總是這樣公平,雖然中醫百年來被摧殘的七零八落,但必竟有了這樣一個歷史空檔。
  
  當前振興中醫要走毛主席的以農村包圍城市,以中醫理論與中國醫療實際相結合的道路。將中醫的治療觀、養生觀、世界觀、人生觀合為一體,以傳統文化推進中醫的普及,以中醫為依托促進傳統文化的復興。我之希望中醫生存和發展,正像希望它的哲學內涵能充實女兒的靈魂,使她沉穩、安祥、溫潤、自然一樣,也能給我們民族留一條能夠在危機重重的世界中用來自救的道路。
  
  一根細細的紗線,從母親到我再到女兒再往下延續,延續的是血脈,是中醫,是中國文化,是中國人的情感,這條細細的線波動著,向周邊顫發著東方人特有的對他人的關愛和溫情。願我們相互呼應著走下去,走向明天。
  
  (待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